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AU】Nice to meet you

第二章

美利坚帝国的王子、第一顺位继承人James· Barns· Washington 正在梦境之中,热烈地亲吻着已经三年没有入梦的Steve·Rogers,他在梦境世界最好的朋友。

——他才不管别人一般是不会将舌头伸到“最好的朋友”的嘴里,也不会主动张开腿勾住人家的腰。该死的,他可是帝国未来的国王,总该有权利在床上要求点特权。

虽然他知道这也并不是因为自己对“朋友”的定义与其他人不同。

——好吧,他承认,他爱他“最好的朋友”爱得要死,几乎是从8岁在梦中见到Steve的那一刻起就爱上了他。那个金发的男孩儿有着比最晴朗的天空还湛蓝的眼睛,盯着你微笑的样子更是甜蜜得足以让James傻笑着发一整天呆。

James还记得他们的第一次交谈,金发蓝眼的男孩儿仰着小脸儿看着比他高出不少的James,有些倔强地踮起脚尖、向他伸出手。

“我叫Steve· Rogers,”男孩儿湛蓝的眼睛里闪着好强又谨慎的光,他歪着头打量着James,就像是一个什么小动物,“我该怎么称呼你?”

上帝知道貌似一脸镇静的James心中有多么紧张,他偷偷把右手在上衣的底摆上擦了好几下,才伸出去握住了金发男孩儿的右手。

“James· Barns ,”James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但是妈妈都叫我Bucky。”

“Bucky ,”Steve可爱地皱了皱鼻子,显得十分疑惑不解,“可是你是人,不是鹿。”

“……大概我是一只长得像人的鹿,嗯,Steve——我可以叫你Steve吗?”James思索了半晌,猜测到。

“唔……”Steve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吧,Bucky,以及是的,你可以叫我Steve。”

“Steve ”

“Bucky ”

“Steve ”

“Bucky ”

两个小男孩儿在破旧的院子里互相叫着对方的名字,笑容灿烂得像两个傻瓜。

从这一天开始,Steve这个名字就和Bucky连在了一起,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James的梦境中。而James的感觉则更微妙一些:他非常清楚地知道那个跟Steve一起捣乱的小混蛋Bucky就是自己,他也可以体会到Bucky所有的情感波动;但另一方面他也可以像是一个旁观者那样看着Steve和Bucky的互动,就像自己是上帝啊什么的。他清楚地知道Bucky,其实就是他自己,疯狂地迷恋着Steve。他爱他柔软耀眼的金发,爱他蓝得过分的眼睛,爱他正义而倔强的性格,也爱他害羞时通红的脸。他是如此地爱着Steve以至于丝毫不愿意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上学要跟Steve在一起,玩要跟他在一起,甚至连跟女孩儿约会都一定要带上他。

有时候Steve会因为这个跟他争吵,觉得是他是在向他炫耀自己多么受欢迎。但James知道不是这样的,Bucky只是单纯地想要跟Steve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

因为梦境,James仿佛过着两种人生:在现实世界,他是美利坚受到万千宠爱的王子,帝国未来的国王;但在梦境世界中,他是那个生在10年代美利坚混乱的布鲁克林区、天天跟Steve混在一起的平民小子。

——很难说到底哪边更真实些,现实世界的显然占据的时间更多,但梦境中有Steve。

——而那几乎就是James生命的全部了。

当James采用上帝视角来看待Bucky和Steve的互动,有时候——通常不那么多——他会觉得Bucky真是个自欺欺人的懦夫。Steve是他“最好的朋友”,没错,这当然是,但James知道Bucky的内心深处,想要的远比“朋友”更多。他想要亲吻Steve的眼睛、他的嘴唇、他身体肌肤的每一寸;他想要将所有试图欺负Steve的人都扔到大西洋;他想要守护Steve,几乎是把他当成什么易碎品。

他分明深爱着这个男孩儿,却偏偏告诉自己那是他“最好的朋友”。

懦夫。James撇着嘴,不快地想着,要是他的话,肯定就要把Steve娶回家,才不会像Bucky那样自欺欺人——虽然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

没错,James的眼睛因为这个念头亮了起来。他握紧了尚显稚嫩的拳头,下定决心:找到Steve,将他娶回家!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所带来的美好未来,James殿下就傻笑着合不拢嘴。

然而这个美好的梦想在王子殿下17岁第一次参观美国队长纪念馆时破灭了。当James所看到的美国队长16岁的照片与他心爱的Steve所重叠,当他看着视频里那个面部轮廓跟自己相差无几的男人,他终于明白了Steve· Rogers和James· Barns这两个名字所代表的是一段多么惨烈而光辉的岁月;而同时他也意识到,他的Steve,他深爱的、倔强的、甜蜜的、发誓要娶回家的Steve,已经永远地沉睡在了冰雪之中。

那天在纪念馆哭得昏天黑地的James王子殿下毫无意外地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哀悼英雄,James王子殿下于纪念馆泣不成声——上帝啊,他哭泣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碎。

从此以后,意识到真相的James更加珍惜在梦中与Steve相处的时间——这对James来说真的是巨大的痛苦——在一起时越是甜蜜,想到没有Steve的未来,就越觉得惨痛。

终于有一天,有Steve的梦境走到了尽头。当Bucky从列车上掉下来的时候,James最痛苦的不止是面对死亡的恐惧,更是远离Steve的绝望。

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在陷入彻底的黑暗前,Bucky在心中喃喃道。也是从这一刻起,James彻底融合了“Bucky”的记忆,确切地说,是他身为“Bucky”时的记忆。James就是Bucky,Bucky就是James,原本如此,今后也将会如此。

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Steve了。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James当即做了一个决定:他要求去阿富汗服军役,立刻、马上。他不是很清楚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但他知道,他一刻也不想在美利坚多待哪怕一秒——任何能让他想起Steve的地方都变成了针对他灵魂的慢性毒药,他宁愿将自己埋在阿富汗漫天的黄沙和战火之中,或许永远。

谁知道呢。

而就在James远赴阿富汗,开始三年役期的一个月后,远在地球另一边的美利坚传来了让James震惊得差点因为疏忽死在了战场的消息:美国队长,70年前与九头蛇同归于尽的Steve· Rogers被找到,苏醒了。

他醒了。

James· Barns· Washington 在突击中抠着手机,看着上面滚动的关于美国队长的各种消息,心中五味陈杂,脸上则是咧嘴笑得像个傻子,还是流着泪水的傻子。

“punk……”

James想,他终于又有未来了。


这同时也是他三年服役期满连白宫也不回就来到复仇者大厦的原因,当然,美名其曰看望亲戚。毕竟好几年没有把Tony家弄得鸡飞狗跳确实让James产生了一些小小的遗憾——用伊丽莎白三世的话说,一定是上辈子有什么渊源才让他这辈子这么喜欢看自己的叔父撇嘴翻白眼。

至于James在大摇大摆进入复仇者大厦之后误入了Steve房间,他愿意以自己的名誉作担保,绝对不是特别有计划的行为。他只是随意地通过自己的身份调查了一下Steve的出勤记录——真的特别随意,毕竟这事基本上只有jarvis知道;再“随意”地调查到了Steve所居住的楼层,“随意”地找到了这层楼中唯一有人住、散发着Steve气息的房间,最后仰头倒了下去。

深深地嗅着萦绕在自己身周的像是草地、树木般清新而温暖的气息,James仿佛回到了爱人的怀里,感到无比的安心与舒适地睡了过去。

真的,这是他三年中睡得最好的一场觉——他甚至再次梦见了Steve。

不过今天的Steve似乎与以往梦见的有些不同,确切地说,应该是更加……热情。还没等James做出什么动作,Steve已经自动抱了上来,而他那双手——那双该死的灵活的手就在他身上不安分地滑动着,从肩膀直到腰间,甚至再往下……

这个梦真实地实在是太过了,下腹涌起一团火的James几乎忍不住要呻吟出声,在模糊的睡意中他看见近在咫尺的Steve英俊的脸,Steve的嘴唇开合着,好像在说些什么——说什么James根本不在乎,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他也确实在做的,就是倾身过去,一把堵住了那张红得过分的嘴。

清净了。

下意识吸吮着Steve下唇的James迷迷糊糊地想着,直到下一秒被人搂着腰翻身压在身下,夺取了主动权。

太过了。

James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将舌头伸进了正认真亲吻自己的两片嘴唇之间,灵巧地纠缠起另一条柔软的舌。

太过了。

James张开双腿,极为自然地勾住了Steve的腰,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嘴唇沿着锁骨一路往下,几乎覆盖了每一寸能触及的带着层薄汗的肌肤。

太过了。

当一根滚烫的东西抵住他的小腹,James毫不犹豫地握住它,大拇指充满诱惑地摩挲着……

两具火热的身体在并不太大的床上疯狂地缠绵着,就像是沙漠中饥渴欲死的旅人终于找到了一片荡漾着水光的绿洲。抚摸、亲吻、撞击、啃噬,在激烈的动作中生出的汗水浸湿了二人的发根,也浸湿了身下已然皱成一团的床单,他们的脑子已经在喷薄出岩浆般滚烫的热度中烧成了混沌,甚至能感到有热气从头顶冒出来。

他们的眼角发红,表情近乎凶狠,不断地靠近、不断地亲吻,紧紧地搂着对方就像是要将其吞吃入腹。

太过了。

James只觉得脑中闪过一道白光,紧接着就沉入了黑暗之中。


第二天早上,复仇者大厅。

“好吧,我确实不明白你们这么着急回来干什么,我本来还想着和pepper度过一段愉快的二人世界。”Tony端着咖啡,十分嫌弃地看了眼前休整完成、精神抖擞地坐在沙发上吃早餐的同伴们一眼,“说真的,复仇者们,你们到底是在向谁复仇?——我猜是我。”

“得了吧,别人我不知道,但你肯定是上帝派过来向人类复仇的。至于我们为什么要提前回来——clint说他是为了甜甜圈,其他的么,你得问问cap——话说cap怎么还没起来。”猎鹰把煎蛋叉进嘴里,疑惑地抬起头。

“cap都九十多岁了,sam,我不敢相信你竟然不允许老人家多睡一会儿,”clint痛心疾首地摇摇头,“看吧,美利坚就是这样对待它的英雄的。”

Natasha正好从电梯里出来,听见这两个人又在斗嘴不禁嘴角抽搐了下:“你们两个感情这么好怎么不直接去结婚,在女王的见证下携手走进庄严的婚姻殿堂——我可以提供女王的电话。”

她没想到的是,这番话对sam二人没什么影响,倒是大大地提醒了Tony。

“说起Liz……女王,你们一定想不到谁来了,”Tony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堪称诡异的笑容,“James· Barns· Washington,我该死的侄子,美利坚未来的国王,James王子殿下已经在昨天’莅临’复仇者大厦,现在就住在这层楼,估计睡得正香呢。”

三位本来正说笑着的同伴闻言猛然转过头,直直地盯着Tony。

“James王子? 那个长得跟James· Barns 一模一样的James· Barns?天啊我到底在说些什么。”Natasha显得十分激动。

“cap知道么?”Clint眼中亮起奇异的光彩,一副准备看大戏的样子。

“哦,我的天哪,哦,我的上帝啊。”sam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

“没错,就是他,该死的James,最烦人的小混蛋。当年我真的不该一时脑抽求着Liz偷溜进美国队长纪念馆,真的,我向上帝发誓我后悔了。谁知道公主殿下会对牺牲的英雄James· Barns 中士的脸一见钟情,最后找了个长得跟他有九分相似的丈夫。Sam你不用瞪着我,不,我对Barns中士一点意见也没有,我甚至对Olson亲王也没有太大的意见,虽然他已经谢顶了——但是James!”

Tony脸上的表情惊讶又困惑。

“我从来没见过比他还烦人的小子,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他甚至比我小时候还难搞!”

“而且,我真的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长得和Barns中士一模一样到连眼睛的睫毛数都一样的——我本来以为Olson亲王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但是James——”

“他当自己是孟德尔种出来的豌豆吗?”

“咳咳……”Natasha被刚喝进嘴的牛奶呛住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

她忍着笑对Tony道:“我猜他把你折磨得发狂,哈?”

“哼,”Tony翻了个白眼,好吧,他真的不想去数自己为了James翻了多少个白眼了。

“所以——”

Tony双手撑着茶几,目光炯炯地看着眼前的众人。

“你们想不想看未来的国王陛下赖床的糗样?”

大厅在一段时间内陷入了沉默。

“这不太好吧,”Sam的表情十分正直,“公民的隐私权值得保护。”

“这好办,”Tony打了个响指,“Jarvis!《美利坚宪章》皇室第二条!”

“一切美利坚公民都有权监督皇室成员的一举一动……”

“停!”Tony笑得十分得意,“你们看,法律显然赋予了我们这项权力。”

“……噢,这是我第一次知道监督还可以这样用,”clint干巴巴地说,“如果stark工业哪天倒闭了,你一定还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律师,Tony。”

“多谢赞赏,”Tony示意Jarvis打开监控画面,“正义感爆棚的公民可以暂避,我不介意。”

没有一个人挪动位置。

“好吧,”Tony貌似遗憾地摇摇头,很高兴他的同伴们都是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大概除了cap。

然后他兴致盎然地等了一会儿。

又等了一会儿。

“Jarvis?”

Tony微微皱起眉头,“你是去上厕所了么?”

“我不需要如厕,sir。”

“那为什么还不把James的房间监控打开?”

“……”Jarvis难得沉默了两秒,方才谨慎地说道,“我猜这时候并不是很合适。”

“哦,我才不管合适不合适,你是我的管家,现在赶快把那该死的监控打开!”

“是,sir”

不知是不是Natasha的错觉,她仿佛在Jarvis了无波动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些无奈,不过下一秒,这些七七八八的念头都从Natasha的脑海中被清楚出去了。

James王子所在房间的监控画面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画质清晰,细节丰富。

“噢……”

“噢……”

“噢……”

Tony张口结舌了半晌,喃喃道——

“老Rogers……”


评论(12)

热度(176)

  1. 学物史地不如粉盾冬修魔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ey have fin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