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AU】Nice to meet you

第三章

Steve从安稳的睡梦中醒来。

阳光,假期,床,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满意。

Steve眨眨眼,小小地笑了笑。

噢,当然,还有那个……大概算是梦境,有着Bucky的梦境。

一想到昨晚因为催眠所做的甜蜜的梦(是的,那毫无疑问就是催眠,Steve坚定地认为),Steve的胸中就充斥着十分复杂、并且格外纠结的感情,比如惊讶、爱意、悲伤、怀念……但总体上,甜蜜而又带着酸楚的。或许还有害羞?如果考虑到Steve红透了的耳朵。

Steve不是很清楚在梦境中的自己到底想了些什么,以及事情怎么就从与亲爱的故友互诉衷肠变成了与最好的朋友擦枪走火。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为此感到后悔,事实上,Steve现在甚至觉得这件事就应该自然而然地发生,仿佛本应如此;他唯一感到遗憾的是它只能出现在梦中。

想到这,Steve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拳,显得有些气闷。天,他苦笑了下,这真是比他听过的所有爱情故事都还要悲伤。

美好的事物总会逝去,但敌人却会永远跟着你。Steve轻轻摇了摇头,准备起床。然而当他刚刚挪动了一下腿,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好像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正压在自己的腿上,从触感上看,依稀是一条腿。

——所以并不是身上盖着的被子太厚了。

Steve缓缓转过头,果然看到一丛胡乱翘起的深棕色的头发正埋在自己的肩窝上,Bucky恬然地睡在自己的身旁,露出来的肩背上布满了可疑的红色痕迹。

——或许也没那么可疑,Steve不禁回想起这些痕迹的制造过程,脸瞬间红得像火烧似的。

好吧,看来Tony的“惊喜”延续的时间比想象中更长。Steve柔情蜜意地把玩了一会儿Bucky不甚温顺的头发,但在低头时无意中看到了自己身上残留的一些,呃,体液的痕迹,动作顿了顿。

他决定去洗个澡。

而当Steve打开喷头,让热水冲洗到自己的皮肤上时,他再一次惊异于科技发展的神速——连催眠时候感觉到的热水都和他平常淋浴时的感觉别无二致。


James是被水声吵醒的。

稍微把身子向上撑了撑,正准备像往常一样伸个大大的懒腰,腰部非同寻常的酸软却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好像有些不对劲。

呆呆坐在床头的James使劲眨了眨还有些迷蒙的眼睛,直到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清晰。

熟悉的房间陈设——没错,昨天刚下机场就来到了复仇者大厦“探亲”,这是外出执行任务的Steve的房间,我睡醒了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到此为止一切都很正常,如果不考虑盥洗室里哗哗的明显是有人在洗澡的水声,和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吻痕——或许还有几处淤青——外加大腿内侧可疑的白色液体和酸得要死的腰的话。

好吧,上次遇到类似情况还是发生在一次疯狂的派对的第二天早晨,但那次处在他现在境况中的似乎是他的一夜情对象——一个金发蓝眼的可爱姑娘,很抱歉他记不清她的名字了——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他唯一还记得的就是昨天晚上又梦见了Steve,噢,这可真是场火辣的春……等等。

James的表情突然有些僵硬。

我在Steve的房间——我昨晚梦到跟Steve做爱——今天早上起来我发现我可能真的和某个人大干了一场,然后很可能那个人就在浴室里洗澡。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浴室的水声突然停止,“吱呀”一声,门从里面被打开。Steve的腰间裹了条白色浴巾,因为淋湿而显出暗金色的发梢还在往下滴水,水珠沿着他完美的肌肉缓缓滑下。

“Bucky,你醒了?”Steve的眼中闪烁着惊喜,对着James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哇哦,这可真是我所能想象到的最完美的早晨了。

James定定地看了Steve一会儿,半晌才开口。

“Steve,”他的声音似乎有些嘶哑,“早。”

Steve的脸瞬间红了下,毕竟他就是该为Bucky的嗓子负责任的那个,但“这只是我脑中的幻象”的想法稍稍减轻了他的罪恶感。他一边穿衣服,一边想着该跟Bucky说些什么,尤其是在这种场景下——不过幻象中的Bucky会感到疼么?毕竟他只是Steve想象出来的。但是既然他自己都能感受到水的热,那说不定Bucky也会有感觉。

想到这儿Steve不禁有些担心,虽然他的内心深处觉得这个担心非常荒谬。

“Buck,呃,你有什么不舒服么?”低头看着那双清澈的灰绿色眼睛,Steve不知为何觉得心中有些发慌,连带着穿衣服的手都有些无措,“我是说,虽然这是在我的梦境里,你也是我想象出来的,但是如果你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

天啊我到底在说些什么,Steve简直想把自己的脸埋到地洞里。你要冷静,Steve,这只是你的幻象……

“想象?”Bucky缓慢地重复了Steve话语中的一个词,脸上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

“是的,”Steve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肯定是Tony搞出来的,把我催眠了什么的,哦对了,你应该不认识Tony,那是Howard的儿子,继承了他老爸的事业,喜欢搞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我认识Tony,再认识不过了,他的确喜欢搞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但把人催眠一般来说不在范围之内,甜心。

“……但我很感激他做的这个,这一次,”Steve专注地盯着Bucky,看他的方式就像他是什么无上的珍宝,“多亏了催眠,我才能再见到你。自从在火车上我没有抓住你的手,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再见到你了——虽然时不时还会梦见,但那些梦都太模糊,太虚幻。”

“而现在你就在这里,就在我眼前,我甚至能够触碰你。”

Steve的眼神是那么深情又悲伤,只见他又向Bucky靠近了一步。

“我真的很想你,伙计。”


好吧,我想我大概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James觉得自己要哭了,但不行,现在还不行。

“我也很想你,Steve,”James温柔地说,同时伸手将Steve的衣领拽了过来,“不过我现在更想索要一个早安吻。”

没等Steve反应过来,两片柔软的嘴唇已经贴上了他的。

Steve的身上还带着沐浴露微甜的香气,有点像草莓,还有点像橙子,Bucky缓慢地舔咬着Steve的嘴唇,直到对方也开始回应。

这是一个非常缠绵而漫长的吻。

久到胸腔里的空气都耗尽,James才放开Steve。

他喘息了会儿,才重新抬起头,坚定地看进Steve的眼里。

“Steve,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

“嗯?”Steve还沉浸在刚才的吻中,脸色通红地看着自己的朋友,“什么事?”

James有些紧张地舔了舔自己的下唇,该死的,这一刻他已经在阿富汗演练了一万次了,可现在这个情景跟他想象的实在是太不一样。

“这不是梦境,Steve,你也没有被催眠。”

看着Steve陡然滞住的表情,James忍不住吞咽了下。

“我现在的名字是James· Barns· Washington,昨天晚上刚刚来到复仇者大厦,不小心进了你的房间。”


Tony等人正襟危坐地待在大厅里,假装没有看见赶着去投胎一样疯跑出大厦的Steve,也假装没有看见他红得跟煮熟虾子似的脸、脖子、甚至手臂。

“嘿,cap,今天去晨跑么?”Sam表情随意地冲Steve的背影挥了挥手,得到了Steve慌乱的摇头。

半晌,等Steve脚步声的回音都已经消失无踪,Clint才十分微妙地看了Sam一眼:“演技不错啊。”

“看来我以往给cap介绍女孩儿是找错了方向,”Natasha陷入了深刻的自我怀疑中,“或许我该试试男孩儿。”

“不,呃,我觉得这可能跟性别没有关系,跟Barns和非Barns可能有关系。”Sam非常有建设性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不过另一个事实显然更让Sam发狂:“你们说cap能接受吗?跟自己,嗯,那什么了一晚上的对象不是自己脑海中想象的最好的朋友——话说cap的想象力还真挺丰富哈——而突然变成了美利坚帝国的王储。嘿,伙计们,你们有注意到我们未来的国王被cap睡了么?没有人注意到这件事么?”

“……我真没想到我的形象在Steve眼中是竟然这么恶劣,”Tony沉思良久,蓦然开口,“Jarvis,你听到他感谢我了吧。”

“是的,Sir。”

“播放一遍。”

“我很感激他做的这个。”

“再放一遍。”

“我很感激他做的这个。”

“再放一遍。”

“我很感激他做的这……”

“感谢他做的什么,”一个轻佻的声音突然从走廊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随之响起,“没有在窥探隐私的您脸上打一拳么,我亲爱的Tony叔叔。”

几人回头一看,身着衬衫军裤的James· Barns· Washington正迈着不甚矫健的步伐向他们走来,考虑到Steve四倍于普通人的力量,Natasha公正地认为他现在的表现已经是最大程度上保留了皇室尊严了。

而且是该死的潇洒又耀眼那种。

James从桌上捡起了两个面包,十分随意地把自己扔在了靠墙的Tony旁边,端起一杯牛奶,挑着眉看向沙发上的众人。

“怎么样,好看么?”

刚刚度过了一晚激烈性爱的美利坚帝国王子极为风骚的行径让在场诸人震撼万分。 

“你说你么?对不起James,你光屁股的样子我在你刚出生的时候就见过了;至于cap会不会对我窥探他隐私的行为表示愤慨——”Tony遗憾地耸耸肩,“他到我家来上了我侄子,我猜我才是那个愤怒的叔父?天啊,这听起来可真恶劣,我简直被吓得想给女王打个电话让她慰问一下我破碎的心灵。”

“不如我先去告状怎么样?妈妈,我被叔叔的朋友上了这种 ,应该很令人同情,”James忍不住笑了出来,放下喝空的玻璃杯,转身就要离开,“我先走了。”

“嘿!”

“等下!”

“别走!”

“诶我说……”

在场的其他四人一齐叫了出来。

“怎么?”James惊讶地看着大厅中的众人,“你们以为我是专玩儿一夜情的负心汉么现在要跑路了?”

“难道你不是?”Tony感受到两道炙热的视线,决定暂时跳过这个话题,“你去哪儿?难道就把cap放着不管任他想不开?以及,James,我怎么觉得你身上穿着的这件衬衫这么熟悉,我肯定在哪儿见过。”

“您当然见过,在出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它都沉睡在您的一个衣柜里,现在才终于重见天日。不要瞪我,Steve的胸太大了他的衣服我根本穿不了——放心,我没动你的裤子——我穿不了。”

在怒气冲冲的Tony召唤出战斗服的前一秒,James晃了晃手上的面包,飞快地跑出了大厅。

“我得去寻找我害羞的床伴了。”

“可是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Sam大叫着。

“我想我能猜到。”

美利坚帝国未来的国王转过头给了复仇者们一个最灿烂的微笑,然后便踏上了寻找受冲击过大目前已经挂机的Steve·懵逼·Rogers的路途。



评论(10)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