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AU】Nice to meet you

sum:AU Bucky在坠下火车后重生为美利坚帝国的王子,在70年后与从冰冻中醒来的美队相遇。Tony摇身一变成为重生Bucky的叔叔,妮妮粉表打我……其实就是个AU……小甜饼?

第五章

从昨天晚上开始,Steve就觉得这个世界变得不对劲——不是九头蛇那种不对劲,是一种处处都透着古怪的诡异。比如Natasha那一句奇怪的玩笑,又比如凭空出现在他床上的bucky——或许现在该叫James,又比如……

感受着手中怀抱着的温热的身体,喷吐在自己脖子上滚烫的气息,还有轻轻蹭过自己下唇的柔软。

——还有那双蕴藏着太多情绪的灰绿色眼睛。

方才还陷入悲伤之中的Steve突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向身体的某个部位奔腾而去,一些不是很正义的画面浮光掠影般在他的脑海里闪现:劲瘦而有力的大腿,泛着细汗的锁骨,哭叫着呻吟的……停停停停停!

Steve· Rogers,你到底在想什么!你不应该对自己最好的朋友做出这种事,就算这个朋友可能只是和bucky一模一样的陌生人……好吧,一夜情对象,不,其实这些都不是关键;没错,眼下真的称不上是探讨这个哲学问题的好时机。

——考虑到还有一把狙击枪正对着他们俩,而他们身前除了一块大石头之外毫无掩体——Steve第一次为自己喜欢坐在湖边吹风的文艺小爱好感到了些许后悔。

眼下的情况有点棘手。

Steve冷静地想着。不,不是危险,当然不是,美国队长经历过二战的洗礼和外星人的入侵,一个狙击手对他而言只是小打小闹,不足以让他放在心上;现在的问题是bucky,或者James,管他叫什么——他可没有4倍的速度或者自愈能力,即便就像资料上说的那样他在阿富汗服了三年的军役,也并不代表他在一个不知底细的狙击手面前有自保之力,尤其是考虑到他唯一从复仇者大厦里带出来的东西是一只可爱的甜甜圈,还被Steve吃了。

于是该怎么做已经很明显了。

“B……James,你能联系上Tony吗?”Steve凑到James的耳边,尽量压低了声音。虽然Steve自己也有手机,但说实话他真的用不惯那玩意儿;而且不幸的是二十分钟以前在他注意到James缓缓向他靠近时,那可怜的手机就被紧张得大气不敢出的Steve扔在不知道哪个角落了。

有可能是水里,鉴于他恍惚中仿佛听见了细小的扑通声。Steve阴郁地想着。

“很遗憾不能,”James下意识舔了舔下唇——该死的,他到底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舔嘴唇,Steve假装自己的自制力没有在胸膛中咆哮——“如非必要,我一般是不会把手机带在身上的。”

为什么?

Steve挑眉给了James一个疑问的眼神,惊讶地发现James的五官忽然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扭曲了起来。

“我母亲时常告诫我……”James斟酌着用词,仿佛要将这些蠢话说出来是对自己极大的侮辱,“手机有辐射,用多了会致癌……”

然而我并不是因为相信了这套说辞才不怎么带手机的,你绝对想不到这个国家的女王有多疯狂,她甚至会以“保护健康”的名义对我实施监控。James一想到自己老妈那张仿佛写满了“养生”的脸就觉得头痛无比。

“辐射?”Steve脑中第一时间浮现出了Banner博士的脸,紧接着就是hulk狂怒的咆哮。致癌……hulk?

这对bucky来说确实有些过了,在狂怒变身的banner博士身上安上bucky的脸,Steve禁不住打了个哆嗦,然后在心中暗暗给女王陛下的行为点了个赞,

比起力量,我们更应该追求内心的平和——美国队长如是解释道。

只有这么办了。

“你先待在这儿,”Steve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得出了这块大石头勉强能起掩藏作用的结论,“我去把狙击手的注意力引开。”或许还有其他袭击者,不过这句话Steve没有说出口。

Steve言罢看见James的眼睛眨了眨:“你没带盾。”

“……相信我,这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我保证在两分钟之内回来。”忽视了James责怪的眼神,最后一个词出口的同时,不等他再出言反对,Steve猛地跳了起来,离弦之箭一般往前冲去。




三分钟之后。

Steve不得不在心中默默地向James道了歉,心急如焚地向湖边赶回去的同时顺便干翻了手上的最后一个敌人。看着那个7尺大汉身上裹着的厚厚的黑色作战服,Steve忍不住想问一句你到底热不热。

——显然他已经忘了自己那身标志紧身衣。

除了时间稍有拖延,Steve的计划进行得很完美。他成功地吸引了狙击手的目光,在他身后留下了一连串子弹;“出人意料”地在树林后边的一小片开阔地(从几个新鲜的小木桩看,这应该是最近才被人砍掉的)上找到了一架直升机和几个正向湖边接近的黑衣人,然后趁着对方一愣神的机会在一分钟之内干翻了两个,再用半分钟用抢来的冲锋枪砸倒了一个,最后跳进直升机机舱把试图逃走的驾驶员拽了出来——谢天谢地这个没有把自己裹成粽子——打晕了和他的同伴们摆在一起,然后便随便抄了两把枪向湖边火急火燎地赶回去。

应该没出什么事。

虽然在对付着那几个不明分子,但Steve的注意力也一直放了一半在bucky——James那边,目前为止都没听到什么响动。只要James好好待着不动,对方的狙击手的位置是伤不到他的。

稍微平息了过于暴躁的情绪,Steve开始分析这些人的来历。从面貌上看像是中亚地区的人,但复仇者团队最近的目标好像并没有涉及这一块儿……

等一下。

Steve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睛顿时瞪大。

中亚,阿富汗。

“不。”

Steve疯了般地向湖畔他刚才待的地方跑去,心脏仿佛被攫住般惊恐。

他一定还在那里,敌人应该已经被自己控制住了才是……Steve这样想着,但强烈的不安还是像毒蛇一样缠住了他。

不该把他一个人留在那儿的。Steve痛恨自己的不小心——都怪他从一开始就以为那群人是冲自己来的,才会让自己去吸引敌人的注意,但是万一他们其实是冲着bucky……

好了,现在没有“万一”了

Steve看着大石头后空空如也的地面,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绝望到了极致反而使人更加冷静。

Steve伸出手在草地上摸了摸,依稀能感觉到泥土被踩踏的压痕。看来bucky是往另一个方向走的,而且从脚印的数量来看,并不是一个人。

就在这时,一个细小的嗡嗡声蓦然从左前方传来,从强度判断,大概距离Steve五百米。直升机,当然。

Steve站起身来,抿紧双唇,那双温和如天空的蓝眼睛此刻变成了锋利的冰蓝色,他直直地望着直升机所在的方向,面容无比冷峻。

你们休想再次从我身边将他带走,Steve攥紧了拳头。

想都不要想。



然而非常奇妙的是,Steve的打算再一次落空了。

他原本已经做好了bucky在袭击中受伤的心理准备,并且想要放任自己暴怒的情绪宣泄到那群不知好歹的狂徒身上(他们竟然敢!),但等他终于赶到那架直升机旁时,发现自己已经没必要这么做了。

Bucky,好吧James,左手握着一个黑衣人的脖子把他拎起来,正居高临下地逼问着他们的来历;而在他的身周,三四个黑衣人死狗一样趴在地上,显然已是失去了意识。

最令人惊叹的是Bucky的左手,原本在阿富汗被晒成小麦色的肌肤被鱼鳞般的机械铠甲完全覆盖,银色的金属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冰冷的光泽。那个美利坚王子仿佛在一瞬间变成了杀戮之神,带着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

冰冷,危险,而且……该死的性感。

Steve忍不住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他缓缓地向Bucky靠近,直到自己能听见他平稳的呼吸声。而James听脚步声知道他来了,把手里差点嚼胶囊自尽的暴徒扔在一边,也抬起头来迎接Steve的注视。

“吓到你了么,甜心?”James挑了挑眉毛,眼中带着笑意。

Steve也忍不住笑了,充满了劫后余生般的喜悦——谁说不是呢,bucky好好地站在这儿。他轻轻触上James的左手手臂,温柔地从臂弯抚摸到手腕,小心翼翼地就像那不是钢铁而是什么易碎品。

“这是机甲吗?”Steve着迷地问,“我还以为Tony制造的就是全部了。”

“更类似于铠甲,但有一些机甲的功能,”James任他抚弄自己的手,感到心中充满了柔情,“军方提供给我防身的,免得我死在阿富汗,这事儿他们让我保密,我就没告诉Tony,谁让他太自大来着。”

James扬着脸冲Steve一笑:“我猜投胎到皇室还是有点好处?”

“是啊,谢天谢地……”

Steve下意识呢喃着,在人生中第一次感谢着特权的存在。

然后他抬头看见James那双绿眼睛,在这一瞬间,Steve觉得自己看懂了里面的那些情绪,复杂的、怀念的、以及……

上帝啊,他之前一定是瞎了才看不出。

“Buck……”Steve伸出的右手不断沿着James的手臂上移,直到手指搭上他的脸颊;James目光闪动,几乎是颤抖着顺势搂住Steve的背,缓缓地向他靠近……



然而爱情故事总是充满了波折。

“轰!”

一束白光陡然从斜上方轰击而来,猛地打中了James的背部;毫无防备的James身体一软,直接昏倒在了Steve的怀里。

Steve震惊地接住James,同时透过他的肩膀注视着三十步外悬浮在低空开着掌心炮的Tony,目瞪口呆。

“呃……我刚才探测到这边有武装冲突……以为这是敌人要攻击你就……”眨了眨眼睛,Tony终于发现了刚才击中的是自己的侄子,顿时见了鬼似的手足无措,连带着话也说不清,“那个金属手臂……我没见过……”

Steve嘴角抽搐半晌,忍不住爆了句世纪粗口。

“WTF… ”


评论(9)

热度(103)

  1. 学物史地不如粉盾冬修魔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ey have fin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