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AU】Nice to meet you 完结

sum:AU Bucky在坠下火车后重生为美利坚帝国的王子,在70年后与从冰冻中醒来的美队相遇,两人重新相认相爱的故事。Tony摇身一变成为重生Bucky的叔叔,妮妮粉表打我……其实就是个AU……小甜饼?

第六章

“你是故意的。”

“不,我不是。”

“你是故意的。”

“不,我只是不认识你闪闪发亮的手臂。”

James头枕在脑后的双手上,懒洋洋但又一针见血地说道:“你就是故意的,你不可能因为一条变了色的手臂就不认识亲爱的侄子了——你甚至能认得沉睡在衣柜里的衬衫。”

“……好吧,”Tony翻了个白眼,皱眉看着自己的左手手掌翻来覆去,“我确定那一瞬间这条手臂是让我愣了会儿,不过我的潜意识可能认出你来了——毕竟,从你三岁第一次用牛奶毁掉我十块电路板的时候我就想打你屁股了,如今也算是得偿所愿。中国有句老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这也算双倍君子了。”

James甩给了Tony一个“我就知道”的眼神,打了个呵欠:“我的叔叔挂念了我的屁股这么久,我应该感到荣幸吗?”

“对不起,侄子,我真不希望让你由此产生什么不符合实际的期待。以及我猜我并不是最挂念的那一个——Steve在病房外面已经急疯了,估计正在挠墙,你真的不需要叫他进来详细地讨论一下屁股问题么?”

说完这堆话,Tony真希望自己没有看到James的脸上一闪而逝的红晕,噢,那个厚颜无耻风流倜傥开黄腔眼都不眨一下的美利坚· 最不要脸· 王子去哪里了,别告诉我是因为爱情,拜托,我还想好好吃顿饭。

“我跟他的问题待会儿再讨论,现在我有其他的事要解决。”

James眯着眼直直地注视着自己的叔叔,Tony也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

良久。

“脱衣舞。”James开口。

“想都别想。”

“钢管舞。”

“我的钢铁不是那样用的。”

“兔子舞。”

“……”Tony叉起双手,几乎是愁苦地看着James,“我后悔了,我不该打坏了你的脑子。”

James闻言挑挑眉,颇有兴味地看了他一会儿,慢条斯理地开口。

“Tony叔叔,虽然我很敬重你,但我不得不说,你两个小时前的行为性质等同于叛国;我猜亲爱的母亲一定会很高兴得知这一消息……”

“好吧,兔子舞,”Tony斩钉截铁地说,“Liz不能知情。”

“成交。”

Tony松了口气,总算是解决掉这件事“叛国大业”,虽然代价是跳一支兔子舞,唔,虽然不大想承认,但其实那还蛮可爱的,上次谁还送了件兔子服来着?无论如何,Liz不知道就行了,他实在是无法承受她那无休止的嘲讽……等一下。

Tony心中咯噔一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或者说,一个人。

然后他就听见了那个人的名字。

“……没什么大事儿,也就是险些撞断了几根肋骨罢了,离被打个半死还有些距离呢;幸好Tony调的是能量最低档,要是再高个两档我现在就得躺在帝国殡仪馆了哈哈……没事儿,真的,Tony都说了,早就认出我了只是跟我闹着玩儿……我今天想好好休息,明天再来看你,pepper。”

James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看着Tony瞪得要掉下来的眼珠子,愉快地耸了耸肩。



James从昏迷中清醒后之所以先见Tony而不是Steve,是因为后者远比前者要难应付得多。起码现在James都还没有想清楚,到底要怎么跟Steve解释自己的事。

其实这件事本来应该简单一些的,如果不是自己为了套Steve的话而故意让他误会自己完全没有70年前的记忆,可以说是独立于Barns中士的另外一个人的话。母亲大人在上,我可真混蛋是不是?

紧张地舔着嘴唇,James抬头注视着焦急闯进来、靠近时又显得犹豫不决的Steve,只是两个小时,他整齐而服帖的金色头发便被搞了个乱七八糟;而James十分确定在他昏过去之前他们都还精神得像被锄过的草坪一样——现在则像是被人踩过的花园小径。

他一定是又抓头发了。James判断到,Steve从小一遇到什么难题就喜欢这么干,而James时常吐槽他中年会谢顶。

James突然有些后悔把和Steve的谈话放在后面了。

而Steve的眼睛……仿佛酝酿着狂风暴雨。

他直直地盯着那双广阔如天空的蓝眼睛,而Steve一边向他靠近,目光却也完全没有从James的脸上移开,就像是粘在了上边。

脸上莫名有些发烫。或许不是有些。

James被灼伤般地微微低下头,闭上眼睛,艰难开口:

“我欺……”

“我得……”

声音同时出口,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说谎?”Steve怀疑地看了James一眼。

“不,我是想说我躺得有点累了,”James眼也不眨地说瞎话,“你要说什么来着?”

Steve有些恍然,但并没有把James从床上扶坐起来:“医生说你在床上多躺一会儿比较好。”

“看着我,Steve,你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好吧,”Steve叹了口气,试图拖延话题的意图失败了,不过他本来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没错,你已经打了十遍腹稿了。这样一想,Steve干脆破罐子破摔地坐在了床沿。

“我想清楚了。”

“嗯哼。”James强忍住不去注视Steve紧张的脸,同时还要安抚自己的心脏不因跳动过快而爆炸。

“我是说,关于你之前说的……你是全新的人的事。”Steve的喉咙滑动了下,“我想清楚了。”

James竖起耳朵。

“首先,我肯定你就是bucky。我太熟悉他了,你们的容貌、动作、瞳孔甚至说话的语气都一模一样,我不可能弄错。你就是他,不知什么原因重新生在了这个时代,跟我有些类似,我猜。”

看见James的肩膀好似微微抖了一下,Steve突然慌乱了起来,连忙解释道:“不,我并不是说你们就完全一样了,毕竟你没有他的记忆——”

James的肩膀又抖了一下。

“我的意思是——你们拥有着不同的人生,但是我能感觉到……”Steve深吸一口气,将James的右手捉到自己掌心,缓慢而坚定地,“你们拥有一样的灵魂。”

然后他直直地盯进James那双绿宝石般的眼睛里,穿过弥漫在他们之间的迷雾,仿佛看到了湿润的光。是那种还有些模糊,但极端光明的色彩。

就像是信仰。

Steve下意识地摩挲着掌中的温热,感受着其中蕴含的生机和活力;那是生命,而Bucky就在这儿;他还活着,不论是以怎样近乎神迹的方式——他还活着。

这就是全部了。

两人静静地互相注视了一会儿,直到窗外的鸟叫声将这暧昧而浓郁的气氛打破。

Steve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手在干什么,脸“刷”地红了,连忙放开James的手,但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放哪儿,只好状似不经意地抓了抓头发,眼睛盯着床头柜仿佛要用目光将它射穿,半天憋出来一句话。

“你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啊?哦……”James陡然惊醒,瞟了Steve一眼扭过头去,忍不住又偷偷看回来,“没有了。”看见Steve疑惑地眼光,解释道:“本来有,你说完就没有了。”

“噢,这样……”Steve点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其实他完全没有明白,一个字也没有。

天哪,他们俩就像是初恋的中学生。

猛然意识到这个事实的James身体一震,荒谬感迫使他对自己的心理状态进行反思。不,他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情场老手曾经布鲁克林一枝花,就算到了这辈子也是狂拽酷炫风流倜傥不可一世的美利坚王子——我的一世英名怎么能栽在这里!

不错,我必须保持镇定,要掌控全局,嗯,没错……

“那个,你知道,或者你不知道,我的母亲,也就是女王伊丽莎白三世想要退位很久了。她的性格本来十分活泼,女王的位置对她来说反而是种束缚。所以我们曾经有一个协议,我去参军可以,但是回来之后就要准备继承王位了,确切的说,大概就是明年秋天。而美利坚皇室的传统,王储在继承王位之前必须结婚。”

James说完十分犹疑地看了Steve一眼,却惊恐地发现光芒逐渐在Steve清澈的蓝眼睛中黯淡。稍微一想,他就明白了Steve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并没有什么订婚对象,也没有什么某国公主,我也没有女朋友……”

“我是想说……”

说出这句话几乎用尽了James积攒了两辈子的勇气。

“你愿意跟我结婚吗,Steve?”




James翘着二郎腿半坐半躺在酒吧角落里的沙发上,确切地说,是半倚在Steve的怀里。上帝才知道他多少年没这样做过了,而他爱死了Steve身上那两块胸肌。James啜了口酒,顺便回顾了这两个月间发生的事情。

没错,距美国队长在自己的求婚下落荒而逃已经两个月了;而这两个月间,他和Steve之间又经历了许多事情,大体上可以分为复仇者成员们的取笑和Steve远超平常人的羞涩和纯情,上帝啊,他直到现在看到biyuntao都还会脸红,即便他已经在James身上用过许多次了。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真是一点儿也没有变,不是么?

以及,没错,虽然还没答应James的求婚(“他只是被吓到了。”Natasha悲悯地看着Steve就像是看着什么小可怜),但基本上,Steve已经默认是他的男朋友了。但说实话,除了某一部分,James并未感到现在与他们以前的相处模式有什么不同;当然,这并不是说那一部分就不重要——事实上,他爱死了那一部分……

“嘿,”Steve责备地看着用手指戳着自己胸口的凶手,但一撞上那双湿润又迷蒙的蓝眼睛就什么重话也说不出了。搂在James腰间的右手惩罚性地一掐,果然怀里的人挣扎着惊笑起来。

“该死的,Steve,Sarah没告诉过你不要老呵我痒痒么?”

——啊欧,两个月的平静生活就结束在了这句话里,也结束在了Steve惊怒的眼神里。


“说吧,你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Bu——cky,”以追击敌人的速度将James,好吧bucky,拽了起来,十秒钟之内在酒吧找了间黑漆漆的空房间,怒火中烧的Steve将他喝得半醉的男朋友重重抵在墙上,捏住下巴让他直视自己的眼睛,“回答我!”

bucky本来应该觉得大事不妙的,毕竟他很知道骗了正义感爆棚· Steve的后果;然而在Steve无意中将腿插进他的膝盖间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心猿意马了。

“三年前?”或者八岁。bucky不老实的右手沿着Steve的腰线缓慢地上移着,顺便将掀起了他的灰色T恤。

“三年前!”然后你就骗了我这么久!Steve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这醉醺醺的混蛋,恨不得给他一拳;然而马上又意识到了bucky的手在干什么,气得简直要笑出来——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想干这个!

“别闹了,我在跟你说正事。”Steve捉住了身上那只灵活的手,恼怒地瞪着自己“最好的朋友”,但看着眼前舔着嘴唇、眼眶因为欲望而发红的bucky,又感到全身的血液正在向某一个地方冲去。

Steve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这个混蛋。

下一秒嘴唇就凑上了bucky的脖子,狠狠咬了一口。

“啊!”Bucky惊喘一声,但紧接着就忍不住笑了。伸手隔着裤子的布料描摹着那雄伟的轮廓,满意地听见Steve“嘶”了一声,他懒洋洋地翘起嘴角,同时伸展着脖颈方便Steve在那里留下一个个深深浅浅的吻痕;右手则是顺势插进了那头一丝不苟的金色头发,尽己所能把它搞得乱糟糟。

“讲道理Stevie,我可从来没说过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大腿磨蹭着那逐渐胀大的xingqi,左手则试图解开Steve腰间同样系得一丝不苟的皮带,bucky眯着眼就像一只餍足的猫,“我只是说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从头到尾都是你在脑补……啊!”

“哼,骗别人就算了,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没好气地在bucky的腰上掐了一把,Steve开始解他衬衫上的扣子,“承认吧,你就是想看我一脸迷糊的糗样。”

“……哦我不得不说那真是太好看了。”bucky的笑声从被咬着的双唇中逸了出来,不意外地被恼羞成怒的Steve按在墙上重重啃了一口,变成夹杂着疼痛和欢悦的惊喘。

“甜心,我真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咬人,”bucky忽轻忽重地抚弄着手中炙热的xingqi,只觉得身体里的某个地方空虚地惊人,“我猜你应该改变一下表示亲昵的方式,更直接一点,不如。”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半天没有听到Steve的回话。

大概隔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bucky才听到自己肩窝上一个闷闷的声音传来。

“疼吗?”

“嗯?”

“……疼吗,”Steve炙热的鼻息把他的颈侧烫得痒痒的,然而他的声音中却存在着某种破碎的东西,“那天……从火车上掉下去。”

终于还是问到这个了。

Bucky忍不住回想起那一瞬间。疼,当然疼,但那远比不上失去你的痛苦,不足千分之一。

沉默半晌,Bucky缓缓环抱住了眼前这个颤抖着的温暖的身体,把头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

“You’ve come for me.”

他轻声呢喃着,就像是安慰一个终于找到家的孩子。

两人沉浸在这难得的温情中沉默着抱了一会儿,直到Steve终于恢复平静。

他稍稍拉开了和bucky的距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他的第一句话是:

“你打定主意要把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带点颜色是吧?”

Bucky大大地咧开嘴,爽朗的笑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当然,Steve,你再了解我不过了,毕竟——我们可是来自布鲁克林,”Bucky调皮地冲Steve眨了眨眼,紧接着右手就又滑进了他的裤子,“Come for me,sweetheart.”

“遵命,我的陛下,”Steve好笑地瞪了他一眼,低头吻了上去,“千千万万遍。”


人生中,第一篇完结文……终于写完了。第一次在lofer上发文,真的特别感谢大家的支持,能看到大家的评论和点赞真的特别开心,但是因为太羞涩了就没敢一一回复(/ω\)以及由于前段时间比较忙,所以质量可能下降了些…… 总之,谢谢大家啦!以后可能还会有点小番外什么的,制服play什么的哈哈哈,现在就告一段落啦~

评论(12)

热度(118)

  1. 学物史地不如粉盾冬修魔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ey have fin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