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AU 盾冬】家庭教师

没有和谐符看这里

设定:现代AU 军校生/贵圌族少爷 

史蒂夫是帝国军校的学生,成绩优异,前程远大;巴基则是大贵圌族巴恩斯公爵府的唯一继承人,但由于父亲巴恩斯公爵的早逝,母亲之后嫁给了继父海德拉伯爵,因此目前处于海德拉的监护下,22岁才能继承公爵爵位。而帝国军校的学生毕业前会参加一次实习,任务随机,史蒂夫抽到了到巴恩斯公爵府当家庭教师的任务,同时也发现了一些秘密……

 美利坚帝国由贵圌族和军方联合统圌治。这段时期比较特殊:在境外、本土恐怖势力的威胁下,美利坚贵圌族阶层由于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倾向于加强对本国公民移民的全面控制,但对于境外战场的态度比较暧昧(担心越打越乱);而军方则坚持全力支持境外战场,将恐怖势力和支持恐怖势力的国家都打残,并且反对贵圌族对本国公民自圌由的限制。

先挖个坑……

第一章 

“嗯哼,这可真是太棒了,戏剧演员?哈?”山姆看着手中的实修任务分配表,原本就因为肤色原因十分突出的眼睛简直要掉到碗里,“我感觉我的人生就是他圌妈圌的一场大戏。”

“看来我比你幸圌运点儿,”巴顿端着饭盘喜孜孜地坐到浑身都散发着低气压的山姆对面,插了块儿西兰花塞进嘴巴,“我抽到的是高尔夫球场的陪练。”

“尽情玩儿你的球去吧!”山姆没好气地损了巴顿一句,心里琢磨着《鸟人》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两人正胡侃着,余光中远远地看见两个隐隐有些熟悉的身影也端着饭盘出现在了门口,并且果不其然,整个食堂学生的目光都黏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脸上,眼中透露出的赤圌裸裸的欲圌望让人想忽视都难。

——好吧,史蒂夫的确是帝国军校史上第一个五星学员没错,娜塔莎也是帝国军校有史以来格斗成绩最好的女学员,但谁都知道他俩广受瞩目的原因并不是这个。

对美好的肉体的渴望简直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山姆酸溜溜的心理在史蒂夫两人来到他和巴顿旁边之后,瞬间化成了单纯的崇拜与愉悦——毕竟,这就是朋友,不是么?

“嘿队长!”

史蒂夫曾经在一次野外模拟战争中担任山姆他们小队的队长,事实上,是史蒂夫、山姆、巴顿、娜塔莎四人小队的队长,并且带领他们小队在众多同学的哀嚎声中走向了胜利,这场群战被艾尔伯特将军亲口评论为“无与伦比”,所以从此以后山姆见到史蒂夫就习惯了叫队长,就算在他们变成了极好的朋友之后也没有改变。

“你实修抽到了什么?”

史蒂夫闻言一愣,略微思考半晌才明白过来山姆问的是什么,解释道:“刚才有点急事就把那张表直接塞进了书包里,还没看过——怎么,莫非今年的实修有什么特别?”

“何止是特别,简直是神经!”山姆忿忿不平,“你敢相信么,我抽到的居然是戏剧演员!”

史蒂夫的蓝眼睛微微睁大,显然是有些惊讶:“我可不记得往年有这个。”

“就是啊!”山姆看起来就要疯了,要不是他用右手狠狠地按住了左手,又用左手牢牢地掐住了右手,估计整个餐桌都会被他掀起来,“而且还是什么《鸟人》!鸟人!”

山姆痛心疾首地强调道:“一听就不像是什么正经角色!”

“噢,我倒是觉得那挺适合你的山姆,祝你飞得更高,”娜塔莎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似乎心情不是很好。

“……”山姆翻了个白眼,“你抽到了什么?”

山姆看着娜塔莎,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好奇。

不料话音刚落,只听“丁”的一声响,一把钢叉猛地被掷到了桌子上,插进了餐盘里——没错,字面意义上地插进了餐盘里。

“驯兽师。”娜塔莎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几个字,就像那是杀父仇人的名字似的。

“……还不赖,”没有听到更劲爆的答案,山姆按捺住心中的失望,脸上努力做出为朋友高兴的样子,“训练猴子喷火,训练狮子跳火圈,让鸽子从燃烧的帽子里逃出来——听起来的确是一个火圌辣的女士应该从事的工作。”

娜塔莎面无表情地瞄了他一眼,狠狠地嚼碎了嘴里的最后一块土豆:“是地狱之门俱圌乐圌部的’驯兽师’。”

噢,地狱之门俱圌乐圌部。山姆缓慢地点着头,然后逐渐意识到了什么。

——地狱之门俱圌乐圌部,纽约著名的SM爱好者俱圌乐圌部,而驯兽师其实也就是调圌教师的别名。

“噗!”巴顿一口可乐喷在空中,整张脸因为气管被呛住而涨得通红,“什么?那种驯兽师?你?”脑海中浮现出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乌光的皮质拘束服和皮鞭,以及一脸不耐烦的凶悍的娜塔莎。噢,这简直不能更合适了不是么?

山姆觉得下一刻如果巴顿不是因为憋笑而憋死,那么也一定会被恼羞成怒的娜塔莎勒死。因此为了拯救他的性命,山姆非常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唔,这听起来更火圌辣了——话说队长,”

山姆极端生硬地扭过头去看向史蒂夫:“我们都报了,你的实修项目也拿出来看看呗?”

此话一出,其余两人的目光果然暂时放弃了愤怒的对视,而是齐刷刷地注射圌到了史蒂夫的脸上。

“快拿出来!”

“反正也不会比我的更差劲了。”

面对着朋友们分外炙热的目光,即便是因为固执而被评价为“硬得像块石头”的史蒂夫也有些支持不住了。脸上露出带着些纵容的无奈,史蒂夫把手伸进了脚下的书包。 

——说实话,在吃这顿午饭之前,史蒂夫真没觉得实修有什么特别的,在他的想象中,这也不过就是在毕业前的一次小小的挑战罢了,甚至连挑战也算不上,更像是一种仪式。真正值得他考虑的是毕业之后选择去参谋部还是指挥部,而不是这种实修项目应该如何完成。

但当他听了朋友们抽到的项目之后,不得不承认心中或多或少还是产生了一些紧张。戏剧演员也就罢了,但是SM俱圌乐圌部的调圌教师……

上帝保佑别让我抽到这个。史蒂夫默默地想着,作为一个性癖正常的异性恋直男,地狱之门对他来说还是太过了。

深呼吸一口气,史蒂夫缓缓地打开了手中被包里满满的书压得有些皱巴巴的实修任务分配表。

“家庭教师。”

史蒂夫出言说道,同时松了一口气。

饭桌上一阵哀嚎。

“这太不公平了!”

“太普通了吧!”

娜塔莎和山姆抢先嚷了起来,投向史蒂夫的目光中饱含圌着对幸圌运者浓浓的嫉恨。好吧,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比起戏剧演员与调圌教师,家庭教师这个工作听起来实在是太普通、太容易了。

不过有一个人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你真可怜,”巴顿同情地看着史蒂夫,“居然要给小孩子当家庭教师。天知道那些小屁孩儿最调皮了,整天到处乱跑;而且连爸妈都管不住,作为家教又怎么管得住?”

又想了一想,巴顿似乎是觉得史蒂夫实在是太可怜了,忍不住又摇了几下头。

“呃,应该还好,”史蒂夫仔细阅读着任务分配表上的任务说明,“这个学生好像是一名大学生,因为格斗成绩太差面临挂科危险,所以才申请了家庭教师。”

“那就好,”娜塔莎点了点头,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扬起眉毛,“这么说你只需要到这个学生家里跟他打几场架?”

“连脑子都不用费!”山姆惊叫起来,大为羡慕,“这个任务实在是太棒了!”

两个倒霉的军校生对史蒂夫的运气大加羡慕的同时,也互相抱怨起了自己即将迎来的工作,心中紧张忐忑就不免聊得热火朝天,浑然没有注意到坐在他们身边的一个人的脸色越来越白。

然而巴顿注意到了。

“队长,你怎么了?”巴顿疑惑地盯着史蒂夫几乎在一瞬间变得毫无血色的脸,“有什么不妥么?”

“能有什么不妥?”娜塔莎扭头怒视着巴顿,表示对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性质行为的强烈谴责。但当娜塔莎的余光注意到史蒂夫脸上明显不正常的表情时,她蓦然止声。 

“怎么了史蒂夫?”娜塔莎的目光中充满了担忧,“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帮你。”

听闻此言,史蒂夫缓缓地抬起了头,他的眼中还残留着巨大的震惊与无措。他扫了眼三个忠诚的朋友,又扫了眼手中拿着的实修项目分配表,只感觉自己不是生活在现实,而是生活在一个荒谬的狗血剧中,被生活折磨得半死不活。

“我要工作的地方,在巴恩斯公爵府,”史蒂夫目光呆滞,喉咙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B,A,R,N,E,S,巴恩斯。 ”

席间一时陷入了沉默,良久。

“……是上届元老院元首巴恩斯公爵家?”

“是。”

“是那个在巴恩斯公爵去世之后,公爵夫人续嫁了海德拉伯爵的巴恩斯公爵家?”

“是。”

“是那个被你在元老院军部联合大会上驳斥得差点犯了心脏圌病被抬出去的海德拉伯爵?”

“……是。”

“好吧,不用担心了,”山姆专注地看着史蒂夫,眼神里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羡慕与嫉妒,而是纯粹地悲悯,“你可以准备后事了,哥们儿。”


布鲁克林大道上,出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史蒂夫弯腰躲在墙角,应同伴们的要求探出头去“观察敌情”,然而他猛然意识到什么,蓦地转过身来。

“我们干嘛一定得表现得跟做贼似的?”史蒂夫有些恼火,“我只是来当一名普普通通的家庭教师!”

巴顿吹了声口哨。

“是啊,够普通的,就好像你没有把你未来学生的继父气晕了似的。”

“我们跟着你,至少能保证你在被乱棍打出门去的时候有人把你接住。”山姆诚恳地对史蒂夫解释道,但这句话中描绘出的场景却是让史蒂夫心头一寒。

“谢谢你们的安慰,”史蒂夫干巴巴地说,有些紧张地摸了摸鼻子,“但巴恩斯家好歹也是传承了几百年老牌贵圌族,应有的礼数还是有吧——比如不在第一时间将家庭教师扔出去?”

“问题根本不在于巴恩斯,而是海德拉伯爵——这位伯爵出身成谜,短时间内依靠积聚大量财富做慈善来获得了男爵爵位,又通过与巴恩斯公爵夫人的婚姻晋升侯爵,在上流社会混得如鱼得水,怎么看都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娜塔莎翻了翻白眼。

“而你,史蒂夫,虽然我们所有人都明白你会是帝国军部未来的希望,但你现在只是一个军校学生,而海德拉伯爵是你的雇主。说真的,我怀疑你能接到这个任务说不定就是他从中干涉。”

“从中干涉?”山姆若有所思的咕哝着,“要是被我知道了谁’干涉’让我去出演《鸟人》,我一定一翅膀拍在他的脸上。”

注意到同伴们古怪的眼神,山姆连忙改口:“不,一拳打在他鼻子上,口误,口误。”

“所以呢?”史蒂夫看着近在咫尺的巴恩斯家低调而奢华的大门,有些认命地说,“难道我就应该在对未来的担忧中惶惶不可终日?”

“我猜是这样的,蜜糖,”娜塔莎同情地看看他,“或者你可以跟你的学生来一场罗密欧与朱丽叶,共同打击她’恶毒的像魔鬼一般的’继父。”

“呃,恐怕不行,巴恩斯家只有一位小公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而我,很不幸,是一个地地道道彻彻底底的直男。”

山姆瞪大了眼睛:“别告诉我你还在想佩姬,她已经毕业了哥们儿!”

“……我也要毕业了,”史蒂夫抿抿嘴,“如果本次实修可以顺利结束的话——这听起来挺容易的是不是?”

几句话的工夫,那扇“近在咫尺”的大门确实就立在了众人的眼前,军校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史蒂夫缓慢地伸出了他的右手,在门铃上摁了下,然后开始等待。

那差不多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三分钟了,”史蒂夫抱怨着,“鉴于堂堂公爵府不可能没有管家,我只能将其理解为是对我的故意刁难。”

然而话音刚落,只听面前的大门传来了细微的抖动,“吱呀”一声——

门打开了。

一个只穿着热裤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了门口。他褐色的头发以一种可爱的方式乱糟糟地翘在脑袋上,漂亮的脸蛋儿上还留着枕头的压痕。他抬起头来看着史蒂夫,灰绿色的眼睛里显出些刚睡醒的迷茫。

“你们是……?”男子咬了咬红圌润的下唇,浓密的睫毛扑闪着,一头雾水。

我是直的。

史蒂夫全身僵硬地注视着这位刚睡醒的天使,在心中喃喃道。


评论(27)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