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AU】家庭教师 第四章

没有和谐看这里

设定:现代AU 军校生/贵族少爷 

史蒂夫是帝国军校的学生,成绩优异,前程远大;巴基则是大贵族巴恩斯公爵府的唯一继承人,但由于父亲巴恩斯公爵的早逝,母亲之后嫁给了继父海德拉伯爵,因此目前处于海德拉的监护下,22岁才能继承公爵爵位。而帝国军校的学生毕业前会参加一次实习,任务随机,史蒂夫抽到了到巴恩斯公爵府当家庭教师的任务,同时也发现了一些秘密……

  

第四章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想我?”


  史蒂夫话音方落,便只见一个身披皮质长风衣的光头大汉从门口匆匆赶了进来,略显憔悴的脸上,唯一露出来的右眼在见到史蒂夫等人后显出些难得的快慰。


  “啪”的一声把文件袋砸在吧台上,弗瑞吐出一口浊气:“呼,今天可累死我了。强尼,来杯啤酒。”


  “好嘞!”酒保乐颠颠儿地拿酒去,将吧台的空间留给几人。


  不过吧台旁的众人对弗瑞的赶来似乎并没有感到那么愉快。巴顿仍然低头颓废地喝着酒,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还在生早已离去的皮德罗的气;山姆则依旧沉浸在一年前的失察所造成恶果的悔恨之中,根本都没顾得上看弗瑞一眼;娜塔莎倒是瞟了弗瑞一眼,但在目光触及到那件风衣时却像被火燎了一般迅速地扭过头去,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又是那件风衣!他难道从来都不洗衣服吗!”)


  就连史蒂夫——最通情达理与人为善的史蒂夫——也低头看了看表,然后不甚赞同地对自己的教官皱起了眉头:“十五分钟前你就应该出现在这里了。”帝国军校的守则之一便是守时,而弗瑞,这个从他们几人入学开始直到他们毕业前都是他们教官、从来都是准点到达的男人,今天却迟到了整整十五分钟。按照达斡尔将军的说法,“足够你的队伍团灭十五次了!”


  “中途出了点状况,”纵是脸皮比城墙还要厚,面对自己的学生失仪也让弗瑞有些不好意思,揉了揉右臂上的淤青,痛得嘶了一口冷气的同时不禁感到有些后怕,“遇上一只小野猫,差点儿把命丢了。”


  “什么?”娜塔莎用看精神病的眼神看着他,眼中尽是怀疑,“小野猫?告诉我这不是什么夜店暗语,否则我不确定能忍住不把我手上这杯酒倒在你黑油油的脑瓜上——你真该听听在你迟到的十五分钟里我们经受了什么!”


  “经历了什么?”


  “一个愚蠢贵圌族的羞辱——迟到者请解释原因,谢谢。”


  弗瑞遗憾地耸了耸肩:“这事儿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史蒂夫轻轻抿紧了双圌唇,平静地直视着弗瑞,“我待会儿还有事。”


  “……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心急,”弗瑞本来还想逗逗炸毛的红发女士,毕竟他这位教学生涯中最优秀的女学生难以控制自己情绪的时候实在不多;不过,虽然不想承认,但每当他面对史蒂夫这样平静而坚定的目光时,就会有一种自己的所有卑劣的想法都看穿的错觉。


  简直不敢想象当他当上将军的时候会威严成什么样子。弗瑞忍不住默默吐了个槽,不过立刻又回到主题上来:“我会给你们解释的——正好这件事与我今天召集你们的原因也有干系——不过不是在这里。”


  说着他把玻璃杯往桌上一砸——或许弗瑞的本意是轻轻地放上去,不过显然这个杯子没能够领会到他的好意——“跟我来。”他紧接着起身,大步向吧台斜后方黑暗的楼梯口走去,黑色的风衣掀起的气场让他身前的行人像避瘟圌神一样,都自觉地为其腾出了大片空间,也让跟在他身后的史蒂夫等人纷纷低头掩面,假装不认识前面那个“独领风骚”的光头。


  幸好这段尴尬的路程并不是太长。当山姆还在抱怨楼梯口的设计对高个子十分不友好时,一扇黑红色的大门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黑色的已经分不清到底是锈多一些还是铁多一些的门的主体,以及其上掉得相当“有艺术感”“就像一个裸圌女”(巴顿语)的红油漆。


  “呃……我确定我在古灵阁没有什么秘密账户,也对魔法石没有任何企图,”巴顿夸张地向后退了一步,“请问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晚了,阿拉霍洞圌开!”弗瑞说着就也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抬头对着这扇黑红色大门顶上的金狮花纹看了一眼——字面意义上,然后便只听得“刺啦”一声轻响,下一刻,横亘在众人面前的大门蓦地缓缓上抬,一片耀眼的银光在光滑地板的反射下刺入了门外诸人的眼睛。


  “进去吧!”


  弗瑞招呼了一声,便抢先将自己的身影融入了那片银光之中。




  “完美伪装、虹膜识别……结果搞了那么大阵仗其实里边什么都没有?”山姆一脸懵逼地看着这大门之内、除了四面的银色金属墙和类似材质的地板之外什么都没有的房间,感到自己被耍了。


  “要的就是什么也没有,”弗瑞将夹在风衣底下的文件袋拿出来摆在地上,对山姆解释道,“这地方其实是军部的一个安全屋,专门接待秘密会议,周围的墙壁和地板都是为了能够确保机密不被泄露而特别设计的,可不要小看它。”


  “我没有小看它,只是单纯地发泄一下没有椅子可坐的怨念。”


  “地板的存在是有用处的,山姆,现在麻烦你屈尊将屁圌股搁在地上,没错,就是那样——现在,伙计们,全都聚拢过来,弗瑞教官要给你们讲故事了,”弗瑞把风衣脱下来摊在地上,变成了一张……类似刚吃完还没收拾的野餐布的东西,自己一屁圌股坐在了上面;史蒂夫等人在稍微打量了一下这个亮瞎眼的房间之后,也都纷纷聚拢到了他的身边,确切的说,是聚拢到了风衣的覆盖面积之外。不得不说,那看起来真是太油腻了。


  “这个故事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还没有军部这个单独的力量,军队都是掌握在元老院的手中,而……”


  “说重点。”娜塔莎面无表情地打断了入戏很深的“弗瑞叔叔”。


  “……简而言之,目前为止,有许多与军部有重要干系的人士失踪了,而军部出于某些原因,并不敢大张旗鼓地去寻找这些失踪人士;而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军部不能动用现役军人或者武装警圌察,因此上面就找到了我们帝国军校,希望军校能组织一批学生来寻找这些失踪人士。于是,我就找到了你们几个。”弗瑞快速地解释道,尽量做到言简意赅。


  “为什么军部不能按照正常的程序来寻找这些人?”娜塔莎问道,眉头紧皱,“这不合理。”


  弗瑞叹了一口气,举起了自己的右臂,上面的淤青还没有显露出消退的趋势。


  “这大概就要从它说起了。”


  “你们知道三个月后就要召开帝国联合大会了吧?”弗瑞突然问道,见史蒂夫等人都点了点头,才接着说道,“这次大会上,有一项极其重要的法案要进入通过程序,也就是《白头鹰法案》。”


  “《白头鹰法案》?”巴顿重复了一遍,总觉得在哪儿听过。


  “或许你们更熟悉另一个词,’阿尔法计划’。这是一项将全国、甚至全球的信息汇总的进项交叉分析的工程,其目的是在于提炼出对于帝国安全有威胁的信息,进而在危险发生前对信息源进行精确打击。这个项目危险的地方在于,它本质上就是一个撒在全国公民头上的天网,时刻监视着底下人的一举一动;而这种数据分析又直接与由AI控制的导弹系统相连,在确定目标有威胁国家安全的可能性后便会直接进行打击。”


  “元老会中的一些人认为,由于现在AI技术相当成熟,开展’阿尔法计划’可以大大提高反恐的效率,减少生命财产的损失;但是军部对此则持不同意见,认为这是对人民自圌由权利的极大冒犯,而阿尔法计划的掌控权到底在谁手上,也是个巨大的问题。总之从军部的立场而言,是极不愿意看到《白头鹰法案》的通过的。”


  “在这个问题上,军部和元老院虽然有争执,但也还在可控范围之内,直到今年——洛杉矶枪击案和佛罗里达纵火事件彻底触到了元老院的神经,肇事者本土二、三代移民的身份让贵圌族们感到恐慌了,现在大部分贵圌族对于安全的恐惧已经扩大到了帝国的所有平民,因此能够达到监视所有人的《白头鹰法案》自然能获得他们的全力支持。而这种局面当然不是军部愿意看到的——军部更希望先在海外解决掉恐怖主义的问题。”


  “等一下,”山姆突然打断了弗瑞的话,“你说了这么多跟寻找失踪人士又有什么关系?”


  弗瑞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正要说到这儿,别打岔!”


  “这就涉及到军部的一些,呃,不是很拿得上台面的手段了。军部在元老院里发展了一些人……别拿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元老院一样做这种事,大家都心照不宣而已!……或者说安插了一些人,或者是有重大影响力的学者,或者是与军部本身就很有渊源的温和派贵圌族,而这些人都是能在三个月后的联合大会上起重大作用的。”


  “但是令军部感到震怒的是,就在这几个月里,这些人逐渐失踪了。失踪前一天的所有痕迹也无一留下,被人抹除得干干净净,就像这个人从未存在过。”


  “经过情报部门的分析调查,我们推测出作案人员应该是最近几年兴起的一个自称’枪与盾’的、极其专业的杀手组织,这个组织在进行每个任务前都有周密的计划,并且能够进行不同的分工;而且最令军部感到担忧的是,从对方对失踪人士行踪的精确掌握来看,这个杀手组织的背后绝对有元老院高层的指示,具体是谁还不清楚,但能够做到这点的用手指都能够数得出来,不外乎就是那三家:海因里希,罗德,奥尔森三大公爵府。但很可惜,一点证据也没有。其实要论势力的话,首先该算巴恩斯家,但他们家由于先代家主的早逝和公爵夫人的改嫁导致声望大不如前,而这一代继承人又还没有正式继承爵位,因此暂且放在后面。”


  “嗯?”弗瑞突然想起来什么,惊讶地看着史蒂夫,“我记得你是不是抽到了去巴恩斯府上的实修?这正好,你可得好好帮我观察观察他。”


  “你放心,我相信史蒂夫一定会好好’观察’他的——你说是不是,史蒂夫?”娜塔莎意味深长地给史蒂夫抛了个带着笑意的媚眼,收获了他一记不动声色的眼刀。


  “总之——”弗瑞说了这么多话,终于松了一口气,“情况大致就是这样,军校希望你们能够作为一个团体行动,来寻找那些失踪人员的踪迹,说得更直接点儿,就是抓圌住那个杀手组织。军部会为你们提供一切装备和信息,行动时会通过我向你们传达任务信息。”


  “所以,你们要加入吗?”弗瑞重新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鹰隼般的锐利目光,扫视着周围的学生们,“如果不加入我也不会强迫你们,签了这些保密协议就可以走了,我保证不会在成绩上刁难你们。巴顿,不要用这样怀疑的眼光看着我,我会心碎的。”


  对于弗瑞的邀请,娜塔莎等人虽然脸上表情各异,但也只是用眼神互相交流,非常默契地都没有开口。


  噢,我怎么会忘记呢。弗瑞在心里默默地吐着槽,他当然知道最终的决定权在谁的手上,一向如此。


  史蒂夫十指交叉,牢牢地盯着弗瑞,缓缓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请?”


  “你手臂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弗瑞仰头对老天翻了个白眼。


  “显然我们在调查这个杀手组织的时候他们也在关注我们,而我因为能力出众毫无疑问的被列为了这个组织的头等威胁,于是今天我在经过一条下班必过的小巷子的时候被一位优雅的女士拿着匕圌首将我逼进了垃圌圾桶——”


  学员们不约而同地往后挪动了一英尺。


  “——空垃圌圾桶,谢谢;若不是我身手敏捷及时反击将对方逼走,你们大概就只能去废品收圌购站找我了。”


  “是垃圌圾站,教官,很惊讶你竟然认为自己有被回收利用的价值。”娜塔莎好意地提醒道。


  “……不管怎样都好,”弗瑞已经解释得有些烦躁了,该死的,他需要喝水,“你们到底要不要来?给个痛快话!”


  “当然。”


  “什么?”


  “我说当然,”史蒂夫微笑起来,“这些人打伤了我们的教官,我不知道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放过他们。”


  独眼光头大汉听得有些发怔。


  “就是这样!”山姆也大笑起来,伸出手去想拍拍弗瑞的肩膀,但在堪堪要碰到他的衣服时想起了垃圌圾桶,于是最后隔空“扑腾”了一下,“我加入,教官。”


  “我加入。”


  “我加入……前提是你赶快去把衣服洗了,”娜塔莎捏了捏鼻子,“天,我觉得隔着一条街都能闻到你身上的味儿。”


  “这就是男人味儿,娜塔莎。”巴顿煞有介事地为弗瑞辩护着。


  “噢,是么?那么我不介意让你做不成男人。”娜塔莎高傲地瞪了巴顿一眼,将目光下移到他的裤裆上,直盯得他两腿发凉。


  这边厢两个人斗着嘴,史蒂夫却是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从地板上爬起来活动着筋骨。


  “终于结束了,”史蒂夫呼出一口气,眉间透露出淡淡的欣喜,“总算可以回寝室了,今晚可有的忙呢。”


  “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事?”山姆从谈话最开始的时候就对此感到奇怪了——史蒂夫好像一直在强调自己有事、很忙,但作为史蒂夫几乎形影不离的最好朋友,山姆打破头都想不出今天到底有什么事值得他急成这样。


  “嗯,我没有跟你说吗?”史蒂夫表现得仿佛他才是应该惊讶那个,“我要搬家啊,今晚得回去收拾东西。”


  “搬家?!”


  众学员连同弗瑞,一齐叫了出来。





  巴恩斯公爵府内,从今天起多了一个新住客。


  “我没想到你会来这么早,”巴基笑着将背着一个帆布大背包的史蒂夫迎进门来,自然而然地接过他搭在手上的外套放在衣架上,“我还没想好今晚吃什么呢。”


  他的动作和语气是如此的亲昵和流畅,以至于给了史蒂夫一种他辛苦工作了一天下班回家、而巴基正在家里等着他回来吃饭的错觉。


  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史蒂夫沉醉地想着,欣赏着巴基可爱的笑容,再对比了一下那个整天都把“贵圌族”两个字摆在嘴边的卡莉的嘴脸,不禁感受到了上帝的偏心。不知怎么的又想起弗瑞那句“好好观察观察他”,史蒂夫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啊,他可真甜。


  至于弗瑞那些乱七八糟的阴谋论,早已被他抛在脑后了。


  “你在看什么?”巴基好奇地歪过头来看着史蒂夫,美丽的灰绿色眼睛里映照出他的影子。史蒂夫着迷地用目光描摹着这双无与伦比的眼睛,几乎想要分辨出其中的每一道光影。


  “看你。”鬼使神差的,史蒂夫居然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当他下一秒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脸顿时红得跟火烧一样。


  ——该死的,你怎么就说出来了!


  史蒂夫狠狠地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恨不得赶快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巴基并没有如他担心的那样大发雷霆将他赶出去,也没有对他给予鄙夷的眼神,而是颇羞涩地笑了笑。


  “前天晚上玩得太疯了,才一觉睡到了下午。今天知道你要来,我自然不能再穿成那个样子,”巴基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想到昨天一打开门对上四双瞪大的眼睛,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说真的,要不是我天生反应比较迟钝,看到你们四个说不定会被吓到。”


  “是我不好,我该先打个电话的,但是由于并没有拿到你的联系方式所以就……”史蒂夫暗暗松了一口气,庆幸巴基没有理解到他真正的意思。


  “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又不是两百年前,还讲这么多登门礼仪——反正我们家不怎么讲这个。”巴基不以为意道,又好笑地打量了史蒂夫两眼,“话说你这背包看起来可真重,你是把所有的家当都搬过来了么?”


  史蒂夫闻言弯了弯唇角:“谁知道呢,或许我是想在公爵府变得更有’分量’,毕竟机会难得。”


  巴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眉间眼角都是笑意。他下意识地抓圌住了史蒂夫的左手,把他拖上楼梯:“来吧,’重量级人物’,请允许我带你参观你的房间。”说着就抢先走上了台阶;而史蒂夫则任自己的手被这位可爱的学生拉住,只希望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


  当他们来到了史蒂夫的房间之后,史蒂夫才突然明白巴恩斯公爵府之所以叫公爵府那是有原因的。


  “这未免也太夸张了……”


  史蒂夫惊叹地打量着眼前充满了十九世纪风格装潢、足足有六七十平米的房间:墙上挂着的风景画、进门左边放置的衣柜、甚至床头灯的样式都迎面给人一种古朴的气息,更别提靠近阳台的小木桌和上面摆放的茶具,即便是史蒂夫这样对古董不怎么了解的人也能粗略地看出它们的价值。


  “我一时都不知道该把背包放哪儿了,”史蒂夫叹息着摇摇头,“我甚至害怕我的鞋会压死几只古细菌。”说着便饶有兴趣地摸了摸身旁的衣柜:“这些都是古董吗?”


  “不算吧,也就是八圌九十年前留下的家具,因为做得结实就一直没换过,”巴基随意地看了衣柜一眼,便把目光移向了别处,“不过那个梳妆台倒是好几百年的东西了,你要是感兴趣没事儿可以多梳梳头。”


  史蒂夫闻言不禁笑笑:“娜塔莎总说我的头发梳得太规整了,就像七八十年前的老头子似的;真该让她过来看看这个梳妆台,这样她就会明白我的发型在相比之下是多么年轻了。”


  史蒂夫很高兴听见背后传来一声轻快的笑声。


  “她是你女朋友吗?那位’娜塔莎’,”巴基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是昨天我在门口见到的红发女士?”


  “啊?”史蒂夫没料到巴基会突然问道这个,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是的,不、不是,我的意思是娜塔莎确实是你昨天见到的那个,但她不是我女朋友……事实上,我还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


  噢,操。


  史蒂夫说完这句话就想把自己从阳台上甩出去了,“没有男朋友”!我特么说这句话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


  ——你当然知道你自己在想什么,一个毒蛇史蒂夫在他的心里幽幽探出头来,伸出尖尖的舌头嘶嘶地嘲讽着他,你对这个可爱男孩儿的那些龌龊的想法难道你不知道?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在期待些什么?


  ……但想是一回事,说出来完全是另一回事啊!


  史蒂夫这边正懊恼不已,而巴基似乎对于史蒂夫突如其来的坦诚也颇有些措手不及。


  “呃,谢谢你的坦诚?”巴基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为了公平起见,我想我也应该提供一些个人信息:很巧的是,我跟你一样,目前没有女朋友,呃,也没有男朋友。”


  谈话仿佛往一个奇怪的方向去了。


  史蒂夫忽视自己心底在听见巴基目前单身的窃喜,试图将对话引向正规。为此,他特意换上了一副轻松愉快的语气:“单身多轻松,哈哈——话说这满房间的古董,我猜以后我不得不像猫学习一下如何让自己的脚步变得更轻,或者还得学习一下如何调整自己的睡姿尽量减轻床板的压力,免得一觉圌醒来就必须面对天价账单。”


  史蒂夫希望巴基对他笑笑,也接上那么一句俏皮话,然后他们就可以将刚才的对话内容统统忘掉,恢复到一对正常师生间应该有的正常而愉快的气氛。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巴基歪了歪头,好像是很认真地思考了史蒂夫刚才一番话里所描述的悲惨未来的可能性,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不,”巴基摸了摸床头的雕花,“这个床的床体是爱瓦隆木匠坊特制的,能够承受五个成年人的自圌由跳跃,你可以在这张床上做你想做的任何事,史蒂夫。”


  包括你吗?史蒂夫发誓如果说这番话的人不是巴基·巴恩斯侯爵,而是其他的什么人,在双方都坦诚了目前都单身的情况下,对他说出这种话,他绝对会视为带有性意义的挑逗。但是巴基……


  噢,看看他那无辜的眼神吧,当这双纯洁的眼神注视着你的时候,你又怎能将他与色情这种东西联系起来?


  “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史蒂夫打了个哈哈,强迫自己把目光从巴基和床之间移开,“对了,请问浴圌室是在……”


  “呀,你看我这记性。”巴基抱歉地看了史蒂夫一眼,走到房间的东北角。史蒂夫跟上去一看,果然看见一扇深棕色木门嵌在墙上,古铜色的把手显得十分老旧,史蒂夫伸手上去转了两圈,发现是坏的,根本锁不上。


  “这锁坏了好久了,因为所属型号早已停产就一直没有换,而修锁的人表示要换锁的话会损坏这扇门、进而破坏房间的整体结构,因此就一直没有修。”巴基一边说一边把门推开,“实在是太抱歉了。”


  “没关系,这点小事……”史蒂夫不以为意,反正是在自己的房间;他甚至觉得巴基实在是太客气了,连这点事儿都要跟他道歉。不过当史蒂夫抬起头准备仔细打量浴圌室的设置时,一个惊人的发现让他直接大脑当机。


  “当时建这栋房子的时候,我的曾曾曾……祖母正好怀了一对双胞胎,为了更好的照顾两个孩子,便把这两个相连的房间打通了,在相连的地方修了一间浴圌室,所以这间浴圌室是和隔壁共用的。”


  “而隔壁这间房是我在使用,”巴基牢牢地盯着史蒂夫的眼睛,解释道,“你介意跟我共用一间浴圌室么,史蒂夫?”


讲个笑话——我本来以为这篇会很短【手动再见】


评论(12)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