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AU】家庭教师 第六章

没有和谐看这里

  第六章


  帝国军校门口,一辆黑色的宾利十分隐蔽地停在林荫道上,副驾驶位的车门打开,穿着军装的金发青年人迈腿跳了下来。他整了整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深呼吸一口气,绕过车头来到另一边的车门前。


  车窗适时摇下,露出司机那张过于俊俏的脸。


  “你的黑眼圈似乎有点重,罗杰斯先生,”巴基一只手臂搁在车窗上,托着腮冲史蒂夫懒洋洋地笑,不知道是不是史蒂夫的错觉,他总觉得巴基的笑容中带着点儿得意的意思,“昨晚睡得还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


  史蒂夫无奈地看着这个长了一副天使面孔的小恶魔,觉得第一印象这个东西还是信不得。昨晚在巴基给他一个“巴恩斯家传统的晚安吻”之后,这小子还在史蒂夫飞快地洗漱过后慢悠悠地走进浴室,泡了好久的澡。


  史蒂夫躺在床上,听着近在咫尺处传来的水声和走动声,身体的某个特定部位几乎都要爆了。他不得不使用了自己钢铁般的意志力,才打掉了立刻跑进浴室把巴基按在水里大干一场的冲动。


  我现在是一名家庭教师,史蒂夫艰难地告诉自己,就算要做什么也得等教学目标全部完成之后再做。


  然而这并不能让史蒂夫的失眠状况变得更好——事实上,他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后半夜才勉强睡着,这也导致了今天早上起来时比平时晚了近半个小时,不得不搭顺风车前往军校,连头发都没时间整。


  考虑到自己今天早上没有课,我们的巴恩斯侯爵非常慷慨地提出,愿意亲自载家庭教师前往帝国军校。


  “顺便观赏一下帝国军校学生们的英姿。”巴恩斯侯爵这样说着,打在史蒂夫身上的目光却是让他感到喉咙发干。


  作为家庭教师的职业道德似乎不那么牢靠了,史蒂夫悲哀地想着,对自己的意志力感到绝望。不过幸好,或许是因为双手得把着方向盘,巴恩斯侯爵在车上倒是没有做出过于出格的举动,除了轻飘飘地提了一句“这款宾利是所有同类车型中内部空间最大的一款”之外,便只是和史蒂夫非常轻松地闲聊。谈谈时政,谈谈天气,谈谈美食,诸如此类。


  ——是的,自从昨天巴基终于将自己的心意表现得露骨到,连史蒂夫这种对感情无比迟钝的人都明白过来之后,史蒂夫猛然间对于前两天他和巴基之间对话的含义有了崭新的认识。为被调戏而不自知的自己哀悼两分钟之后,史蒂夫对巴恩斯侯爵段位的高不可测更是有了直观的感受。


  不过,巴基或许过于丰富的情感经历对于史蒂夫·罗杰斯来说并不是什么大的困扰,虽然他本人在这方面根本是白纸一张。但是对于帝国军校历史上唯一的五星学员,作风强硬到连自己的教官都不得不低头的史蒂夫来说,决定把属于自己的东西紧紧地攥在手中,并不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


  ——问题在于史蒂夫·罗杰斯在感情作风上的老派让他暂时还无法承受过快的节奏,而“家庭教师”这个身份也让他心中多少存了些迟疑,总觉得是自己在占巴基便宜。虽然巴恩斯侯爵完全不那么想。


  总而言之,史蒂夫正在努力的将他们的感情发展拉到一个正常的节奏:比如,调情。


  进入帝国军校的第一天,面对敌人的进攻,史蒂夫受到的第一条教训便是:反击!加倍地反击!


  所以面对着巴基噙着微笑的调侃,史蒂夫的反应是十分自然地抬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大拇指无意识地在他的下唇摩挲着。


  “睡得不好,巴恩斯侯爵,”史蒂夫垂了目光,认真又诚挚地看他,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一直躺在床上想你。”


  巴基眨眨眼,动了动喉咙,脸上有点儿发红。


  “想我什么?”他轻声问道,翕动的嘴唇在粗粝的指腹上摩擦着,让史蒂夫感到有些发痒。


  “我在想怎样开始训练你。”史蒂夫微笑着放开他,心满意足地看到那双美丽的绿眼睛里产生一丝懊恼,“已经有初步计划了,今天晚上我们可以一起试一下。”


  抬手看了看表,史蒂夫忍不住轻皱起眉头。


  “我想要是再不进去我就要迟到了,”他抱歉地看了眼巴基,“晚上见?”


  巴基点点头,本来正准备开车离开,不料突然听见几声十分压抑的尖叫和抽气声。循着声音望过去,发现几名军校学生正躲在一棵树后面指着史蒂夫傻笑。


  “天啊,那是史蒂夫·罗杰斯,’那个’史蒂夫·罗杰斯!”她们窃窃私语,炙热的目光不时在史蒂夫的身上扫过。


  “低年级的学生。”史蒂夫无奈一笑,对巴基解释道,显然是已经习惯了——作为帝国军校绝对的偶像级人物,且单身,他每天受到的注目绝对不比一头混迹在猫群中的狮子少。


  巴基看出来了,同时一股从没体验过的强烈妒意突然从他的心底升起。


  “我的家庭教师可真受欢迎……”他眯着眼嘟囔着,搁在车门上的手忽然举起来,拉住史蒂夫的领子将他的脖子扯到自己的嘴边。在牙齿上加了点儿力气,巴基啃噬着史蒂夫脖子上的皮肤,直到觉得这痕迹差不多能保持一天后才放过他。


  “晚上见。”满意地看着史蒂夫颈子边新鲜出炉的红痕,巴基眼睛笑得弯弯的,炫耀般地按响了鸣笛,踩动油门,巴恩斯侯爵开着车扬长而去。


  留下史蒂夫捂着脖子留在原地,脸红得跟什么似的。






  “山姆,重机枪部队的位置摆错了,敌人的先锋在4号阵地而不是3号。”


  “抱歉队长,是我的错;以及你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


  “克林特,你把军旗摆在敌方阵营了,你这是已经直接投敌了吗?”


  “抱歉队长,我的注意力从刚才起便有些涣散;如果你能告诉我你脖子上那块儿红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的话,我将感激不尽。”


  “胎记。”


  “哦是吗?那为什么昨天我们没有看见它?你昨天是去投胎了吗队长?”


  “你们看6号阵地……”


  “别逗他了巴顿,看看我们可怜的队长,他的脸红得都快要滴血了,”娜塔莎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走进战术室,得意地晃着右手的手机,“可靠消息,五星学员史蒂夫流连校门与一可疑男子交谈许久,二人举止亲密,而罗杰斯今天出现在学校的时间比往常慢了近半个小时,从车里出来时头发有明显的凌乱。高清大图。”


  “什么?”克林特和巴顿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叫起来,放下手里的全息沙盘,两人一左一右地凑到娜塔莎身边,看她的手机屏幕。


  “哟哟哟,看看这是谁,克林特,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这个人我好像见过?”


  “好巧,山姆,我也这么觉得——我仿佛记得这个年轻人名叫巴恩斯,住在巴恩斯公爵府。”


  “咦?可巴恩斯家不就一个独子吗?这个人是谁?——啊!队长不就在巴恩斯家当家庭教师吗,他肯定知道!”


  “别问了山姆,我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他就是巴恩斯家唯一的那个继承人,也就是队长的学生。”


  “哦,天哪队长,你居然跟自己的学生搞在了一起,还是在仅仅认识他的第三天!等一下,这张图……是我看错了吗?我们老派的队长居然把手放在了巴恩斯的下巴上,而他的手指……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山姆,你这个人就是这么容易激动,特蕾莎教官常说,不要只看到事物的表象就妄自推断真相,你要去寻找隐藏在表象下面的本质——万一是巴恩斯的嘴巴上不小心沾染了什么致命的毒药,而队长只是在拯救他的性命呢?我们看下一张。啧啧啧,巴恩斯在队长的脖子上啃了一口,唉,看来我的推断没错,巴恩斯被丧失病毒感染了,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只丧尸,连人肉都吃。”


  “卧槽,这里还有视频!”


  两人的兴奋程度再创新高,直到史蒂夫脸上实在挂不住轻轻咳嗽了两声,而这基本上就代表着他要说正事了。


  “娜塔莎,我记得你今天上午没有战术练习课,”史蒂夫的依旧是那副一本正经的表情,“发生了什么?”


  “并没有,我只是纯粹闲得慌来跟你们讲讲我今天早上才看到的新八卦,”娜塔莎随口嘲笑,在看到史蒂轻蹙眉头时才终于改口,“好吧,我的确有点儿事找你们——弗瑞让我通知你们今天下午到伍德高尔夫球场,诱饵已经到位,如果所料不错的话今天我们就会跟目标发生冲突。”


  史蒂夫等人俱是一愣。


  “这么快?”山姆对现在人们的效率表示震惊,“我还以为他起码会给点时间让我们做心理准备。”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我现在过来就是为了让你们有一顿饭的时间做心理准备。下午到了球场会有人给我们提供补给,而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诱饵,并在有可能的时候活捉’枪与盾’组织的成员——我们还得靠他们找出那些失踪了元老们,该死。”


  “说实话我对这个诱饵计划有些疑虑,”史蒂夫静静地想了会,开口道,“如果是真的要保护元老的安全,那么就应该将他们牢牢地藏好,而不是故意曝光。”


  “但显然军方的目标并不只是这一点,”娜塔莎叹了口气,拍拍史蒂夫的肩膀,“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欢弗瑞做事的风格,但是在时间并不算宽裕、线索实在太少的情况下,也只能这么做了。毕竟我们还得考虑到那些失踪的元老们和阿尔法计划。”


  史蒂夫抿了抿唇,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不过这个房间内对弗瑞安排有意见的人似乎并不止史蒂夫一个。


  “等一下?”沉默许久的巴顿猛地伸出尔康手,语气有些奇怪的扭曲,“他说到哪个球场来着?”


  娜塔莎眉毛扬起来。


  “伍德高尔夫球场——怎么,你有什么意见?”


  没想到巴顿真的跳了起来。


  “我有!我有很大的意见!”一张实修任务分配表神奇地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被他疯狂地摇晃着,“看看!看看这是什么!伍德高尔夫球场球场管理员!”


  紧接着巴顿的心中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怀疑地盯着娜塔莎,质问道:“伍德高尔夫球场是一家会员制私人球场,安保极为严格,除了工作人员和会员之外没有人能够进去——弗瑞有提用什么方法进去么?”


  娜塔莎愣了一下,仔细回想——


  “还真没有,”她嘴角有些抽搐,“他只说我们到了以后自然有人接应,而武器等就放在更衣室——噢,操!”


  娜塔莎突然明白过来,转头望向巴顿。


  “你就是那个接应的工作人员!”


  在众人的心中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时,一副全息影像忽然在房间中央显现出来。


  “全体师生注意,全体师生注意,”一个不耐烦的女声响起,“没错,克罗斯,我说的是全体师生,包括贵族部,别叽叽歪歪了克罗斯,这是军部裁判所和你们贵族事务管理所亲自下的命令,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怎么知道为什么……”


  “总之,全体师生现在放下手中的事务,不管那有多么紧急,立刻前往黑豹体育馆,参加由著名慈善家、教育家、人生励志典范,我校著名校友、曾经的任教教师,奎因·阿布拉索先生举办的讲座——‘我绝不屈服’,迟到或不到者视为旷课三次,将施以校级重大警告处分。”


  “全体师生注意,全体师生注意……”


  女声在房间中重复着,在走廊中重复着,在全校的每一个角落中重复着,全校的学生,不论是平民还是贵族,不论在哪里,不论是在吃饭还是在学习,在训练还是在寝室睡觉,都无一例外地被这个声音叫起来,并且在抱怨和诅咒声中收拾东西向黑豹体育馆跑去,几万人同时狂奔,那场面声势堪称壮观。


  然而,不知为何,帝国军校历史上第一位五星学员,作战永远不会落在人后的史蒂夫·罗杰斯,在几乎所有人都为了自己的考勤记录狂奔的时候——


  他倚在战术室的墙壁上,宽大的手掌捂着脸,自顾自地狂笑出声。


  


评论(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