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AU】家庭教师 第七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不想看和谐字就看图吧

图1

图2

  

  第七章


  从黑豹体育馆出来的时候,山姆这个天天号称自己是“硬汉”的人都忍不住红了眼圈。


  “实在是太令人敬佩了,”山姆胡乱抹了抹眼皮,生了血丝的眼球上起了层薄薄的水光,“奎因先生,他得了这么可怕的病,居然还能顽强的活到现在。我是说,他得有一颗多么坚强的心……”


  “是啊,”克林特接过话头,没有山姆伤心得那么夸张,但也恰到好处地皱了皱鼻子,“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象过,这个世界上竟然存在着这种可怕的病症,天哪,要是我得了这种病,肯定在知道病情的第二天就伤心得把自己吊死了。”


  娜塔莎嫌弃地瞟了他一眼,眉毛一扬:“我很怀疑你能够把自己套进绳子里,巴顿,你的脖子太粗了。”


  在克林特能够进行他独特的瞪眼反击前,她望着蓝蓝的天空,慨然叹了口气:“不过我也很敬佩奎因先生,他的确是个硬汉,非常’硬’的硬汉——毕竟不是谁都能在得了那种病的情况下还能将生活坚持下去——‘只要一碰到别人,不论是在什么情况下,下圌身都会立刻硬圌起来’,你们之前听说过这种病吗?反正我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简直想一想都让人害怕!”


  山姆赞同地点点头,又惊叹着摇摇头。


  “妈妈牵他的手他会硬。”


  “牙医检圌查口腔他会硬。”


  “放学了买个冰淇淋不小心摸圌到了小贩的手都会硬——你们能想象吗?吃冰淇淋的时候翘着老圌二?”山姆难以置信地摊开手,满意地看到伙伴们都因为这个可怕的画面皱起了脸。


  “他一个人,穿梭在拥挤的人流中,人们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时间在这种永不间断地运圌动中无情地流逝;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化,然而他始终孤独地行走在自己的世界里,寂寞地翘着老圌二。”


  克林特忍不住抽噎了一声。


  “噢,这实在是……”他鼻头通红,声音里带着哭腔,“他就这样把自己包在大大的塑料球里,隔绝别人的接圌触;他冷漠地看着这个给予他无限痛苦的世界,他消沉、他绝望,他甚至一度想要自圌杀——”


  “然而他终究还是想通了!”山姆打断了克林特,言语中圌饱含圌着生命的大喜悦,“他意识到,即便隔绝在塑料球里,他的老圌二也还是会翘——那是一只不屈的老圌二,一只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努力翘圌起来的老圌二!”


  “奎因·阿布拉索在意识到这件事的一瞬间站起来了!和他的老圌二一起站起来了!他从塑料球中走了出去,他向外面的世界重新走了出去!他做公益,建立了’勇敢地让自己的老圌二翘圌起来吧’基圌金;他做演讲,激励了千千万万不敢把老圌二翘圌起来的人;他回到母校帝圌国军校任教,一边上课一边翘着老圌二,用实践来证明自己的理念!”


  “这个’硬’汉,他解圌放了老圌二、解圌放了心灵、即便他要用一生去给自己撸圌管!我简直不知道应该用怎样地语言来形容他——是英雄?还是先知?甚至新时代的基圌督?”山姆激圌情澎湃地叫喊着,眼中闪动着晶莹的泪花。


  “我想谁都不能定义他的伟大,只有他自己能定义——奎因·阿布拉索,他自己就是一只巨大的、翘圌起老圌二,他雄伟地翘在美利坚帝圌国的大地之上,就像埃菲尔铁塔!”


  史蒂夫一言不发,从裤兜里抽圌出一张纸巾递给他。


  “擦擦眼泪。”


  “哦,谢谢队长,你可真贴心。”山姆低头道谢。




  不过,纵使奎因·阿布拉索先生的事迹感动了帝圌国军校千千万万的学圌员,他也依旧无法解决史蒂夫一行人现实的问题。


  “我们到底要怎么进去?”站在伍德高尔夫俱圌乐圌部百米开外的街头,望着金灿灿的大门前,已经把整条街都要站满的全副武圌装的二十个保卫,四位顶尖的军校生有些发愁。


  娜塔莎戳戳克林特。


  “你实圌修的身份不是球场管理员么?想想办法带我们进去。”


  克林特愁得眼睛都要被一张圆脸挤成两条缝了。


  “我倒是想来着,可是上次去报到的时候,我的上司特别强调了一张工作证只能把我自己带进去。’任何企图带领无关人圌士私闯俱圌乐圌部的行为,’那个只有一撇小圌胡子的老头用他的死鱼眼紧紧地盯着我,’都会被视为对俱圌乐圌部的宣战’。”克林特抓抓头发,成功地拽下来了两根,“我不明白为什么是宣战?它以为它是一个独圌立王国吗?还有,古德尔先生为什么只有一撇小圌胡子?他就不能再蓄一撇?!”


  山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胡子的问题确实很严重,任谁都知道,胡子起码是该有两撇的,”他严肃地摸圌着下巴,严肃地思考着,然后在红发女士的高跟鞋到来之前张圌开两只手臂飞也似地逃开了,“好吧,工作证只能带巴顿一个人进去,而我们一共有四人,去掉他一个也就是三个;也就是说,我们还有三个人的问题要解决。”


  “漂亮的算术,山姆。”


  “谢谢,娜特。”


  就在不靠谱的队友们正陷于“我上司的小圌胡子为什么只有一撇”“我唯一的女性朋友为什么这么暴圌力”和“山姆·威尔森为什么这么傻圌逼”类似的困扰的时候,从刚才看到那二十个人手一架沙漠之鹰的保卫就不发一言的史蒂夫侧过头,视线在街旁卖冰淇淋的小贩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眼睛顿时亮了。


  “我有办法了。”他微微一笑。


  那一刻,史蒂夫·罗杰斯的形象在朋友们的心中仿佛镀上了一层圣光。


  三分钟以后,在一种诡谲的气氛中,巴顿来到保卫的面前,亮出了自己的工作证。


  “克林特·巴顿,球场管理员。”他冷酷地说,试图让自己表现得更加从容;然而一个真正从容的人额头上是不应该有汗水的。


  络腮胡大汉草草地在证圌件上扫了一眼。


  “进去吧,记得把汗水擦干净,地毯是羊毛的,沾了汗会卷起来。”络腮胡大汉面无表情地让开了一条道路,打量了下克林特的圆脸,犹豫了一下,又往旁退开半步。


  克林特的自尊心被这多退的半步狠狠伤害了。


  为了任务,他在心里念叨着,你必须忍耐!这样安慰了自己两秒,他平复了一下呼吸,向前踏了半步;跟在他身后的三位同伴也紧跟着向前踏了半步。


  但是他们三个却被拦下了。


  “你们是什么人?”络腮胡大汉死死地盯着史蒂夫,确切地说,是死死地盯着史蒂夫胸前鼓圌起的肌肉,同时握紧了手中的沙漠之鹰,好像随时准备突突突,“是会员吗?可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们?”


  最好别是新来的上司。他在心中默念着。要不然立刻开圌枪突突了你,突突突突突。


  还好,史蒂夫的回答及时地打消了他的疑虑。


  “不,”圣·罗杰斯露圌出了他那足以让最狡猾的狐狸都对他坚信不疑的、闪闪发光的微笑,“我们是外卖员,来为会员先生们送冰淇淋。”言罢还把手中的甜筒冰淇淋拿着在络腮胡大汉的眼前晃了晃。


  ——果然如同那个小贩说的那样,一滴都没有洒下来。


  史蒂夫很满意。


  络腮胡大汉也很满意。


  “原来是外卖员,”他把挡在门前的左脚收了收,松了口气,“进去吧,记得快去快回。”


  “谢谢。”史蒂夫冲他点了点头,抬腿向前走了一步;然而就在他正要走第二步时,一声大喝让他停下了脚步。


  “等等!”络腮胡大汉瞪视着紧跟在史蒂夫身后的娜塔莎和山姆,眼中充满了警惕,“他们又是谁?”


  史蒂夫“惊讶”地转过身,在“意识到”络腮胡大汉问的是谁后,慢慢地笑笑,就像是在宽容这位保卫的愚蠢。


  “他们也是外卖员,来为里面的会员送冰淇淋的。”


  像是为了配合史蒂夫的话,娜塔莎和山姆非常适时地举起手中的甜筒,在络腮胡大汉的脸前晃了晃。


  然而这次络腮胡大汉可没有这么好糊弄了。只见他“啪”地一声把背后的L86抽圌了出来,黑圌洞圌洞的枪口直直对准了娜塔莎的胸,右眼凑到瞄准镜前,兢兢业业地盯着这位不明人圌士。


  “你以为我很好糊弄吗?”他大吼着,眼睛依然不舍得从瞄准镜前离开,“三个甜筒明明只需要一个人就能送,你们却来了三个人——说,这多出来的两个人是干什么的!”


  “又来一个会算数的。”


  “你说什么?”


  “没什么,”娜塔莎翻了个白眼,“我只是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把枪口从我的乳圌沟上移开。”


  络腮胡大汉大怒:“我是在努力工……”


  “这是工作需要,”史蒂夫拍了拍络腮胡大汉的肩膀,严肃地说,“你知道的吧,每个外卖员只能接一个单;重复接单是不被允许的,这关系到我们的职业操守。”


  络腮胡大汉张大了嘴:“这……”


  “没错,就是这样,”山姆直视着他,“我们做了个APP,叫’热了么’,想吃冰淇淋就可以在上面下单,我们会派专员配送,动辄几个亿……”


  “这……”


  “吃剩的甜筒蛋卷能绕地球一圈,”娜塔莎补充道,“你要是再挡路的话,我们手上的冰淇淋就要化了。到时候布莱克、怀特、格雷先生要是怪圌罪起来,你可担待不起。”


  “……样啊,”络腮胡大汉张成O型的嘴逐渐恢复原状,他两根粗圌黑的眉毛激动地扭圌动了两下,显示着他不甚平静的内心,终于,它们缓缓停止扭圌动,重新变成了两条加粗的线段,“好吧,既然你们的工作要求是这样;进去吧,把甜筒交给布莱克先生、怀特先生、和格雷先生。”


  娜塔莎和山姆惊喜地互相看了看对方。


  “多谢你的理解,”史蒂夫感激地冲大汉笑笑,“毕竟都是为了工作。”


  络腮胡大汉点点头,若有所感。


  “为了工作,”他叹息着,紧接着在下一秒再次将L86对准了娜塔莎的乳圌沟。


  “你说圌谎!”他狂吼道,“格雷先生从来不吃甜筒,他只生吞冰块!”


  看着山姆欲言又止的样子,大声补充道:“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是知道!”


  络腮胡大汉端着枪瞪着史蒂夫三人,史蒂夫三人紧紧地盯着络腮胡大汉,另外十九个保卫盯着史蒂夫三人手中拿着的冰淇淋流口水,巴顿打开手圌机开始刷ins自圌拍。


  场面十分紧张。


  这时,一个声音拯救了在场的所有人。


  “巴顿……罗杰斯先生?!”在克林特准备大骂“谁他圌妈是巴顿·罗杰斯”之前,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这位男士身着灰色的休闲T恤,银色头发在阳光下闪耀着神秘的光,“你们怎么在这儿?”


  史蒂夫闻声回头,恍然。


  “皮德罗!”


  不错,这位额头上渗出细汗、银色头发闪闪发光的男士正是皮德罗·姜戈·马克西莫夫,史蒂夫的一个朋友(勉强称得上),也是巴顿前天晚上在酒吧里遇见的那个高等贵圌族。


  此时,这位英俊的贵圌族青年看着史蒂夫等人,惊喜莫名。


  史蒂夫有些抱歉地笑笑。


  “我们来……”看了看手中的甜筒,他沉默半晌,嘴角抽圌搐了一下,“……送外卖。”


  “送外卖?”皮德罗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在史蒂夫等人的抓着甜筒的手上转了一圈儿之后,他才猛然意识到这个“外卖”指的是什么。


  皮德罗是一名忠诚的朋友,他自认为。所以他立刻就做了一位忠诚的朋友应该做的事情。


  “没错,是点了外卖……”他点点头,含糊地说着,扭过头皱着眉瞪了络腮胡大汉两眼,“康纳,你为什么不让他们进来?你难道不知道冰淇淋晒久了会化么?——看看外面太阳有多大!”


  皮德罗指着头顶被乌云遮挡得一片阴沉的天空,义正词严。


  仿佛是被他言语中所显露圌出的正当性所慑,以皮德罗手指正对的方向为中心,天空中的乌云迅速散开,将太阳露了出来,阳光洒在皮德罗亮闪闪的头发和牙齿上。


  络腮胡康纳被这神迹般的景象震住了。他崇拜地仰视着皮德罗,不自觉地向后面退了两步。


  “好吧,先生,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小声嘀咕着,两颊泛出可疑的红晕,“但是格雷先生……他确实只吃冰块儿;我亲眼看到……”


  “嘘!”皮德罗抬起食指放到嘴唇中间,眯眼觑着康纳,“新玩法,懂吗?”


  康纳恍然大悟,顿时对史蒂夫等人肃然起敬。


  于是史蒂夫等人便在皮德罗的保驾护航下,顺利地进入了伍德高尔夫俱圌乐圌部。


  “你们要来这儿应该告诉我的,罗杰斯先生,”皮德罗以一种看偶像的目光看着史蒂夫,显然是有些激动,“虽说我知道那些门外的保卫对于您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但伍德高尔夫俱圌乐圌部还是太危险了。万一您出了什么事,我们帝圌国军校史蒂夫·罗杰斯粉丝后援会该怎么……尤其是会长他一定会自圌杀的……抱歉,说漏嘴了……我是说帝圌国军校该如何承受——你可是我们军校历圌史上唯一一个五星学圌员,唯一!”


  放心,军校绝对能承受,史蒂夫漠然不语,就是他们把我派过来的。


  这时克林特终于刷完了ins的更新,把脑袋凑了过来,眉头纠结。


  “为什么你把伍德高尔夫俱圌乐圌部描述得跟什么武圌装军火组圌织一样?虽然一个高尔夫球场的门外站着这么多拿着沙漠之鹰和自动机圌枪的保卫本来就很不正常……但是再怎么样这也只是个高尔夫球场啊!”巴顿越想越觉得奇怪,眉头纠结得更深,“我没说错吧,它确实是个高尔夫球场吧?”


  然后他很惊恐地发现皮德罗惊恐地转过头来。


  “你们难道不知道?”皮德罗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他的眼神一一扫过四张茫然的脸,失望地发现他们居然真的不知道。


  深呼吸一口气,皮德罗沉痛地解释道:“伍德高尔夫俱圌乐圌部当然不是高尔夫球场。”


  “它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俱圌乐圌部的创始人叫伍德·高尔夫。”


  “这里其实是军方的一个秘密武圌器试验基圌地。”皮德罗带着众人来到一扇门前,门感应到有人到来,自动打开,露圌出了门后开阔的景象——一个足有十个足球场大小的广圌场,整个地面都以不知名合金覆盖。


  同时,就在他们走进广圌场的当口,一个巨大的轰鸣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史蒂夫抬起头,看见一架小型飞机正遥遥地向广圌场俯冲而来,并在距离地面还有三十米的半空奇迹般地改变了机头的方向,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稳稳地落到地上。


  最新款的stucky —301?军方一个月前才隆重推出的“试验品”?军校生们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震圌惊。


  不是说这个型号起码要三个月以后才对外供应吗?怎么现在已经用上了?难道真的如同皮德罗所说,这里就是军方的一个秘密武圌器试验基圌地?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更让人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


  飞机停稳了之后,机舱缓缓打开,大概有三四十个穿着白衬衫、黑色马甲背心的青年男女沉默而有序地从梯子上走了下来,除了衣服的款式相同外,他们的左耳上都戴着一颗耳钉,颜色形状各异,但每个耳钉主体的外围都镶了一层细细的边,或金或银或铜。


  只有一个男子不同——他的耳钉是一颗黑珍珠,嵌在男子圆圌润的耳圌垂上,十分诱人。他原本走在队伍的前列,与身边的金发姑娘说说笑笑,抬头往广圌场入口这边看了一眼,突然停住了。而到目前为止也都还十分冷静的史蒂夫,在看见男子的那一刻,瞳孔突然放大。


  “……史蒂夫?”巴基犹疑地开口,往入口这边走了两步;而与此同时,原本站在史蒂夫身边的皮德罗疯了似的向巴基扑了过去。


  “姐姐!”皮德罗·姜戈·马克西莫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住了旺达·姜戈·马克西莫夫,也就是巴基身边的金发女子,嚎啕大哭,“你这两天到哪里去了!”



  当旺达好不容易揪着皮德罗的头发把他从自己身上扒下来,史蒂夫也在娜塔莎等单身狗“让我去死吧”的目光中,非常友好地半揽住巴基被完美贴合的马甲衬出来的腰线时,众人已经在初始的震圌惊中平静下来了。


  “你今天下午不是要上课么?”史蒂夫侧过头注视着巴恩斯侯爵,语气中有些被欺圌骗的控圌诉。


  ——但事实上他只是想找出点话来说,随便什么都好,以防止自己在下一刻清圌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含圌着巴基可爱的耳圌垂。史蒂夫以往对珠宝从来无感,但他今天突然决定了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珠宝——黑珍珠,毫无疑问。


  巴基笑了笑,自觉地把手送进史蒂夫的掌心,解释道:“理论而言,我们现在正在上课——体育课,顺便进行三年一度的戈拉大圌会。”


  在好几十号人的目瞪口呆的注目下,史蒂夫细细地摩挲着掌中修圌长的手指,心底本来也没多少的怒气顿时熄灭了,难以描述的柔情代而升起,不禁有些心猿意马:“戈拉大圌会?就是你们贵圌族每三年举行一次的格斗大圌会?是不是还涉及到名誉排名什么之类的。”


  耳圌垂,史蒂夫的内心在呐喊,耳圌垂!


  “差不多是这样,”巴基眨眨眼,“三十年圌前戈拉大圌会还是个人战,现在则演化成了团体战。今天轮到帝圌国军校和凯撒大学,于是两个学校的贵圌族就来到伍德高尔夫俱圌乐圌部了。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你。”


  手指戳了戳史蒂夫的胸肌,他咬着嘴唇止不住地笑。


  “看来我的格斗老圌师的确很负责,一涉及到格斗,就连我没告诉他他都能找到我。”


  “没错,现在你知道请到我是多么划算了,”史蒂夫也是没想到这么巧,蔚蓝色的眼睛里闪着愉快的光,“巴恩斯侯爵准备怎么感谢我?”


  说完还稍微低了低头,温柔得要溺死人的目光直视着巴基,像是在逼问他“你到底要怎么谢我?不让我满意可不成。”


  对于军校生耍无赖的行为,巴恩斯侯爵表示束手无策。


  “你刚才说的什么?”巴基侧过头把左耳露圌出来,表情相当无辜,“我没有听清楚,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我说……”史蒂夫本想老老实实地重复一遍,但近在眼前的圆圌润柔圌嫩的耳圌垂却是让他心里痒痒的。福至心灵一般,史蒂夫把目光移到巴基的脸上,正好发现巴基也含笑看着他。


  “我以为你对我的黑珍珠比较感兴趣。”巴恩斯侯爵垂睫轻笑,搭在史蒂夫掌心的手指轻轻挠了一下。


  这还能忍?


  于是我们的史蒂夫·罗杰斯学圌员从善如流,趁别人都没注意(“你当我们瞎?”),轻轻圌吻上了巴恩斯侯爵戴着贵圌族标识的耳圌垂,一触即离。


  戴维斯在他们发展到下一步前站出来阻止了他们。


  “你他圌妈圌的在干什么?”戴维斯难以置信地指着巴基,觉得自己的眼睛简直要瞎了,“我们到这里来是进行戈拉大圌会的,不是专程来看你谈恋爱!”


  克林特等人捂着眼睛沉痛地点点头,觉得这位长得有些邪性的青年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队长还记得今天的任务是什么吗?山姆悲痛地想着,觉得答圌案不容乐观——是的,连他自己都记不起今天的任务是什么了,山姆的脑海中依然还回荡着奎因·阿布拉索先生铿锵有力的声音。


  “而且你居然真的跟他搞在了一起!”戴维斯的手指犹犹豫豫地指了指史蒂夫,又飞快地指回巴基,同时保证自己的目光不触及到史蒂夫身上圌任何部分,“你不想要爵位了吗,巴恩斯!到时候你圌妈知道你跟一个男人搞在了一起,还是一个高大威猛英俊无双闪闪发亮前途无限怎么看都一定会当上将军的平民,起码这三年内你都别想袭爵了!”


  巴基平静地看着戴维斯,没有说话。


  ——因为他暂时没有想清楚应该骂他还是代替史蒂夫谢谢他。


  然而史蒂夫的朋友们当然不会容忍戴维斯这样放肆下去。


  巴顿冷酷地瞪了戴维斯一眼,活动手上的关节咯咯作响。


  他上前一步。


  “谁给你的胆子说这种话?”靴子狠狠踏在地上,巴顿火冒三丈。


  “没错!”皮德罗擦了擦脸上纵横的眼泪,也加入到了讨圌伐戴维斯大军。


  “什么叫一定会当上将军?”皮德罗优雅地嚷嚷着,为自己的偶像摇旗呐喊,“是必然会当上将军!”


  “什么叫’跟他搞上了?’你凭什么说他们已经搞上了——你凭什么用’了’?”巴顿恶狠狠地嚷嚷着。


  嚷嚷的两人互相对望。


  “……”


  “……”


  娜塔莎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腿上之用圌力,高跟鞋都差点陷进地圌下。


  她斥责戴维斯:“你哪只眼睛看见他们俩搞上了?你知道怎么叫搞上了吗?那是搞了,而且上了,才能叫搞上了——就凭见个面腻歪一下你就觉得他们搞上了?幼稚!”


  听了朋友们的言圌论,史蒂夫忽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烫。看看巴基,他依然一副纯洁无辜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没听懂。


  史蒂夫自愧不如。


  “哎,都冷静点冷静点……”山姆走到几人中间和稀泥,“这个我们也不能咬文嚼字嘛,搞上也不见得就有一个特别明确的标准,只要感情是真的,那也勉强能算搞上嘛……”


  巴顿对他怒目而视:“你当然要这么说了!你赌的可是一个星期!”


  “……赌?”史蒂夫的表情有些僵硬,他眯起眼睛,威严的目光扫视着自己的损友们,“有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巴顿咳嗽了一声,飞快地扭过了头。


  “这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嗯哼,特别复杂,必须从宇宙大爆圌炸说起……”


  史蒂夫皱了皱眉头,正想让他不要胡扯,不料另一个人的出现适时地帮了巴顿的忙。


  “等等,信号发射器响了!那就是我们的诱饵!我们的被保护人!”娜塔莎在史蒂夫的耳边悄声道,指了一个方向。史蒂夫循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见两个人迈着优雅地步伐款款而来。走在前面的那个嘴上有着两撇小圌胡子,从头发到眉毛到斜斜扯起的嘴角都写着“我很玩世不恭”“我是独一无二”“你们这些傻圌逼最好就这样渴慕地看着我,因为这就是你们所能做到的最伟大的事”;而在他的身后,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英俊的金发男人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确保自家少爷的每一根头发都乱得与众不同。


  “托尼·斯塔克?”山姆死死地盯着小圌胡子青年,眼球差点要落到地上,“他就是诱饵?我们要保护的那个?托尼·无敌风圌骚自恋狂·斯塔克?”


  史蒂夫等人默然无语,显然这个冲击对他们来说也有点太大了。


  然而与此同时帝圌国军校的贵圌族群中已经响起了欢呼声。


  “斯塔克!”


  “托尼宝贝儿!”


  “我的堂堂堂堂堂兄!”


  “贾维斯!”


  而托尼,对于这些理所当然的赞美当然是照单全收。


  “好了好了,我的……朋友们,”史蒂夫发誓,托尼在说“朋友”这个词时脸上表现出了些许不适,“安静一下,让裁判好好看看你们帅气又漂亮的脸。艾比,你的鼻子比上次挺了不少,看来安娜推荐给你的那家整容院效果不错;迪伦,你又开始蓄长发了,我猜艺术再次光临了你的生活。顺便一提,卡伦,别想染指贾维斯,想都不要想。”


  托尼张圌开双手。


  “而我,依旧是那个帅到每天早上起来都会笑醒的托尼·斯塔克,也就是你们今天比赛的裁判!”


  欢呼声再次响起,直到托尼满意地享受完掌声、屈尊开口。


  “帝圌国军校对凯撒大学,啊哈,我似乎已经看到结局了——”


  他好整以暇地低下头,发现这样只能看到巴基的裤子后又艰难地抬起头;他轻轻晃着脑袋,右手拇指和食指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


  “巴恩斯!”托尼冷笑了道,“我父母的账,你得替你父亲一点一点还!”


  


评论(1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