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AU】 电脑维修 短篇(上)

  美术生盾x电脑维修店老板冬


  01


  “操,怎么又挂了?”山姆·威尔森懊恼地捶打着桌面,而在屏幕黑掉之前他的耳机里传来的是队友克林特一声愤怒的大吼。


  ——那可不是一句听上去很友善的话。


  史蒂夫在收拾画板的同时抽空扫了自己的室友一眼。


  “或许那是对你用一个内存只有4G的mac打复仇者联盟的强烈不满,山姆,”他凉凉地说,“尤其那个电脑的背后还刻着’赠史蒂夫’。”


  山姆有些尴尬地把双手举了起来。


  “哦……我很抱歉史蒂夫,我一时有点儿激动……我会负责把它修好的,我保证!”


  然而他的室友似乎对山姆的满嘴跑火车有着充分的了解。


  “算了吧,山姆·威尔森,”史蒂夫强忍着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叹了口气,“我还是拿去网点修吧,等你修好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话说你不是约好了今晚跟克林特去网吧打游戏么?难道你要放他鸽子?”


  “啊……呃……”些许愧疚从山姆大得跟黑洞一样的心底冒出头来,又被吸了回去。


  我就知道。


  史蒂夫无奈摇摇头:“就是网点太慢了,动不动就要三五天。我后天还要交神盾局的标志设计初稿,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来不及。


  山姆暗暗嘀咕着,真的有点儿内疚了。然而——


  “嘿,史蒂夫!”山姆眼睛一亮,“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02


  “山姆说的就是这家店?”史蒂夫抬起头,看着血淋淋的牌匾上刻着的“大锤电脑维修”几个字,总觉得心里凉飕飕的。


  不过山姆说他跟这里的老板很熟,总不会在进去的第一步就把我捶晕吧?史蒂夫说了个冷笑话,但遗憾地发现这并不好笑。


  “管他的,先进去再说。”史蒂夫深吸一口气,右手夹着电脑,硬着头皮推开了被帘子遮住的玻璃门。


  ——他看见昏暗的房间中摆着一张非常不合时宜的黄梨木大桌子,而一个穿着深绿色衬衫的男人正倚倒在椅子上,双圌腿交叠翘上桌子边沿,脸上盖着本《GQ》。听见门口有声音,他像猫抓似的把脸上的杂志扒拉下来,抬起头皱眉看了史蒂夫一眼,片刻后又躺了回去,挽起袖子的手臂挡住眼睛。


  “太阳光和你的头发就要把我的眼睛闪瞎了,”男人嘟囔着,声音中透着股午睡被人叫醒的慵懒,“把电脑放桌上,你就可以出去了。记得把帘子放下来,谢谢。”


  史蒂夫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


  “噢,好的……”他迟疑地应了声,将面前桌子上的外卖盒子一个个收进垃圌圾袋里,终于挪出足够的空间可以放下自己可怜的电脑。之后他拎着垃圌圾袋站了足足半分钟,才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一名要求维修服务的顾客,而不是送快递的小哥啊什么的。


  于是他开口:“是山姆·威尔森让我来的。”


  ——山姆在出门打游戏之前告诉他,这家店的老板是他的队友,报他的名字可以有优惠。


  房间里经历了一分钟那么长的沉寂。


  躺在椅子上的男人开口了。


  “你知道这是家电脑维修店吧,”脸上盖着的《GQ》随着他嘴唇的动作不断颤动着,封面上的安东尼·麦凯的脸上浮现出难看的笑容,“不是黑帮的堂口什么的;你拿的也是一个笔记本而不是一箱在底下藏了枪的钞票——”


  史蒂夫的脸慢慢地红了。


  “抱歉——”他徒劳地想解释些什么,“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那个男人没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开个玩笑,你不用这么紧张,”男人打了个哈欠,交叠的两腿交换了一下位置,“电脑放着就行了,明天来拿。”他偏过头,用动作表达了“好走不送”。


  因此史蒂夫只好点点头,转身向门外走去,临走不忘担心地望了自己的电脑一眼。


  “我不需要留个名字什么的吗?”走到门口时,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然后他惊讶地发现这个仿佛要把《GQ》顶到鼻子上天荒地老的男人竟然再次扯下了杂志,将安东尼·麦凯的脸揉成了皱巴巴的一团。


  穿着绿衬衫的男人抓着自己乱糟糟的棕色头发,草率地瞟了史蒂夫一眼。


  “我认识你了,不得不说,你的身材给我留下了相当深的印象,甜心。”言罢,他便再次躺了回去;而这一次,脸上换了一本《不要跟陌生人说话》。


  他非常明确地表达了自己不准备再多说一个字的态度。


  史蒂夫轻轻关上门,拉好门帘,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句话。


  他的眼睛是灰绿色的。


  03


  一个小时前。


  “索尔,你火急火燎地把我叫过来看店就是为了去’抓弟弟’?你能别把一厢情愿地去寻找在外面花天酒地快意人生的弟弟说得像’打地鼠’一样吗?说真的,你为了能够看着洛基特意在大学门口开一家电脑维修店的主意真是糟透了——你真的以为别人看不出你压根儿就没修他们的电脑,而是根本直接换了台新的么?我说——”


  “滴……滴……”


  “操,我特么怎么认识这种朋友!”


  04


  三个小时后。


  红发女士踏着足以把人戳死的高跟鞋走了进来。


  “花花公子,你的写真来了,”她晃了晃手里的优盘,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直接砸在巴基的脸上——时尚杂志编辑的通病,看到好看的脸就下不去手——“我们的交叉骨强烈要求你当他的御用模特,并且向我承诺会让你在三个月内拼到一线。”


  绿衬衫的男人,也就是巴基,攥着水壶往杯子里不紧不慢地倒水,专注地盯着茶叶争先恐后地从杯子底下浮上来,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我只是临时答应帮你个忙而已,娜塔,”他转身把茶杯递给娜塔莎,红发女士这才注意到他的西裤底下踩了双拖鞋(“灾难般的搭配”),决定回到店面后面的休息室里换件睡衣,“我才不要当哪个莫名其妙家伙的’御用模特’,现在我是一名正儿八经的电脑维修店的老板,专职电脑维修。”


  娜塔莎耸耸肩。


  “随便你,反正我只是来给你送样片的。而且谁知道拉姆洛是不是只想要到你的联系方式跟你约一炮——”


  “告诉他,我是一个相当传统的男人,有处圌男情节,对于时尚杂志摄影师这类物种不抱任何希望;至于样片你给我拷在电脑上就行了,其实我不是特别感兴趣,毕竟我的裸圌体自己看得太多了。”


  娜塔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传统?詹姆斯,需要我提醒你光初中你就交了二十个男女朋友么?至今没有人能够打破你的记录!而且处圌男情节?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巴基一边解着衬衫扣子,一边也忍不住微笑。


  “你得接受,娜塔,男人就是这么奇怪。”


  他后脑勺的一小撮头发被衬衫领子挂到,翘了一下。


  05


  拿回自己电脑的过程分外顺利。


  史蒂夫敲门进店的时候,穿着一身运动服的老板背对着他,正在把自己快要及肩的头发扎起来。


  “你的电脑修好了,在桌上。”老板头也不回。


  史蒂夫默默地把电脑抱起来,开机,正常。他还没来得及道谢,就听见老板甩出来一句:“10块,放桌上就好。”


  莫非你的口头禅是“放桌上就好?”史蒂夫腹诽一句,默默地把钱放在桌上——不过确实比他想的便宜就是了,不知道是不是山姆的名字起了作用。


  “好走不送。”老板照着镜子,左右走了两步,似乎对自己的穿搭有些不满意。


  他至始至终都没有转过头来看史蒂夫一眼,这也就意味着史蒂夫终究还是没有机会再仔仔细细地打量这位独立特行的老板的相貌。


  ——话说他为什么要打量他的相貌?


  史蒂夫奇怪地嘲笑着自己,推开玻璃门走了出去,脑海中最后留下的印象是这位电脑维修店老板的臀圌部线条非常完美——人体绘画美术生的通病,他想。


  但他没有想到,他出门时小小的遗憾会在回学校后得到补偿,以另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


  ——“这是什么?!”


  史蒂夫看着屏幕中慵懒地侧躺在椅子上的男人,目瞪口呆。虽然这个男人上身严严实实地裹着西装,但这依旧无法忽视他的下半圌身根本就是光着的事实。两条分开的大长腿在照片黑白的色调下显得更加苍白,男人戴着黑色皮质手套的双手松松地放在两腿之间,勉强将重点部位遮住。他的嘴角带着那种“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的笑容,半睁着仿佛还氤氲着水色的眼睛直直地透过屏幕看着史蒂夫,仿佛把他的灵魂都灼穿了。


  如果这只是一张单纯的时尚大片,史蒂夫会觉得他们拍得挺好。


  但问题是——这个模特不就是今天在电脑店看见的老板吗?


  


评论(21)

热度(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