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AU】电脑维修 (下)

美术生盾x电脑维修店老板冬

  06


  一只蚊子落到史蒂夫皱起的眉头上,一分钟后,无聊地飞走了。


  这是我踩过的最像人类皮肤的地面,蚊子·不大颠颠·二百五十八世深刻地想,抬起小细腿圌儿抹了抹眼睛。


  山姆·威尔森忍无可忍。


  “史蒂夫,你再盯着手上那杯牛奶看,它也不会变出一个小史蒂夫出来的,”山姆双手抱在胸前,紧紧地盯着史蒂夫,“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把我们的完美先生困扰成这样?”


  史蒂夫缓缓抬起头,欲言又止。


  “学习上的?”


  摇摇头。


  “兼职上的?”


  摇摇头。


  “……感情?”


  史蒂夫愣了一下,艰难地摇摇头,又点点头,再摇摇头。


  “好吧,感情,”山姆呼了一口气,“佩姬?莎伦?还是我不认识的某个史蒂夫·罗杰斯后援会的任何一员?”


  “……后援会?那是什么?”


  “不好意思,说漏嘴了——到底是什么事?说出来吧,史蒂夫,让作为朋友的我为你排忧解难,毕竟我也是有过这方面经验的人。”


  “你是指那个甩了你跟她哥哥一起去德国的莱娜吗?”


  “……不,我指的是逃回朝圌鲜的那个——先别谈我的事了好吗?史蒂夫,虽然你可能不太在意,但我的确注意到你的精神不太好——确切的说,你的黑眼圈正在使你向世界上最可爱的动物靠近。”


  激烈的情绪在史蒂夫蔚蓝色的眼睛里斗争着,最后归于平静。


  他往前靠了靠。


  “你觉得,”史蒂夫深呼吸一口气,一副豁出去的表情,“一个人把他自己的裸圌照发给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07


  史蒂夫抱着从隔壁皮尔斯那里借来的外星人,再次来到了那枚血淋淋的牌匾前,犹疑地站定。


  他的耳边还萦绕着山姆的回答。


  “卧槽,那个人绝对是想跟你约炮啊!这么辣的妞可不好找,兄弟,你得把握机会!”


  约炮。


  史蒂夫心中默念着这个词,觉得脸上有些发烧。但片刻后,他的表情又重新变回坚毅。


  滥交是不对的,史蒂夫心想,很容易得病,并且容易造成一个人社会关系的混乱,会给人带来麻烦,长此以往,就会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总而言之,史蒂夫决定正面拒绝这位电脑维修店老板的邀请,并且能够说服他滥交的坏处。


  抱着这样正义的信念,史蒂夫推开门,一鼓作气地走了进去,然后就撞上了正踩在扫地机器人上打扫房间的巴基,差点把他撞倒在地。


  史蒂夫手疾眼快地扶住了他的手臂,在巴基重新站稳后,惊讶地望着眼前崭新的房间清理模式:“这是……?”


  “锻炼身体,”巴基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一眼,继续踩在扫地机器人上在房间里飘来飘去,“我的医生远程监督我要求保持每天五公里的运动量。”


  ——所以你就让扫地机器人运动?史蒂夫眼角抽圌搐了一下,不予置评。


  毕竟他今天可不是专程来干这个的。


  巴基在飘到椅子旁后从扫地机器人上跳了下来,抓了抓头发,打着哈欠坐回桌子后面。


  “电脑放桌子上,你可以走了,”他抬头淡淡地瞟了史蒂夫一眼,“晚上别老熬夜打游戏。”他的语气就好像史蒂夫是那种没日没夜奋斗在游戏上以至于天天弄坏电脑的中学生。


  史蒂夫局促地站在桌子前面,想要反驳“我没有”!但是一想到自己熬夜的真正原因,顿时又说不出话来。


  ——我总不能告诉他是因为看你的裸圌照看得睡不着觉吧?


  史蒂夫定了定神。


  “那个,这个电脑我有些急用,”他垂下目光,长长的睫毛扑下来,“请问你能不能现在就修?”


  “现在?”巴基抬起眼皮审视了他一会儿,想了想,叹了口气,“那你坐会儿吧。”抬抬下巴,表示大度地允许史蒂夫坐在他面前的凳子上。


  这个凳子只有三个脚。


  于是巴基和史蒂夫坐在同一张桌子的两头,一个半倚在椅子上,懒懒地把电脑扯过来;一个正襟危坐在缺了条腿的凳子上,整个人都很紧张。


  史蒂夫紧张地打量着坐在他面前的老板。


  今天他穿了件白色深vT恤,下圌身搭了条卡其色的长裤,脚上踩着深棕色皮鞋;他的头发依旧束在脑后,几缕深棕色的发丝不听话地垂在耳旁。


  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男人装扮,如果史蒂夫昨天没有看到那整整一个文件夹的照片的话。


  现在就算老板穿得再多,在史蒂夫眼中,他跟全身光着也没什么两样。史蒂夫熟悉他的人鱼线,熟悉他背部优美的线条,熟悉他性感的腰窝……


  停。


  史蒂夫终于想起来今天是干什么的了。


  他清了清嗓子。


  “呃,”他飞快地瞟了正在摆弄键盘的老板一眼,缓缓道来,“我始终认为,人对待性的态度应该是严肃的。整个父权社会的发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看做是将性神圣化、严肃化、垄断化的过程,这是人类从早期固定财产匮乏的游牧生活状态转型到物质逐渐丰富的农业社会状态的必经之路,是家庭作为社会基本生产单位的根本保障……”


  老板继续敲键盘。


  “现在虽然父权社会逐渐在多元文化的冲击下解体,社会对于性别的认知也在逐渐发生变化,但我始终认为,对于一项事物的评价,不能简单地划分为好和不好,而是要从它的历史源流和实际应用以及影响外延来看待,虽然现在都在倡导性解放,但是我认为,过度泛滥也会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比如……”


  老板继续敲键盘。


  “所以约炮这个事情,我个人认为必须辩证看待。对于许多人来说,约炮或许是空窗期解决个人欲圌望的一种很好的方式;但另一方面,它的风险也不可估量——比如疾病的风险,遇见心怀不轨之人的风险,破坏个人名誉的风险,甚至影响个人性格的风险都是存在的。因此,我认为,对待约炮,一定要谨慎;一段长期而稳定的关系,相比它要更安全得多。”


  老板终于不敲键盘了。


  房间经历了长达三分钟的沉寂。


  巴基把头发撩到耳朵后面,灰绿色的眼睛终于不再注视面前的屏幕;史蒂夫梗着脖子,耳后已经红成一片。


  “你这番雄伟的演讲少了个题目,”巴基把下巴托在撑着桌面的左手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个刚刚进行了关于性观念演变演讲的大学生,“《我有一个春梦》怎么样?”


  “……”


  08


  “弗瑞,你的电脑坏了吗?”


  “还好,只是有一点漏光。”


  “我去给你拿去换屏。”


  09


  “汤姆,你的电脑坏了吗?”


  “只是空格不太好使……”


  “我去给你换键盘。”


  10


  “山姆,你的电脑怎么还没坏?你敲键盘就不能再快点、再用力一点吗?快点!用力!”


  “……上个这样对我说的人现在已经在朝鲜了!——话说你到底发了什么神经史蒂夫?”


  “你别管……总之……坏了!坏了!”


  “……你高兴个什么劲?”


  11


  史蒂夫第三次踏进大锤电脑维修。


  “怎么又是你?”巴基意外地挑起眉毛,眼神在史蒂夫全身逡巡了会儿,仿佛认命般地回到座位上坐好,“告诉我,小男孩儿,你的真实身份是不是扎克·伯格手下的猎头,来考验我的水平的?”


  史蒂夫两颊微红,然而目光依旧坚定:“麻烦你现在修一下,我有点急用。”


  “好吧好吧,急用,我上个女朋友也是用的这一招。”巴基调侃着,打开电脑,似笑非笑地看了史蒂夫一眼,“我猜我又要听见性圌爱大师的演讲了?”


  史蒂夫装作没有听见他的话,轻咳一声:“我们先从柏拉图说起……”


  12


  史蒂夫第六次踏进大锤电脑维修。


  “今天居然这么晚才来,”巴基枕在双臂上,若有所思地看着金头发的青年,眼神中满是夹杂了戏谑的笑意,“要找到被弄坏的电脑越来越困难了?”


  史蒂夫摸了摸鼻子,表情依旧一本正经。他熟门熟路地将电脑放在桌子上,正的那面对着巴基,自己则坐在椅子上——没错,那个坏了的凳子已经被换成了扶手椅。


  “今天我要从奥古斯丁说起……”


  “等一下。”巴基打断了他,起身走到旁边的小桌子上拿了两杯茶过来,放了杯在史蒂夫面前。


  “慢慢说,别急。”


  13


  史蒂夫第九次踏进大锤电脑维修。


  这次,他的电脑真的坏了,而明天晚上就得交神盾局logo设计二稿。


  这个稿子正静静地躺在他坏掉的电脑里面。


  巴基稍微看了眼。


  “稍微有点儿麻烦,你这个涉及数据恢复,你明天早上来拿吧。”


  他本来想开个玩笑的,但看到史蒂夫焦头烂额的样子,又有点儿不忍心。


  史蒂夫一听数据有救,顿时放下心来。


  “实在是麻烦你了。”他感激地冲巴基笑了笑,便急匆匆地跑了出去——下午还得去给一个展览救场。


  巴基靠在门边,眯着眼目视着那顶金灿灿的头发消失在阳光下,没说什么。


  14


  巴基一直以为史蒂夫只是他万千追求者中比较夸张的一个,直到今天晚上他在修好史蒂夫电脑后无意中打开了相册文件夹。


  他的目光粘在了其中一张照片上。


  那是一张画。


  问题是,那张画上的人正是巴基自己。除了一双马丁靴外什么也没穿,两手撑着窗台,一只假手从窗帘里伸出来,覆在他的臀部。


  如果他的记忆力没错的话,这个场景曾经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他掏出手机给娜塔莎打了电话。


  “你当时把样片拷进哪个电脑了?”


  “啊?”娜塔莎似乎对这个问题感到很惊讶,“就是你桌上开着那台mac啊。”


  巴基在娜塔莎进一步询问前按下了结束通话键。


  ——这就可以解释通了,巴基心想。他现在看见的这张照片是用iPhone拍摄的,也就是说当时娜塔莎将样片拷到了史蒂夫的电脑上,而史蒂夫临摹成了画,再用手机拍摄了下来。


  如果不是因为再次修理史蒂夫电脑,看到了因为iCloud同步的照片,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这件事。


  所以搞了半天史蒂夫是因为看到了电脑上的样片,以为自己找他约炮,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绝,才折腾了这么多天借着修电脑跟自己扯了这么多?


  巴基有点想笑。


  但不知怎么的,心脏像被谁狠狠捶了一拳,砸得他有点儿发晕。


  我才没有难过,他努力扯出一个不在乎的笑容,但才扯了一半嘴角就垮了下去。


  好吧,是我自作多情。


  他苦笑着,准备合上电脑回休息室睡觉,但手指一不小心按在控制板上,打开了备忘录。眼睛下意识扫到了最上面一条,巴基愣住了。


  上面写着:


  老板,您好,我是这一阵每天都找你修电脑的史蒂夫·罗杰斯;没错,就是金头发那个。事实上,我想因为一件事向您道歉。


  在我第一次找你修电脑时,出于某些原因,您在我的电脑中放了几十张主角为您自己的“艺术照”。我,额,作为一名艺术生,我非常欣赏你的身体,但是正如我所说,我是一个对性非常严肃的人,也就是说我个人对于短期随意性质的性圌行圌为持否定态度。


  这话我本应该在看见您照片的第二天便告诉您、并且将照片归还的,但是因为一些虚伪的口拙,我一直没能确切地说出口;或者也可能是因为太喜欢您的身体了,我的意思是照片,所以舍不得这么快将它们还给您,而是自己临摹练习了几张。


  我为我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抱歉,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


  以及……


  您愿意与我建立一段长期稳定的关系吗?是的,我,我在向您求爱。



  在巨大的震惊中,巴基抬头看了看备忘录左栏上的更新时间,写着【21:02】;他又迅速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表,现在是【21:05】。


  也就是说史蒂夫现在正在用手机备忘录同步打字?


  巴基还没来得及从事态发展的反转中回过神来,事实回答了他的问题——他发现备忘录左栏的更新时间变了,变成了【21:06】,与此同时,最上面一条备忘录也有了一点小小的变化。最后一句话被删掉了,换成了“你愿意做我的绘画模特吗?”


  15


  时间过得很快。


  现在是夜晚十二点的纽约,广场街道上的还在兴致勃勃闪烁的灯光已经少了不少,许多为了放松的上班族摇摇晃晃地从酒吧里出来,被酒吧侍应生扶着打计程车回家。而在史蒂夫所在的这所大学边更是分外安静,连路灯都要灭不灭,疲惫地打着光。


  而在这条街上,有一家标牌血淋淋的大锤电脑维修,蓝色的帘子里面有一扇上了锁的玻璃门,黑暗的房间中央摆了张黄梨木桌子,桌子上搁了台电脑。


  蓝色的幽光打在一张有些神色有些复杂的俊脸上,将房间中迷惘的情绪衬得更浓了些。


  自从看到那条手机同步的备忘录后,巴基已经窝在椅子上思考了三个小时了。史蒂夫可能做梦都想不到,他在手机备忘录上写讲话腹稿的行为,会在此刻带给巴基这么大的困扰。


  而现在巴基终于做出了决定。


  手指滑动控制板,将第一条备忘录的界面拉到最下方。紧贴在最后一句话的后面,他打了个“好”。


  然后点回车,这就意味着备忘录会开始同步。


  十二点,他已经睡了吧,这个古板的大学生。


  巴基低头浅笑,深棕色头发软软地搭在他的后颈上。


  16


  史蒂夫第十一次来到大锤电脑维修,心情十分忐忑。


  今天上午来拿电脑的时候,老板在递给他电脑的同时让他晚上再来一趟。


  “我过一阵估计就不在这里了,”老板的眼底带着些淡淡的疲惫,灰绿色的眼睛定定地看了史蒂夫一会儿,便又撤回到自己的手上去,“你晚上过来一趟吧,有点儿东西想给你。毕竟你也算是老客户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老板的手指一直在有规律地敲打着桌子,像是有点儿紧张。


  史蒂夫不得不承认,在听见老板要离开这里时他的心中产生了巨大的沮丧,以至于当他离开电脑维修店时都忘了自己有没有给修理费。他抬头望着天上刺眼的太阳,悲伤地发现自己的初恋可能要宣告破产了。


  这也意味着他现在踏进店时心情十分复杂。


  出乎意料的,这次老板没有让他坐下,而老板自己也站着靠在休息间的门上。


  一向打扮十分随意的老板这次难得规规整整地穿上了西装,深绿色的衬衣内衬,正是初见史蒂夫时穿的那件;束在脑后的头发放了下来,软软地披在耳后。


  他的右手夹了一根烟,灰绿色的眼睛透过袅袅的烟雾看史蒂夫,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朦胧。


  史蒂夫动了动喉咙,一时有些说不出话。


  “我有些东西想传给你,你先把手机连上WiFi吧,密码是’詹姆士·布坎南·巴恩斯’。”巴基说完这句话就偏过头去,吸了口烟,不再看他。


  有东西要传给我?还一定要连WiFi?这密码怎么听起来有些奇怪,是老板的名字吗?


  史蒂夫有些纳闷儿,突然又有些紧张——难道是照片的事?


  这么一想,他更紧张了。


  打开设置,找到WiFi那一栏……


  然后史蒂夫僵在了原地。


  ——可用网络只有一个,叫“我听说你缺个模特?”


  一分钟后。


  仿佛突然醒悟过来,史蒂夫强压住内心的震惊,打开手机上的备忘录,果然,在第一条的最下方找到了个“好”。


  他确信他没有自恋到会自己写上回答。


  房间中经历了长达五分钟的沉寂。


  良久,史蒂夫才勉强镇定下来,一双蔚蓝色的眼睛直直地盯住巴基,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对性的态度可是很严肃的。”


  说完他就笑了,是那种如释重负的,无比幸福,还有点傻的笑容。


  ——他以为没有什么能让他更幸福了,直到巴基把烟扔在地上碾灭。


  “经过你这几天的科普,我对合法性圌行圌为突然产生了兴趣。”


  可能是因为刚抽了烟的缘故,他的嗓音略有些沙哑。


  “你们大学禁止在校生结婚吗?”


  史蒂夫开始对这句话还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老板为什么问这句话;后来他明白过来,同时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的嘴目前被迫切需要做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


  17


  一个月后。


  大锤电脑维修的正牌老板终于拽着不听话的弟弟回到了这里。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看见被他叫过来看店的发小。


  他只在那张黄梨木桌子上看见了一张请柬,邀请他参加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和史蒂夫·罗杰斯两位先生的婚礼,请柬的背后赫然写着“感谢索尔·奥丁森”。


  他知道詹姆士·布坎南·巴恩斯是他发小的名字,但史蒂夫·罗杰斯是谁?


  而且为什么要感谢他?


  谁特么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洛基的嘲笑声中(“巴恩斯都要结婚了,你还热衷于管教你的弟弟!”),索尔·奥丁森一脸懵逼。


  


有空补番外。

评论(19)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