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AU】家庭教师 第九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第九章


  这场戈拉大会最后变成了一场混战。


  托尼和史蒂夫虽然被那不知从何处钻出来的神秘人干脆利索地一炮轰上了天,但好在托尼球和史蒂夫球都十分结实,在天上滚了几百圈后也就稳了下来,尽管当史蒂夫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脸色显然比之前白了很多。


  然而,无论是怎样的艰难险阻,都无法阻止史蒂夫·罗杰斯对于承诺的忠诚(毕竟,弗瑞说了要死给他看),更不能改变他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这也就意味着不论他多“不赞赏”托尼·斯塔克这个行止张扬的高等贵族,按照约定,他也必须保护他。


  “山姆,克林特,我们必须马上把斯塔克带下去!”史蒂夫在不断坠落地史蒂夫球中冲自己的朋友们喊道。在看见那名单臂覆甲男子的第一眼他就明白,“枪与盾”组织已经接受了弗瑞的邀请,兴致勃勃地咬上了穿了所谓“诱饵”的钩,而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个训练有素的组织从来都不会没有后手;而在当前空中战场一片混乱的情况下,最保险的举措便是将托尼·斯塔克带到地上——只要托尼球一挨到地面,就会被球场吞进去。


  山姆两人原本还有些不知所措,闻言立刻明白了史蒂夫的意思,当即滔滔不绝地说起话来,控制着山姆球和巴顿球向已经挣扎飞起的托尼球处冲过去。


  然而——


  “好啊,罗杰斯,没想到你竟然还会玩作弊这一手——”托尼·斯塔克怒极反笑,“我告诉你,金光闪闪的混蛋,托尼·斯塔克是不会在这种卑劣的手段下屈服的!”


  “什么作弊?”史蒂夫感到莫名其妙,甚至还有那么点儿烦躁——他真的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不合作的被保护人,“对方是’枪与盾’的人,他是来绑架你的——你必须现在就跟着我们下去!”


  托尼·斯塔克冷笑一声,以一种洞察万物的眼神睥睨着那个“金光闪闪的混蛋”,傲然道:“算了吧,罗杰斯,你以为我看不见你的小动作吗?那个金属人在轰你的时候换了个明显小得多的火箭筒!虽然我被轰上了天,但是托尼球看到了一切!托尼球是二级泡泡球,比你们这种一级泡泡球不知道高到哪里……”


  最后几个字还没有说出口,托尼忽然觉得自己的视野蓦地黑了。


  难道是外星人入侵?还是时间被调快了黑夜已然来临?——难不成是我瞎了?我,托尼·斯塔克?


  接下来的一个声音打消了这几个最糟糕的疑虑,但说实话,也没有好多少。


  “二级泡泡球更新程序启动。”


  一个悦耳而甜蜜的女声贴着托尼的耳边响起。要是往常,托尼一定会循着声音捕捉到某位甜妞红苹果般的脸庞,他会骄傲而开心地与她调情,接受她投向自己的仰慕的目光。


  但是现在,他真的是一点儿都笑不出来了。


  ——二级泡泡球的确比一级泡泡球要先进许多,头一个就体现在它能够自动更新。于是理所当然的,托尼球在这次不合时宜的更新中黑屏了。


  被困在黑屏托尼球中的托尼眼前一黑,史蒂夫等人的处境也不算好。艾尔伯特将军曾经评价史蒂夫·罗杰斯:“这个年轻人不仅拥有世界上最完美的体魄,更拥有最具预见性的头脑,这种特质让他能够冷静地面对最糟糕的状况,并且努力让事情不变得比原本更糟。”


  当时正站在将军旁边的巴顿撑着下巴思考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问出来:“将军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说史蒂夫的乌鸦嘴很厉害。”弗瑞咳了声。


  这次也不例外。


  史蒂夫刚想着底下那个神秘男子不可能单独前来,这个推测立马就应验了:七八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伍德·高尔夫俱乐部广场边缘的高墙之上,手中无一例外地端着轻型炮筒,对着高空中飞来飞去的泡泡球们一通乱射;泡泡球们在炮火的袭击下四处逃窜,像是一群无头的苍蝇。


  不过托尼倒是免于被这些黑衣人炮击——只听一声轻响,单臂覆甲的神秘人的脚下蓦然爆出一片绿光;而伴随着绿光的逐渐强烈,神秘人骤然升空,手扛火箭筒,紧跟着托尼球而去!


  “飞行磁场技术!”山姆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这不是号称军方三大机密技术之一吗?前几天学校开讲座的时候还说这玩意儿没个十年八年出不来,怎么现在就用上了,还是被敌人!”


  皮德罗摸了摸下巴,做沉思状:“我记得这个技术的研究被外包给了一个公司,可能是从这个公司流失出去的,至于进度……军方当然不会给你们这些学生说实话。”


  “哪个公司?”


  “好像是斯塔克工业?”


  两人默契抬头,望了眼顶上的托尼球,嘴角不约而同地抽搐了一下。


  “不论如何,我们必须先把斯塔克带下来,”史蒂夫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冷静道,“保护他不被带走是第一任务。山姆,你从右边绕过去;巴顿,你往左边;皮德罗,请你在下方接应——我试着从上方把他逼下来。”


  几人正要行动,一抬头却突然发现托尼球的状况有些不对劲:原本透明的外壁陡然被浓郁的黑色覆盖,半点也看不到里面。


  巴顿大惊:“莫非他正在积蓄能量准备发大招?”


  “刚才一面黑斑就能发出那么强的激光,真难想象整个球面的黑斑发出的激光到底有多强。”山姆惊叹不已。


  “看来我还是小看托尼·斯塔克了。”皮德罗眯着眼睛,决定将“罗杰斯先生看不惯的托尼·斯塔克”的危险指数调高两档。


  史蒂夫看着托尼球没有说话,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们继续按照原方案前进,但必须保证与斯塔克的距离。”最后他一锤定音。几只球歪歪扭扭地向天上悬浮不动的黑球飞去,同时还有躲避炮火与其他球的撞击,行动十分艰难。


  至于托尼……


  “该死的,你前天不更新,昨天不更新,为什么偏偏在今天我战斗的时候更新!”满溢的怒火几乎要烧掉他的眉毛,托尼瞪着他那双气冲冲的眼睛对着看不见的泡泡球AI大喊大叫。


  “因为你念到了更新触发词,斯塔克先生。”女声依旧甜蜜。


  “触发词?”托尼愤怒并疑惑着,“是’看到了一切’?还是’高到不知道哪里去’?”


  “不,是火箭筒。”


  “……为什么是’火箭筒’!你更新系统跟火箭筒有什么关系,难不成非要被火箭筒轰那么一下子你才会考虑更新吗?你这个受虐狂性格是哪里来的!”


  “我的初始设置者是您,斯塔克先生。您曾经说过,只有在压力中,人才能获得更好的成长。”


  “这句话里哪怕有一个字是’火箭筒’吗!”托尼破天荒地开始反省自己在设计AI的过程中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回去就立马换一个AI,他想,既然他最喜欢的人是贾维斯,那么就用贾维斯的性格来替换这个受虐狂好了。


  幸好,这个“受虐狂”AI还没有完全蠢到家。


  “更新已经完毕,斯塔克先生,”女声甜蜜地说道,“现在您可以开始试用我的全新功能了。”


  “全新功能?”托尼听见更新完毕先是一喜,紧接着则是有些惊讶,“那是什么?”


  “泡泡球能够根据对当前局势的判断,自动攻击全场对您最有威胁的三人,并使其失去反击能力。”


  “哦?”托尼眨眨眼,心想虽然我现在看不清外面的局势怎样,但如果能够先解决掉对我有威胁的人似乎也不错;而且他也很好奇AI对“有威胁”的判断的准确率,思考了半晌,他决定试试。


  “好吧,就让我们看看你的智力到底到了哪个地步。”托尼眯起眼睛,打了个呵欠,“攻击吧,小甜心,把’威胁’到我的敌人从天空中都打落——虽然我个人认为这种人还没有出生。”


  “遵命,斯塔克先生。”


  在托尼看来,他只是感觉到托尼球有些轻微的抖动;但在托尼球外的人眼里,0.000001秒之后,三道粗壮无比的金光从黑色的泡泡球中绽放而出,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向三个方向轰击而去……


  “轰!”“轰!”“轰!”


  ……


  “之后呢,斯塔克被黑衣人带走了么?”史蒂夫半躺在巴恩斯家属于他的床上,看着自己打上石膏的左手,忍不住叹了口气,“在我们三个被他用激光击晕了之后?”


  “最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前来看望因受工伤不得不躺着修养的朋友,娜塔莎心里对史蒂夫既是同情又感到好笑,悲悯和微笑的争斗让她的表情显得扭曲,“那个铁臂人追上了斯塔克,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控制出了那个鬼泡泡,眼看就要把他带走;没想到那个泡泡突然爆开,把斯塔克直接扔了出去,他的管家贾维斯正好在下面接住了他,才没落到地上摔死——但听说现在也是全身多处骨折,在医院里躺尸呢。”


  “那个泡泡球还有紧急救生功能?”史蒂夫略微抬了抬眼皮,“看来它的设计也并非一无是处。”


  却见娜塔莎神色古怪,干巴巴地说:“……不,据说是斯塔克在和AI的争吵中碰巧说到了一个触发词,才激怒了AI主动把他吐了出去。”


  “……不知为何,我竟完全无法对斯塔克产生同情之心。”


  “好巧,我也是。”


  “请问我能进来吗?”伴随着三下扣门声,一个谦逊和傲气混合得恰到好处的男声从卧室门口响起,史蒂夫和娜塔莎看过去,穿着T恤长裤的巴基正托着茶盘站在门边,在茶杯升腾起的热气中慵懒地笑,“希望我没有打扰你们。”


  娜塔莎非常识趣地离开床沿站了起来。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红发女士对着巴基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揉了揉自己的后颈,“你们聊着,我就先走了——布鲁斯医生还在医院等我,昨天那一场真差点儿摔断我的脖子。”


  说到这里,娜塔莎突然想起来,要真的追究的话,巴基才是那个受害者。


  “不好意思,巴恩斯阁下,”她挑挑眉毛,“我猜大度如你不会怪罪我,这个可怜的急需一名按摩师的女子。”


  “当然不,”巴基走进来,把茶托放在床头柜上,笑道,“至少我们在地底下度过了20分钟的愉快时光——毕竟,一群泡泡球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的景象可不是在任何时候都能观赏的。”


  目送娜塔莎离开之后,巴基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打量起他可怜的家庭教师,从金灿灿的头发看到史蒂夫高挺的鼻梁,从饱满的嘴唇看到他壮观的胸肌,最后把目光落在被石膏裹得严严实实的左臂上,最终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来我的家庭教师这几天是没办法完成他的教学任务了,”巴基小心地避开史蒂夫的左手,浅浅地坐在床沿,端起茶杯递给床上的病号,“为了成全学生尊师重道的愿望,还请罗杰斯老师接受我的照顾。”


  史蒂夫不由得跟着他笑起来:“这也是巴恩斯家的传统?”


  “当然。”巴基摊摊手,一副“我也没办法”的样子。


  史蒂夫轻笑着摇头,决定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把《巴恩斯家训》拿过来好好看个明白。


  “昨天没帮到你,”啜了口茶,史蒂夫沉默了会儿,终于艰难开口,“抱歉。”


  ——虽然没有在娜塔莎面前表现出来,但对于陷入初恋的史蒂夫来说,想要守护心仪对象的荣誉却惨遭失败,这实在是一个不算小的打击。


  不过出乎史蒂夫意料的是,巴基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失望、厌恶这种类似表情,相反,他似乎很惊讶。


  “你为什么要道歉?”巴基眨眨眼,显得十分不解,“比赛?你的确帮到我了;如果是为了你让自己受伤这件事,那么是的,你应该道歉。”


  “你不用安慰我,巴基,我没能阻止托尼·斯塔克,也没能让你取得比赛的胜利,不论是不是有局外人搅局,我都必须对你说一声抱……”


  “凯撒大学取得了胜利。”


  “……歉,这是我的责任,你没有必要——嗯?”忽然意识到巴基说了什么,史蒂夫的目光突然凝住,“——真的?”


  “没错,”巴基满意地看着史蒂夫因震惊而睁大的蓝眼睛,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无辜,“在托尼·斯塔克和突然袭击的不明人士都下场之后,场上只剩下了两名选手——帝国军校的皮德罗和他亲爱的姐姐旺达。旺达威胁皮德罗如果不让她获胜就夜不归宿,于是皮德罗非常干脆利落地代表帝国军校认输了。”


  “作为帝国军校的五星学员,罗杰斯先生,您对这件事情怎么看?”巴基强忍着笑,“你会不会将皮德罗的劣迹报告给军校,申请给予他处分?毕竟,为了私人原因给军校的荣誉抹黑,实在是耸人听闻。”


  这当然不像话,史蒂夫心想,为了小我而牺牲大我,这与军校的理念完全相悖。但这个念头才冒出来,史蒂夫就明白过来自己好像又被巴恩斯侯爵摆了一道——如果说皮德罗为了家庭和谐而代表学校向对方认输是罪大恶极,那么自己带着帝国军校的学生直接为凯撒大学出战又怎么算?


  “……我认为皮德罗是一个非常善于权衡利弊的人,我尊重他的选择。”帝国军校的五星学员史蒂夫·罗杰斯义正辞严。



  这章没写多少——戈拉大会正式落幕,接下来就要专心谈恋爱啦~


评论(19)

热度(69)

  1. 存文小仓库修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