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AU】遇见你的第三个故事·骑士、公主、与恶龙

本系列每个故事可独立观看

遇见你的第一个故事·醉酒

遇见你的第二个故事·Uber


  “你连匹马都没有,还怎么好意思自称为骑士?你知道骑士是需要’骑’的吧?”阿斯加德首富巴恩斯家的大儿子巴基·巴恩斯嫌弃地看了眼走在他马前面的落破骑士罗杰斯家的独子,史蒂夫·罗杰斯,嘲讽技能全开,“以及,劳驾,能别老走在我马前边儿吗,我会觉得我是唐僧。”


  史蒂夫挤了挤嘴角,放慢了脚步让骑着马的巴基先过去,自己则缀在马的后面,心想这样他总该没话说了。


  没想到巴基竟然还不满意,皱眉道:“你为什么要跟在马的后面?虽然我英俊、潇洒还多金,但也不喜欢别人拍我马屁。”


  史蒂夫:“……”


  “那我该怎么走?”史蒂夫表示很无奈,“前往恶龙巢穴的路途上就只有这一条道,我不走在你前面就只能走在你后面。”


  这话说得也有道理。


  巴基歪歪头,想了想,最后用一种壮士断腕的语气对史蒂夫说:“你可以上来跟我一起骑。我的马足够支撑我们两人的重量,还能加快前行的速度。”


  巴基越说越觉得自己的提议非常有道理:“你还愣着干什么,快上来!”


  于是在巴基的催促中,史蒂夫只好一边想着“他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一边翻身上了马——应巴基对自己男子气概的要求,坐到了巴基的前面。


  如此走了两步。


  “……你还是骑我后边吧,这样我看不见路。”巴基不得不承认史蒂夫还是比自己高那么一些,男子气概最终让位于现实情况,不情不愿地把自己挪到了史蒂夫身前;同时为了让两人都能骑得稳一些,唯一的缰绳便让史蒂夫拿在了手里,巴基自己则只好被困在缰绳和史蒂夫的身体之间,看起来像是被他环抱住。


  “希望路上不要被别人看见。”巴基小声嘟囔着,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奇怪了。他才认识史蒂夫半天不到,现在却必须和他骑一匹马。要知道,就算和他认识了好多年的朋友,巴基也不会和他骑一匹马,这是骑士的尊严。


  而他们之所以会聚到一起,则是因为阿斯加德的公主被恶龙掳走了。


  “非常可怕,”据目击者甲描述,“那条龙足有斯塔克大厦那么高、翅膀比不开心国王头上常年盘踞的乌云还大,它就那样’嗷呜’一声地飞过来,一把将公主叼走了!”


  “关于翅膀的大小我倒是同意你的观点,”目击者乙点点头,又摇摇头,“但就我看来,这条龙绝对比斯塔克大厦还要高那么三公分——它的主人已经矮成那样了,还能高到哪里去?而且什么叫’嗷呜’一声?你以为它是狗吗?应该是’喵呜’一声才对,我坚持。”


  于是阿斯加德的国王在全国招募骑士救回公主,按照传统,奖赏是公主和一大批金银。而经过长达三个月的宣传、广播、演讲、艺术人生和大型真人秀《公主去哪儿了》的重重选拔,终于,有两个年轻人成为了代表阿斯加德的骑士,即将前去打败恶龙,救出公主。


  全国第一水果商巴恩斯家英俊潇洒的大儿子巴基·巴恩斯,以及落魄骑士罗杰斯家的独子,史蒂夫·罗杰斯。


  “你们节目组这不是耍我吗?”巴恩斯少爷对着节目组负责人勃然大怒,“你们派了这么一个金光闪闪、英俊得像是太阳神下凡的落魄骑士来充当我的竞争者,那公主还会嫁给我?你们不知道童话里的公主最喜欢的就是落魄骑士吗?——不干了,我要回家吃李子去!”


  工作人员赶紧安抚他:“巴恩斯少爷,冷静,冷静。你想想,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那个是个骑士就能把公主救回家的历史已经去而不复返了——现在流行的可是双向选择,万一……万一史蒂夫不喜欢我们公主那种类型呢?毕竟听说二公主的脾气不是特别好。而且作为公主提供国,阿斯加德才能够破格派出两名骑士,以免公主被别国的骑士救走。巴恩斯少爷你一定要冷静……”


  巴基这才勉强同意和史蒂夫一起上路。可是没想到史蒂夫不愧是落魄骑士家的,连骑士最重要的马都没有,这才发生了故事开始时那一幕。


  “史蒂夫,你的胸为什么那么大?跟我说实话,你其实是女人吧?为了钱才跑来救公主?放弃吧,我打听得很清楚,公主喜欢男人。”


  “并非如此,我的确是个男人,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亲手验证一下……巴恩斯先生,你的手在往哪儿摸!我是让你回头看看我的喉结!”


  “你没听说过喉结可以造假么?哦……不可能,你那地方怎么会这么大——你一定造假了。”


  “巴恩斯,你,你如果再这么摸下去,就会明白我确实不是在骗你了。”


  “……好的,我似乎能感受到它的软硬程度正在发生改变,我承认你是个真正的男人了,史蒂夫,顺便补充一句——你个死同性恋。”


  “讲道理巴恩斯,就算一只狗爪子使劲在那儿挠一会儿,它也会硬的。”


  “不,它不会,只是你会被送进医院。”


  两位英俊的骑士一边赶路,一边斗嘴,路途上倒也还不算枯燥。大概过了两个小时的样子,史蒂夫忽然发现巴基的声音逐渐减弱,低头一看,这位帅气的骑士歪在他的怀里,嘴角还流了点口水,竟然已经舒舒服服地睡着了。落魄骑士史蒂夫觉得好笑,只好圌紧了紧手中的缰绳,以免巴基从马上掉下去。




  他们遇见的第一个异国骑士是斯塔克的王子托尼·斯塔克,他的AI贾维斯正面朝下平行于地面悬浮在他的头顶。


  “冷兵器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智能时代,”托尼踩在电动滑板上,指着头上的贾维斯,得意道,“我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AI贾维斯。下雨的时候,贾维斯能够给我挡雨;烈日当空,贾维斯还能为我遮阳;当我饿了的时候,贾维斯还能够把甜甜圈喂到我的嘴里。”说着就张开嘴,就着贾维斯手里的甜甜圈咬了一口。


  托尼·斯塔克恶狠狠地看着巴基和史蒂夫,狂笑道:“我在技术上已经领先了你们足足三个时代,你们还是早早认输吧,来自阿斯加德的骑士!”


  与此同时,三人中间的空气中浮现出一行光字:比试领域——文明的对决。


  ——根据传统,当两国的骑士对决时,由异国骑士方的魔法精灵提出比试领域,而公主提供国的骑士则在领域内提出具体的比试项目。而魔法精灵因为有魔法,很神奇,自然能够提出最符合己方骑士利益的领域。


  巴基和史蒂夫耳语一番。


  “那可不一定,”巴基冷静地说道,“AI、技术,这些东西终归是人类创造的,而人类,则是大自然的造物。即便是再过几个时代,我想也没有几个人敢说自己的创造能够比大自然更加精妙:总有些事情,AI做不到,只有人类才能做到。要永远对大自然保持敬畏,斯塔克。”


  托尼嗤之以鼻:“说得好听,解决了天气和饱暖,我不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贾维斯不能解决的——只要你能说出一个,我就算你赢。”


  “你可不要后悔!”巴基咧嘴微笑,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那我们提出的比赛项目就是——


  “系鞋带!”


  刷刷刷!巴基话音刚落,只见史蒂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蹲下圌身子,两秒钟将巴基靴子上繁复的鞋带行云流水般系好,一气呵成地站起身来,表情庄严得就像是刚刚参加了元老会议。


  而贾维斯——


  它虽然是全世界最好的AI,既能够遮阳,也能够挡雨,还能够喂主人吃甜甜圈,但由于他被设置悬浮在空中,根本就够不着托尼的脚!


  “怎么会这样!”托尼·斯塔克肝肠寸断。


  第一关,阿斯加德队,胜利。




  “听说你们在文明的对决中作为冷兵器时代的代表打败了托尼·斯塔克,”肥啾国的骑士克林特·巴顿警惕地盯着史蒂夫和巴基,圆脸上的两只眼睛因为实在是太过警惕几乎眯成了一条缝,“而我,作为冷兵器时代最强弓箭手的代表,是绝对不会让你们顺利到达龙穴的!”


  光字应声浮现:比试领域——射。


  “射?”巴基舔圌了舔嘴唇,嘴角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两只绿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巴顿骑士,盯得他头皮发麻,“我想我有主意了。”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个主意可能不是特别正经。”落魄骑士史蒂夫·罗杰斯抬头望天。


  画面一转——


  “所以这就是你使出的杀手锏,巴恩斯?看谁能够把尿射圌进瓶子里?”巴顿看着被搁在一米外的草地上的小小玻璃瓶,目露不屑,“那我必须告诉你,你的打算要落空了。作为这个时代最出色的射手,这种项目都是我五岁时候玩烂的小把戏,我们不仅把尿撒进瓶子里,甚至在跟同学吵架的时候都必须注意将唾沫星子准确地飞在他的鼻尖,吃完水果吐个果核都必须打落一片树叶——你跟我比,输定了!”


  “比嘴皮子谁不会,”巴基丝毫不为神射手巴顿的语言威慑所动,“顺便警告你,你要是敢把唾沫星子溅在我的鼻尖,我保证马上就把你的鼻子削掉。”


  “你鼻子沾了口水为什么要削我的鼻子?”


  “因为你的脸太圆了,我在帮助你将它设计得更加扁平化——好了,别啰嗦了,让我们来比赛吧!”


  说着,三位英俊的、潇洒的、玉树临风的、威风凛凛的骑士就面对着草地上的小瓶子站成了一排,以相当训练有素的身手拉下了裤子拉链,扶鸟,瞄准,聚精会神,然后——飚!


  “哈哈,你输啦!”巴顿果然不愧是冷兵器时代的神射手,快、狠、准,0.1秒钟的工夫都不到,便在空气中飚出了一条完美的抛物线,终点直指瓶口。


  然而就在他的抛物线即将入洞的那一刻!


  另一条反比函数竟然当空砸了下来,将二次函数截在了半空!


  “不!”


  巴顿惨叫着,眼睁睁地看着巴基趁史蒂夫截住了自己,将他的余弦函数飚进了瓶子。


  “怎么会这样!”巴顿悲痛欲绝,右手指着史蒂夫,大声控诉,“你的反比函数为什么这么冲击力这么强!”


  史蒂夫嘴角抽了抽,觉得不论是这个比试还是巴顿的问题都让他感到有些羞耻:“大概是我今天水喝得比较多……”


  “承认吧圆圆脸,你的’射’艺不精,”巴基穿好裤子,拍了拍巴顿的肩膀以示友好(擦手),同时笑着对史蒂夫说,“我不得不说,跟你合作还是很愉快的,罗杰斯骑士。顺便问一句,你有女朋友么?我不由得她的性圌生圌活而担忧——我很怀疑她第二天早上还能不能起床。”


  “我很荣幸,”史蒂夫苦笑道,摸了摸鼻子,“至于女朋友,不好意思,你还记得我们正在前往解救公主的路上吗?”


  第二关,阿斯加德骑士队,胜利。




  他们遇见的第三个异国骑士是绿巨人国的骑士布鲁斯·班纳,绿巨人国,顾名思义,国民都是巨人,而且皮肤是绿的。


  “那我们就比比谁更绿吧。”班纳骑士提出了比试领域,并且得到了魔法精灵的认可。在听说了阿斯加德队如何打圌倒了托尼·斯塔克和克林特·巴顿后,他显得格外谨慎。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关于绿这件事,落破骑士史蒂夫·罗杰斯似乎有话要说。


  “我的九任女友,没有一名不是在交往后的三个月内出轨的,”史蒂夫缓缓说道,语气有些沉痛,“我……”


  最终似乎是不知道再说什么好,轻轻叹了口气。


  全场经历了五秒钟的沉默,然后只见一个大大的光字出现在史蒂夫的头顶——


  绿。


  第三关,阿斯加德骑士队,胜利。


  巴基用一种像看到了什么神奇物种的目光注视着史蒂夫:“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的女朋友都只会缠着我不放,我劝她们给我一点个人空间都不干——你怎么做到让她们放着你这样金光闪闪的人形荷尔蒙不要、自觉自愿甘心出轨的?”


  史蒂夫的回答非常简短。


  “我反对婚前性圌行圌为。”


  巴基的脸绿了,要是现在再跟班纳骑士比一场,就算是真的比皮肤颜色,也绝对还是阿斯加德队胜利。




  他们第四个遇见的是猎鹰国的骑士,山姆·威尔森,背后背了两只翅膀。


  “我们就比……”山姆本来想说“飞”,没想到他的魔法精灵动作比他更快,他话还没说完,一行光字就浮现出来:比试领域——歌曲。


  “嘿,你到底什么意思!”山姆出离的愤怒了,“因为我是黑人就必须是饶舌歌手吗?啊?并不是每一个黑皮肤的人都必须有音乐天赋!”


  说完就开始抖腿:“嘿女孩,我今天过得很不错,我展开了翅膀,翅膀,飞上了天——哟,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然而阿斯加德队也不甘示弱。


  巴基:“@##¥%*&*@!@¥¥%#@”


  山姆·威尔森感到有点懵:“这他圌妈是什么?你唱的这都是些什么?是我幻听了吗,我怎么觉得你是在用八种不同国家的语言变着花样骂我?”


  “你不懂,这是乐坛的新流派,”巴基一本正经,“叫丹母亦特法克油布谢特流派,它的出现解构了现代乐坛的符号性质,让歌手能够以更强烈、直接的方式自圌由地表达情绪……”


  最后,光字判定阿斯加德队取得胜利,理由是巴基开辟了一个新领域,成为了一个新流派的开山祖师,虽然在质量上还有待,但在地位上毋庸置疑。


  不过,史蒂夫拒绝了念出这个音乐新流派名字的要求。


  第四关,阿斯加德骑士队,胜利。




  他们第五个遇见的是总攻国的女骑士,娜塔莎·罗曼诺夫,非常美丽,非常性圌感。


  “这次的比试领域是性圌感,”娜塔莎傲然笑道,“我站在这里,就是性圌感的代名词,我不信你们还有什么办法能取得胜利,阿斯加德队。”


  不过史蒂夫此刻的注意力倒不在比赛上。


  “可是女士,你不是……女士吗?”他感到非常疑惑,眉头皱得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为什么还要来解救公主?”


  低声对巴基道:“你不是说公主喜欢男人吗?”


  巴基也低声回答他:“她是总攻国的,总攻国无论男女。”


  娜塔莎本来以为阿斯加德队会很快投降认输,灰溜溜地回国、潜逃、亡命天涯,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


  “你配合一下,”史蒂夫只听见巴基在他耳边悄悄说了这么一句话,刚刚转过脸来便发现自己的嘴唇上还像有什么异物,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是被人吻住了;不光吻住了,这个人的舌头还挤了进来,不停地在他的口腔中搅动;一只手还扯出了他压在裤子里的衣摆,沿着脊线摸了上去,不断地在他的背后游走,直摸得他发热发晕。


  “你在干什么!”他在接吻的间隙瞪大了眼睛问巴基,“你说过你不是同性恋!”


  “闭嘴好好亲,你个处圌男!”巴基理直气壮,“我们还在比赛!”


  “……闭嘴我还怎么亲!”


  这两名骑士便这样热火朝天地亲热着,直到娜塔莎觉得他们再这么弄下去她大概就能观赏一出精彩的大型丛林圌野圌战动作片,一行光字才从空气中浮现出来。


  ——阿斯加德队,胜利!、


  “这不公平!”总攻国骑士表示很受伤。


  “论单人的话,我们当然比不过你,”巴基穿上上衣,笑得像一只刚吃了鸡的狐狸,“但是两个人的化学反应却可以打圌倒你——一只筷子没什么用,两只筷子就可以用来吃饭了,这,就是团结的力量。”


  “你还是先把你的裤链拉起来再说吧。”娜塔莎一针见血。


  第五关,阿斯加德队,胜利。


  “你怎么了?”巴基好奇地看着倚在树上,像是在沉思的同伴,“顿悟了?感受到了人生的虚妄、不想再跟我竞争公主了?”


  史蒂夫抬起他那双比天空还明朗的蓝眼睛,情绪复杂地注视着巴基:“你总是这么随便吗?”


  巴基眨眨眼,开始装傻:“随便?我是文明人,从来不随地大小圌便。”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摇摇头,轻轻笑了笑,活动着身体,迈开步子,“走吧,我们去对付那条九头蛇。”



  没错,现在他们正面对着解救公主的倒数第二关,恶龙的守门人,九头蛇。


  九头蛇非常庞大,每一个头都有最大型号的澡盆那么大,身躯更是堪比千年老树,碗口大的黄眼睛死死地盯着巴基和史蒂夫,尖细的舌头嘶嘶作响:“这里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阿斯加德的骑士!”


  只见史蒂夫向前一步,抬起头,毫无畏惧地看着它:“你的名字不应该叫九头蛇。”


  九头蛇:“???”


  史蒂夫:“头指的是颈子以上的器官,因此如果你真的是九头蛇的话,那就应该是一个颈子上长了九个头。但是你看现在,你不光有九个头,你居然还有九条躯体,就算要叫,也应该叫九身蛇,而不是九头蛇。”


  “而且就像你号称的,砍掉一个头就再长出一个头,那么被当你重新长出了九个头之后,被砍掉的那个头还算不算你的头?如果算,那你就不是九头蛇,而应该是十头蛇;如果不算,那那个被砍掉的头又是从哪里来的?”


  “名不正,则言不顺,你根本不是九头蛇,你所成为的那个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名字,因此从逻辑上,你是不存在的;你既然根本不存在,那么也就无论输赢……”


  随着史蒂夫的话一股脑地这么倒出来,九头蛇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子越变越小,变成正常水蛇那种大小之后居然还在变小,眼看就要消失。


  “啊啊啊啊啊!我要宰了你!!!”


  九头蛇大叫着,便向史蒂夫冲了过来。史蒂夫拿盾一挡,没想到这蛇居然虚晃一枪,身体像弹簧一样跳起来,直直冲向巴基的脖子。


  “小心!”


  史蒂夫心急如焚,连盾也不管了,直接跨上去用身体挡在巴基身前,被九头蛇一口咬住了大圌腿,而九头蛇在咬了这一口之后,也就逐渐消失在了空气中。


  “你怎么样?”巴基赶紧扑过来,脸都白了,该死的,九头蛇的涎液可是有剧毒!


  “还好。”史蒂夫缓缓地坐在地上,抿着嘴,从脸色到语气,都不像“还好”的样子。


  巴基二话不说掏出一把小刀,将史蒂夫被咬处周围的布料划开,然后凑过头去,张开嘴为他吸出被毒液入侵的毒血。


  “这样你也会中毒的!”史蒂夫握住巴基的后颈轻喝道,想要把他的头抓起来,可是巴基趁他中毒没有力气,嘴巴像是水蛭一样吸在他的皮肤上,一点也没有动弹的意思。


  不知过了有多久,直到史蒂夫开始思考会不会巴基其实根本不是骑士,而是一个渴了一百年的吸血鬼、想要把他的血吸干,巴基才抬起头来,“呸”地一声吐出毒血,再看了看伤口,发现流出来的血都是鲜红色的之后,才满意咧开嘴给了史蒂夫一个笑容:“没问题,死不了。”


  史蒂夫定定地看着这个神采飞扬的年轻骑士,最终伸出手在他唇角上抹了一把。


  “沾上了点儿。”他低声说道,嗓子有些哑。




  当天晚上,由于史蒂夫受伤的缘故,两名骑士决定先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去打恶龙,救公主。


  “其实我也不是非要想娶公主,”对着篝火,巴基靠在身后的石壁上,轻轻说道,“我父亲从前是107骑士团的骑士,但却因为长官的误判而被迫退役,没有得到应得的荣誉。我想着娶公主或许能够为他恢复名誉——但仔细一想,父亲这辈子过得也挺开心的,名不名誉的其实也不太要紧;况且恢复名誉又不止这一种法子。”


  “你呢?”他扭头问史蒂夫,“你又是为什么要娶公主?”


  史蒂夫沉默半晌,解释道:“……其实你猜得不错,我的目的不单纯。我的确是为了钱才参加了这次救援公主的行动——我母亲重病在家,家里的钱不够支付她的医药费。”


  他叹了一口气:“或许我根本没资格被叫做骑士。”


  “别这么说,”巴基拍拍他的肩膀,“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早点睡吧,明天还得应付恶龙,总归先把公主救出来再说。”


  说完,他竟然就直接闭上了眼睛,不过两分钟,便好像真的睡着了。


  “……还真是说到做到。”史蒂夫忍不住笑笑。发现巴基的头枕在石壁上,怕石头硌着他不舒服,想了想,轻轻环住他的背,把他的头搁在了自己肩膀上。


  “晚安。”


  史蒂夫缓缓闭上眼,觉得巴基的头发软软的,挠在自己脖子的皮肤上有点儿痒。




  第二天,骑士们见到了恶龙。不过与他们的想象中相反,恶龙并非以真身出现,而是化成了人形:一个身材魁梧,满头金发,威严得如同天神的男人。


  而这个威严的男人正颓然地坐在金山顶上的王座……旁边的蒲圌团上,手中拿着酒瓶,闷闷地喝着酒。抬头一看史蒂夫和巴基进门,双眼一亮,顿时像老乡见到红军一样飞奔过来,口中还不住地问道:“你们是骑士吗?是骑士吗?快把公主带走吧我求你们了!”


  “你是……?”史蒂夫有些疑惑。


  男人瞪大了眼睛:“我是恶龙啊!你们可以叫我索尔……上帝你们可算是来了,我等了好久了!求你们了快把公主领走吧我真的受不了……”


  “索尔,”冷冷的声音传来,骑士们望过去,发现一个穿着绿色华服的男子正端坐在王座之上,手里还拿了个魔杖,“你在外人面前瞎说些什么。来的人是阿斯加德的骑士吧,你们好,我就是公主。”


  所以我们是外人了。


  这是出现在史蒂夫和巴基脑中的第一个念头。第二个念头是:公主是男的???


  “最近几年各国的公主份额都不够,无法满足骑士的需求,所以阿斯加德就让我充个数,”公主像是猜到了他们在想些什么,屈尊解释道,“其实我是阿斯加德的二王子,洛基。”


  史蒂夫和巴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们回去以后告诉我父王,我在恶龙这里生活得挺好的,索尔也很听话,让他不要再让骑士来救我了,我不需要——阿斯加德严酷的教育我已经受够了,现在我只想要自圌由。”


  洛基抬了抬下巴,示意骑士们看脚下的金币山:“作为报信的酬劳,你们可以从里面选一枚金币,注意,面额不要超过一块。”


  “……”


  “……”


  “我想我们还是走吧,”史蒂夫拍了拍巴基的背,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荒谬了,“我想我母亲在家等着有些着急了。”


  “你说的对,我突然想起来我桌子上还有两个李子忘了吃。”巴基点点头,表示赞同。


  恶龙索尔的惨叫声还在大厅中回响:“他枪了我的魔杖,还抢了我的王座,甚至还抢了我最喜欢的洋娃娃!呜啊,妈咪呀,爹地呀,我不活啦~~~”




  出来之后,两人只觉阳光大好。


  “你这就回去了吗?”史蒂夫听见巴基问他。


  “恩,”史蒂夫点点头,“出来前我让邻居帮我照顾母亲,总不能老麻烦别人;况且没有营救到公主,我得想点别的法子凑齐医疗费。”


  “哦……”巴基缓缓地点头,目光游移着,看天,看地,看树林,终于移到了史蒂夫的脸上,“呃,那个,我想问,你有没有考虑过到担任全国第一水果商总负责人的专属骑士?听说薪水挺丰厚的,肯定足够支付你母亲的医疗费。”


  史蒂夫思考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巴基是在邀请他做自己的骑士。


  “日常做什么工作?”史蒂夫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变得严肃一点,“需要对付什么对手么?比如全国第二水果商?我打仗打惯了,有点担心不能胜任。”


  “唔,也没什么太特别的,”巴基嘟囔着,低着头,脸有点儿红,“每天做做饭,把门口的报纸领回来,喂喂猫,送我出门什么的……碗我会洗,打扫房间也可以我来做,恩……其实工作量不算太大,你可以考虑一下。”


  “原来如此,”史蒂夫轻轻咳嗽了一声,“包食宿吗?我晚上住在哪儿?”


  “这个,咳,我家挺大的,房间很多,你可以随便挑一间——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把你母亲接过来,”巴基咬着嘴唇,眼神飘忽,“我们是全国模范企业,员工福利很好的。”


  “我可以挑你那间吗?现在阿斯加德的房源很紧张,能节约点是一点。”


  “当然可……”巴基忽然意识到史蒂夫说了什么,短脸涨红的同时恼羞成怒,“你在耍我!”


  “哈哈哈……”史蒂夫大笑起来——自从他母亲生病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像这样开怀大笑过了。


  只见他大步走过来,不顾骑士的挣扎,一把将巴基拦腰抱起。


  “我猜我终究还是找到了我的公主。”


  史蒂夫低下头,在“公主”的嘴唇上深深地印下一个吻。


  而我们的巴基骑士——


  “我没有什么别的要求,除了一个,”巴基倔强地躺在史蒂夫的臂弯里,目光如电,“尽快结婚,我坚持。”


  “尽快是多快?”


  “今晚夜幕降临之前。”


  “你对婚前性圌行圌为这件事真的很在意是不是?”


  “绝对的。”


  


评论(20)

热度(275)

  1. Hammer Museum修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