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遇见你的第四个故事·暗杀

 倒霉杀手冬x美国队长盾

遇见你的第一个故事 醉酒

遇见你的第二个故事 uber

遇见你的第三个故事 王子公主和恶龙


本系列每个故事可单独观看

暗杀


  上班杀人,下班睡人,作为一名职业杀手,巴基·巴恩斯一直以为他的生活就会这样如流水般平平淡淡下去,顶多以一颗队友走火的子弹宣告结束(或者是一个过期的鱼罐头)。他从来没有想到,他的人生会像一辆蹩脚赛车手操控的赛车,明明飚在康庄大道上,忽然就360度打滑转了个急转弯,落入暗无天日的深渊。


  ——事后仔细想来,一切都缘于那天早晨他没及时起来吃早饭。


  “我没在餐厅看见你,就给你带了点儿吃的,”娜塔莎踏着她那双足以踩死人的恨天高款款而来,右手拎着巴基的早餐,左手拎着一个hello ketty的双肩背包,一屁圌股坐在刚起床还有些发愣的同事旁边,“听说你今天的点子有点硬,不补充营养可不行。”


  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娜塔莎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好不容易轮休轮到我,我可得好好休息一下。”


  “休息,”巴基一边咬着嘴里的三明治,一边面无表情地咕哝着,“泡吧,做圌爱,摆脱炮圌友的纠缠,我看不出这三样里有哪样不比工作更费心——毕竟上班的时候还只需要杀几个人。”


  “不,”娜塔莎连忙否认,“你说的那些我早就受够了,这次我要来点不一样的——野餐,音乐会,一场浪漫的性圌爱,然后趁情人睡着飘然离去,我想足以慰藉我因长期加班濒临扭曲的心灵。”


  “你扭曲的性格和加班没有关系娜塔,”侧身躲过红发女士的怒拳,巴基挑眉一笑,“那么祝你约会愉快?”


  娜塔莎哼了一声,随手就拿了双肩包背在背上,临走不忘恶狠狠地叮嘱一句:“也祝你活着回来,巴恩斯,小心别被雷圌管捅烂了屁圌股。”


  “喔喔喔,不要说得这么色情,我可没有你那些古怪的小癖好——区区雷圌管可满足不了我。”巴基随口胡侃,低头继续去吃他那块即将冷掉的三明治,因此也就没有注意到娜塔莎离开时背的包和她进来时背的不一样。


  吃完早饭,巴基把背包一背就站了起来,准备召集手下。虽然起的晚了点儿,但巴基是一个非常谨慎的杀手,这就意味着早在昨天晚上他就已经把所有的装备都放在了背包里,把背包放在了椅子上,吃完饭就可以直接把背包的肩带挂上两只胳膊,头也不回地前往大厅。


  作为一个从不回头看爆炸的真男人,他真的一点儿也没有回头。




  简单地讲了一下今天任务的注意事项之后,巴基象征性地问了手下一句:“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以往这句问话之后大家应该齐说“没有!”然后沉默地跟在巴基后面走,但今天事情似乎有些许不同。三名手下互相看了一眼,两眼,三眼,最后汤姆坚强地举手,微弱地出声:“老大,你的背包……”


  巴基冷冷地瞟了他一眼。


  “……非常别致,让我回想起了自己充满童趣的童年生活,”汤姆干笑一声,突然福至心灵,“喵~”


  巴基的眼神已经变成了漠然。


  汤姆锲而不舍:“喵喵?喵喵喵?”老大你快看回头你的背包啊!hello ketty 和杀手的气质真的不合啊!


  巴基默默地想了想,继而恍然。


  “猫和老鼠是部好片子,汤姆,”他缓缓道,“不过如果你再这么叫下去的话,我不保证下一秒不送你去见杰瑞。”


  面对老大的淫圌威,三名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杀手、彪形大汉、办公室霸凌的受害者乖乖地跟在(毫不知情的)冷酷的巴基后面,对着老大背包上软萌的小白猫傻笑。走斑马线过马路时被一个红裙子的小女孩儿看到这副诡异的情景,吓得尖叫起来。


  “妈妈!”小女孩儿指着巴基惊恐地说,“那个叔叔好可怕!”


  “别这样说,丽萨,”母亲慈爱地教育自己年幼的女儿,“热爱小动物的人都不可怕,那位壮士也一定有一颗柔软的心灵。”




  巴基等人顺利地潜入了史蒂夫·罗杰斯的公寓。


  没错,这就是他们今天的目标,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复仇者联盟的首领,金发甜心,行走的荷尔蒙……可谁在乎?巴基只是一个杀手,平常考虑应该怎么杀人压力就已经很大了,根本没精力去管要杀的这个人是谁——那是警圌察该做的工作。


  毕竟,各司其职,各安其位,社会才能变得更加和谐美好。


  “你躲进衣柜,你躲进电视柜,你躲进橱柜,”巴基交待着手下们早已制定好的方案,“我躲到床下。等目标进房听见关门声之后我们就一起出来,把他干掉,跳窗离开这个地方。”


  “老大,”兰波提出异圌议,“我们为什么不拿着枪站在门道,等目标一露头就突突突突死他?这样比较快速、高效。”


  其实这个问题巴基也曾经问过,当时他的上司皮尔斯是这样回答他的。


  “我们是杀手,詹姆斯,”皮尔斯自以为优雅地抹着他油腻的头发,慢慢地说道,“这也就注定了我们不能和大路上的劫匪那样逮住谁就一通乱射,不不不,那实在是太失体面了。我们要像幽灵一样,无所预测,无所捕捉,在目标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把他送进地狱。这就是杀手的职业道德,优雅、冰冷、美丽。”


  ——而从感人的回忆中回过神来的巴基是这样回复兰波的。


  “闭嘴。”


  “哦。”


  根据调查,Steve此时还未回家,于是四人用高科技撬开了Steve家的门(“别把我们跟贼相提并论,我们是杀手,当然用的是高科技!”),轻手轻脚地进去,正准备实施他们完美的计划,不料却在一开始就遇上了突发事件:


  “你……你们是谁?”一个金发碧眼的裸男正躺在房间里的床上玩手机,看见四人杀气冲天地进来,顿时吓得松手,手机掉在胯部被阴圌茎弹到地上。


  弹圌性不错。四名杀手的心中同时冒出这个念头,然后就一拥而上将裸男打昏捆住扔进了衣柜。


  “想不到美国队长竟然有这个癖好,”泰迪啧啧感叹,“我一直以为他跟佩姬是一对。”


  汤姆对自己同伴的品味嗤之以鼻:“当然是莎伦,莎伦的胸更大,老兄。”


  “胡说八道!”兰波奋起争辩,“你们的眼睛瞎了吗?难道美国队长在你们眼中就是那种只喜欢金发大胸美人的俗人吗?难道山姆·威尔森那性圌感的黑皮肤就一文不值吗?你们到底有没有理解到我们美国多元文化的意……”


  巴基一脚把他踹进了衣柜。


  “去看着裸男的屁圌股思考多元文化的意义吧,一定会让你受益匪浅的,兰波。”


  解决掉这个小插曲后,四人飞快地藏进了预定的地点,然后就像躲在暗处的猫咪一样,静待目标的来临。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逐渐靠近,紧接着是钥匙开圌锁的声音——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回来了。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他进门了。


  四名杀手的小心脏顿时扑通扑通跳起来,沉着蓄势,时刻准备着窜出去!


  快关门啊!兰波心想。


  快关门啊!汤姆心想。


  快……


  “滴滴滴……”手机铃圌声突然响起,史蒂夫正要关门的手收了回来,掏出手机送到耳边,“喂?”


  ——操!


  由于身上还穿着制圌服,多次尝试脱鞋未果的史蒂夫改变了主意,决定先喝上两杯托尼前几天送的红酒。


  于是他向厨房走去,准备拿个酒杯出来。


  他记得酒杯被放进了橱柜里。


  他来了,他来了……汤姆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从来没有那么快过,整个人激动到手上端着的机圌枪都有些发抖,


  只要他一低头我就开圌枪。汤姆冷酷地想着,同时又感到难以置信——闻名世界的美国队长,今天就要死在自己手里!


  而对自己的生命已危在旦夕这件事毫不知情的史蒂夫正边走边忙着和自己的老板通话。


  “什么事,托尼,”他取下自己的手套,决定先洗个手,“如非工作时间,我真的一点儿也不想听见你的声音。”


  “别这样,老冰棍儿,”复仇者大厦的拥有者正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对着周围的同伴们使了个眼色,“作为你事实上的老板,我时不时地也想慰问一下员工的生活状况。”


  “我更愿意我们的关系就停留在名义上。”


  “随你怎么说,大度如我不介意原谅你偶尔的失礼,以及——听说今天是你一百岁生日?”


  哄笑声从电话对面传来,史蒂夫收回了伸往橱柜的手。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告诉我你没有对我的公寓做些什么。”


  “不是我,是我们,”托尼连忙澄清,“为了你这位百岁老人能够更加适应现代的生活,我们每人都往你的公寓里送上了一份小礼物。”


  托尼发誓他听见美国队长低声骂了一句脏话。


  “说吧,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史蒂夫决定自暴自弃,更想喝酒了——于是他再次把手伸向橱柜的门把手,“趁我现在情绪还比较稳定。”


  托尼哈哈大笑。


  “首先是山姆,作为美国队长最忠诚的朋友,他可是时刻关心着你的安全,”托尼话题一转,“所以他在你的橱柜里安装了一个压力爆炸系统。”


  “在我的橱柜里安装压力爆炸系统?”史蒂夫忍不住喊了出来,饶是他对自己队友的不靠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个也实在太过了,“为什么?”


  手指僵硬在扳机处的汤姆同样在心中狂吼:为什么!


  “以及我没听错,山姆的确是在关心我的安全,而不是要把我的房子炸翻天,”忽然失去胃口的史蒂夫决定离开厨房,过一阵再去解决这个麻烦,“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他决定去泡一壶咖啡,而热水壶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正放在电视柜上面。


  “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总有些愚蠢的杀手会偷偷藏在橱柜里,趁你低头拿酒杯的时候一枪将你突突掉,”托尼随口说道,“有了压力爆炸系统,只要杀手的体重超过五十公斤,他坐上去后只要敢动哪怕一下,整个屁圌股都会被炸飞。”


  “同时被炸飞的还有我的厨房,”史蒂夫忍不住吐槽,“那万一杀手是个瘦子,体重没有超过五十公斤呢?”


  ——汤姆的体重正好五十一公斤。


  “那你就只能自认倒霉了。”托尼遗憾道。


  史蒂夫嗤了一声,提起热水壶准备准备往马克杯里倒水;而与此同时,为汤姆默哀三秒钟的泰迪则缓缓地举起了枪——


  “不过克林特送的礼物你一定会感兴趣的,”托尼接着说道,“他觉得你一个孤寡老人的生活实在是太寂寞了,所以自作主张送了你一个可爱的宠物。”


  “宠物?”史蒂夫下意识往周围看了看,“我怎么没看见?”


  “——一条可爱的眼镜王蛇,暂时放在了你的衣柜里。”


  “眼镜王蛇?”


  史蒂夫右手一抖,开水瞬间从壶嘴洒了出来,好巧不巧倒在了电视铜皮开裂的电线上,沿着台面的洞口流进了电视柜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夹杂着蓝色的电光和火花,电视因为短路烧坏了电路板而正式报废。


  同时报废的还有泰迪——在突如其来的电击下,杀手还没来得及吭声就被电晕了过去。


  史蒂夫发出一声哀嚎:“我的电视!”


  “发生了什么,你的电视坏了吗?”托尼惊喜万分,“很好,我早就看那玩意儿不顺眼了,我待会儿就叫人给你换上一套斯塔克工业的最新款家庭影院。”


  “……不;以及不要转移话题,告诉我眼镜王蛇是怎么回事——你终于忍不住想谋杀我了?”


  汤姆一直以为皮肤上冰凉的触感是自己太紧张忽冷忽热的缘故,现在看来不是。他缓缓地垂下眼,与两只黄色的明显不属于人类的眼睛对视,眼镜王蛇就盘在他的脖子上。


  “你放心,这条蛇经过专门处理,凡是身上带有你气息的人都不会咬;但是陌生人要是闯进你家,只要他敢动一下,绝对一咬一个准。”


  “谁会躲在我的衣柜里?九头蛇的杀手吗?”


  “谁知道呢——好了,现在不要再管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让我们来看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我保证,你在刚看到他时或许会有些恼怒,但你之后一定会对我感激不尽。”


  史蒂夫走向卧室。他本想去衣柜拿睡衣,但现在他决定不去招惹自己狂野的宠物。


  他只想安静地在床上睡一觉。


  “说出来你也许不相信,但我现在就有点恼怒了,”史蒂夫顿了一下,“以及我没听错吧,你是不是说了’他’?”


  “你没听错,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神仙岛最受欢迎的’小王子’,身体健康,技术娴熟,绝对能带给你摆脱处圌男头衔的最好体验。”


  史蒂夫沉默半晌,然后不出意料地炸了。


  “你给我找了个男妓?”猛地想到“礼物”可能就在屋里,史蒂夫压低了声音,但语气中的怒火依旧不减,“你知道我最恨用金钱买卖圌身体的人吧斯塔克?我告诉你,这就是为什么我有时候看不惯你们现代人,你们的脑子只有钱、钱、钱,你们觉得钱能够买到一……”


  “没有钱。”


  “……什么?你没钱?那我算什么,乞丐吗?”


  “嘿,冷静点,伙计,我是说那个礼物可不是我用钱给你买来的。我只是到神仙岛上去随便逛了逛,告诉他们美国队长今天要过生日,需要一个特别的礼物,那小子就开开心心地跟着我屁圌股后头来了,什么钱都不要,还自带工具。”


  “……操圌你的,斯塔克。”


  “不不不,你还是留着去圌操圌你的小粉丝吧,我想他现在应该正脱圌光了衣服躺在你的床上等你呢,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要浪费,队长。”


  史蒂夫往卧室里瞟了一眼,有些意外地,没有见到。


  他挑了挑眉。


  “没有。你失算了。”


  “柜子里,床底下,都找找,我们的小朋友花样可多着呢,谁知道他藏在了哪里。话说他可是个金发碧眼的小圌美人儿,我想你会喜欢的。”


  “谁告诉你我喜欢金发碧眼?”


  “没人告诉我,我自己猜的;鉴于这一个世纪以来你可怜的性圌生圌活很可能只有自圌慰一种,所以我揣测你大概喜欢跟你自己差不多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自恋,斯塔克。”


  “我实在想不出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自己还有哪个有资格让我爱上。OK,我不打扰你了,放开了玩,队长,神仙岛表示愿意提供充足的时间。希望下一次看见你时你不再是一个金光闪闪的处圌男。”


  “滚。”


  而就在史蒂夫和托尼打着嘴仗时,床下的巴基终于下定决心,不能再这样等待下去了。


  虽然他现在头皮还有些发麻。


  这个史蒂夫·罗杰斯。巴基咬着牙,觉得寒气沿着脊椎直冒。看着好像没什么心机的样子,但从进门开始就不断地打破了他的计划,让汤姆等人一一失去战斗力,把他逼到了这个地步。奸诈,狡猾,扮猪吃虎——不愧是活了一百年的老滑头,老混圌蛋!


  不知道他现在发现自己没有,不管了,无论如何,他现在都必须行动,一梭子子弹打过去,不是美国队长恶有恶报,就是他冬日战士因公殉职!


  热血沸腾、英勇非凡的冬日战士将手伸进自己的背包,准备掏出他那把九头蛇最新研制的半自动手圌枪——其实他更喜欢用刀,但现在这个状况,自然是速战速决比较合适。拿到枪就扣下扳机突突突突突死他,巴基这样想着,调整枪管正要瞄准史蒂夫的膝盖,琢磨着他吃痛一跪下就打他的头……


  头?


  恩?


  巴基低头看着自己拿在手中的“枪”,通体红色,两头被金属圈箍圌住,手圌感十分柔软,分明是一支……


  火,腿,肠?!


  啊?


  啊啊啊啊啊?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巴基疯狂地把手伸进背包里掏了起来:果冻,面包,奶酪,三明治,苹果酱,李子,葡萄……还有桌布。


  ——这他圌妈分明是野餐时才会用到的东西啊!


  ——该死的,他错拿了娜塔莎的背包!还他圌妈圌的是hello ketty!


  无数的图片在巴基的脑海中闪过,宇宙爆炸,人类诞生,载人航天飞船第一次进入太空,最后停留在娜塔莎准备食物时从背包里掏出一把AK47时惊愕的脸上——


  床罩被猛地掀开,光线照进床底,巴基下意识闭上眼,再睁开时看见的是一张英俊得闪闪发光的男人的脸。


  巴基与那双比天空还明朗的蔚蓝色眼睛对视。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好像看见那双蓝眼睛的瞳孔微微张大了一圈。


  两人对峙良久,直到史蒂夫缓缓地拿起了手机。


  他打给了托尼。


  “你刚才说他可以在我这里待多久?”


  “想待多久待多久,这是神仙岛老板的原话。怎么了,你终于改变主意了?”


  “……我只是想说,你可能有蓝绿色盲。”


  “什么?”


  史蒂夫一把挂断了电话,下一秒,巴基被一双健壮的手臂猛地扯到了床上,金发男人压在他身上低头看他,眼神中仿佛在酝酿着激烈的情绪。


  “……我其实是一个杀手,是来杀你的,我的三个手下就在这里,一个在厨房,一个在客厅,一个在衣柜,”巴基喉咙动了下,吞了口唾沫,“我不是男妓,我只是错拿了同事准备去春游的零食包……”


  他看见美国队长轻轻笑了一下,恍惚中,巴基觉得他的笑容就像他的眼睛一样好看。


  “托尼说的没错,你果然很会玩。”



【end】





评论(33)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