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

故事≈人设<情绪<意义<文字<灵魂

【盾冬 AU】家庭教师 第八章

军校生盾x大贵族冬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说到斯塔克家和巴恩斯家的恩怨,这得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美利坚帝国的建国元勋斯塔克·斯塔克和巴恩斯·巴恩斯还是两个毛头小子的时候。因为一起打仗的关系,他们两个人关系原本不错,直到有一天,在残酷而血腥的布鲁克林争夺战结束之后,他们看到地上摆着一只史蒂薇怀表。


  史蒂薇怀表是世界上最好的怀表,即便是经历了枪林弹雨,也不会错哪怕一分一秒。


  所有人都知道。


  “我决定将史蒂薇怀表收为我的战利品!”大胜敌军的斯塔克·斯塔克扬起他高傲的下巴,气势凌人地向世界宣告着。


  巴恩斯·巴恩斯却没有像斯塔克·斯塔克那样宣告自己对史蒂薇怀表的所有权——他只是轻轻地弯下腰去,将它捡起来揣进怀里。


  “我说昨天晚上怎么没看见它,原来是落在这儿了。”巴恩斯·巴恩斯神色平静。


  于是这仇就结下了。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此刻的托尼·斯塔克(其实是安东尼·斯塔克,但是因为托尼认为:“我怎么能够成为an 托尼?我起码得是the 托尼!不,托尼就是托尼,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托尼。”因此便再没有人当着他的面叫这个名字)正怒视着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


  “六年前巴恩斯公爵反对向布拉出兵,他的下属霍华德·斯塔克侯爵对此持相反意见,两人在办公室炒了个翻天覆地,最后斯塔克侯爵被气得立刻跑回家罢工,用辞职威胁他的上司。结果在和夫人开车出门散心时不幸出了车祸,双双身亡。托尼为此一直对巴恩斯家心存恨意,认为要是当时巴恩斯公爵能够以更加温和的态度对待自己的下属,自己的父母就不会遭到如此厄运。托尼还因此特别注重斯塔克公司员工的福利,致力于当一个好老板。”皮德罗擦干眼角的泪水,瞬间又变回了那个高冷而漠然的贵族——这个高冷而漠然的贵族凑到史蒂夫耳边解释道。


  原来如此。史蒂夫点点头,觉得现在的情况有些棘手。


  “娜塔,给弗瑞打个电话,问问他这次任务能不能取消。”思考了一会儿,史蒂夫说道。


  娜塔莎立刻呼叫了弗瑞,在经历了短暂的交谈后,她失望地叹了口气。


  “弗瑞说我们要是不保护他就死给你看。”


  红发女士无奈地摊摊手。


  “唉……”


  山姆和巴顿相互看两眼,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都表示对这个结果非常遗憾。


  那看来没办法了。


  史蒂夫转过身,想向巴基解释一下他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出于某些原因必须保护裁判,可能抽不出空来帮他打比赛,不过请巴基放心,他会在合适的时候跟裁判开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便听见了戴维斯·罗德的大喊:“帝国军校第七十七条校规:凡军校学员,遇上同学与他校学生争斗时,必须加入争斗,不得旁观,否则以开除论处!”


  戴维斯的眼神死死地盯着皮德罗,阴笑道:“罗杰斯!小情人还是前程,选一个吧!”说完,自豪于自己对校规校纪的熟悉,戴维斯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以后谁还敢说我不爱学习?他恶狠狠地想着,心中充满了报复自己老爸的快感。


  ——虽然他还是不敢看着史蒂夫的脸说话,就好像史蒂夫是一只美杜莎。


  听了戴维斯的话,在场的所有人同时把目光投向那个金光闪闪的史蒂夫·罗杰斯、帝国军校历史上唯一的五星学员,八卦之魂在他们绿幽幽的狼眼中燃烧。


  ——是爱情还是事业?是情人还是学籍?危难当前,史蒂夫·罗杰斯会如何选择?做出选择之后,他又将会如何面对剧变的人生?


  “我猜是选学业,”路人甲说,“毕竟爱情是短暂的、不稳定的,但学业却是可以立刻抓在手中的——只要顺利毕业,罗杰斯就能进军部他想进的任何一个部门,十年后顺利当上将军,什么男人找不到?”


  路人乙闻言沉思半晌:“……比如巴恩斯?”


  “……”路人甲皱了会儿眉,争辩道,“就算他选择了爱情,选择了巴恩斯,在接下来漫长的人生中,他走在街上时,会不会有那么一刻,看到迈着正步走过的军人,想起他那因为爱情被毁掉的前程?他跟巴恩斯之间就不会因此而产生矛盾?从而导致爱情的褪色?”


  “不会。”路人乙斩钉截铁。


  “嗯?”路人甲一脸怀疑。


  “不会有漫长的人生——巴恩斯会在三个月后就把他甩掉。别忘了,这可是’那个巴恩斯’。”


  “……”



  正当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关心起史蒂夫·罗杰斯即将做出的选择时,史蒂夫本人和巴基倒是八风不动、十分镇定,仿佛置身于风暴眼中。


  “别担心,”史蒂夫捏了捏巴基的手掌,笑着安抚他,“你的家庭教师是不会抛下你的。”他金灿灿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就像农场里小白房后面高高的谷堆。


  巴基灰绿色的眼睛专注地盯着史蒂夫,没有说话——谁让他已经有了一双会笑的眼睛。


  一片哗然。


  “他选了巴恩斯!”


  “竟然真的为了爱情抛弃了事业!”


  “多么伟大的爱情!我仿佛看见了新时代的唐太宗和杨玉环!”


  然而就在这群情喧嚣的时刻,史蒂夫的下一句话却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没问题,我们可以加入争斗。”帝国军校的五星学员正式回应了戴维斯的逼问。言罢,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不只是说说而已,史蒂夫还特意向前走了半步。


  众人被搞糊涂了。


  “这算什么?爱情事业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所以他只是’安抚’一下巴恩斯?然后就继续去为自己的学业而奋斗了?等一下,是我搞错了吗?巴恩斯不是聋子,并且就站在他身边没错吧?”


  “噢,我的心碎了,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大家的情绪是如此的激动,以至于他们差点错过了史蒂夫的下一句话。


  “我会遵守校规加入争斗——我和我的朋友们将作为外援加入凯撒大学队,与凯撒大学的队员们一起对抗帝国军校。”史蒂夫平静地说道;而站在他身后的娜塔莎等人闻言也没有太过于惊讶,几乎是同时把双手交叉在胸前,激光似的目光扫射着帝国军校的贵族同学们。


  这样再好不过,巴顿激动地想着,他老早就想揍这些贵族们一顿了,现在终于找到了机会。


  广场上持续了十秒钟左右的死寂。


  “什么?”戴维斯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或者来到了异世界什么的,要不然怎么会听到这种回答,“你说你要加入凯撒大学的队伍?凯撒大学?凯撒?”


  戴维斯一脸难以置信。


  “别叫了,科涅莉亚,你老公今天去埃及了,一点儿也不想理你,”娜塔莎往嘴里扔了块儿泡泡糖,悠闲地嚼着,“不是你说的’必须加入争斗,不能旁观’吗?校规又没规定要加入哪边的队伍。怎么,现在又反悔了?——那可不行,遵守校规是每一个帝国军校学生都必须承担的义务。”


  一个粉红色的泡泡从娜塔莎的唇间冒出来,膨胀到一个台球那么大时被巴顿的手指戳破,两人打成一片;打斗过程中又踩到了旺达送给皮德罗的皮鞋,于是三人打成一片。


  戴维斯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说实话,他用校规逼史蒂夫·罗杰斯加入这场戈拉大会,并不是因为对帝国军校这边的实力没有信心——帝国军校贵族部好歹也是帝国贵族子弟的大本营,就算单拼人数也能完爆凯撒大学。


  戴维斯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史蒂夫选择违背校规,那很好,他现在就会被开除出学校,也算是报了很久以前的仇(虽然史蒂夫似乎不记得了,这点尤其可恶);如果史蒂夫选择加入他,那么他跟巴恩斯就会玩儿完,也算报仇;如果史蒂夫假意加入他,其实是准备在队伍里捣乱,那么戴维斯甚至可以告他一个故意损害同学利益,回了学校一样会受处分。


  总之不管史蒂夫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迎接他的都不会是令人愉快的结果。但是现在……


  他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加入巴恩斯的队伍了?


  “这也行?”戴维斯把目光投向托尼,希望巴恩斯的仇人能够给自己一个公正的裁决。


  托尼摸了摸嘴唇上方的小胡子,若有所思。


  “托尼是独一无二的托尼,那么贾维斯就应该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贾维斯,”托尼轻蔑地瞥了眼戴维斯,“柯林斯词典里面明明有那么多名字,你的父母偏偏选了戴维斯,与贾维斯有一半相似——说不定贾维斯这个名字甚至在他们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而这是不能被容忍的——”托尼做出了决定,“我宣布,允许史蒂夫等人作为临时外援加入凯撒大学队伍、参加戈拉大会!”


  冷酷地喊出这句话,托尼一脸骄傲地转过脸,仰着脸向自己的管家邀功;贾维斯愉快地往他嘴里投喂了一个甜甜圈,托尼一口叼住,精准迅猛。


  山姆觉得他如果长了条尾巴的话,此刻一定会摇得很欢。


  等托尼终于将最后一小块儿甜甜圈也塞进嘴里,在“托尼叼甜甜圈的姿势好帅”的尖叫声中,他终于想起来自己还得宣布比赛规则。


  “拿上来!”


  只见托尼对着空气喊了一声,紧接着他周围的地面上就冒出了九个大洞,九个穿着粉红兔子睡衣的漂亮姑娘从下边冒出头来,一步步蹦到地面上。每个人的手里都端着一个九格小盒,每个格子上都放着瓶很像小时候买的能吹出泡泡的小瓶子。姑娘们蹦蹦跳跳地穿梭在人群中,将小瓶子分给众人。


  巴基接过瓶子,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


  “这就是泡泡瓶。”他得出结论,同时打开瓶子,用瓶盖上自带的圆环吹了个泡泡。


  娜塔莎皱起好看的眉头,觉得自己耍帅的专利权被冒犯了。


  “说真的,斯塔克,”红发女士面色不豫地瞪着托尼,“看见我吃泡泡糖吹了个泡泡,你就一定要搞出几十个泡泡瓶来让大家一起吹泡泡?很遗憾,我刚才对你产生的一夸克好感已经随着你非常不绅士的行为飞到外天空了。”


  皮德罗也对手中的泡泡瓶有很大的意见。


  “这个泡泡的气味非常奇怪,有点像橘子味,又有点像胡萝卜味——我恨胡萝卜;它制泡器的设计也相当不合理,很容易让泡泡因为过大而爆掉。”


  托尼对他们两位的说法嗤之以鼻。


  “你们跟我的思维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因此我决定原谅你们的无知。”他挥了挥手,让那九个穿着兔子睡衣的女郎从地洞里钻回去,同时从贾维斯的手中接过了一只与众人手上的别无二致的泡泡瓶。


  “看好了!”


  托尼轻哼一声,制泡器在瓶子里使劲搅了搅,举到自己的小胡子前;张开嘴猛地一吹——随着他鼓起的两腮逐渐瘪下去,一个晶莹剔透的泡泡在制泡器上冒了出来。然而这并不是最令人惊讶的。


  当那个被托尼吹出来的泡泡大概有一个保龄球那么大以后,只见托尼左手一抬一斜,竟然将泡泡瓶中剩下的大半瓶泡泡水都倒进了那个悬停在半空的泡泡中!


  众人倒吸了口凉气,仿佛预见到了这美丽的泡泡在流水的重压下爆裂。


  但是令人惊奇的是,这个泡泡并没有破掉;相反,随着泡泡水的倒入,泡泡水与泡泡的薄膜融合在一起,变成了更大的泡泡。到最后,这个泡泡的直径已经变得比一个半托尼都要高了。


  “这可不是简单的泡泡瓶,”托尼得意道,右脚抬起,整个人都踏进了泡泡里,“瓶里的泡泡水看起来像水,其实是几十种金属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而成,成型后,只要经过二十分钟的冷却,抗击打效果堪比当今世界上最坚固的防弹墙;不仅如此,只要把泡泡瓶倒扣在泡泡中,就会自动生成一个初级AI系统,通过激活广场上的电磁场,就能够让泡泡飞起来——今天的比赛就需要用到它。”


  “对了,我是不是忘了说今天的比赛项目是什么?”托尼故作惊讶地捂住胸口,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不过下一秒,他的脸上就露出了颇不怀好意的笑容。


  “今天戈拉大会的比赛项目就是——伍德高尔夫球!没错,不是高尔夫球,也不是伍德球,是伍德高尔夫球!在伍德高尔夫球中,没有击球手,也没有守门员,更没有击球的工具——”


  “所有的人都会钻进泡泡里,所有的人都是球!而赢得比赛的唯一条件,就是将场上敌方的球员统统砸下地去!”




  半小时后。


  史蒂夫终于放弃了在自己的泡泡球中站稳的企图,索性趴在了泡泡的底端。


  没事,就当成是日常的越网训练就好,他在心中安慰自己。从他的角度看下去,几乎所有人都像他一样,要么趴要么躺——没办法,这个泡泡实在是太难控制了。


  在周围扫了一圈,没有发现朋友的球,感到郁闷的同时,史蒂夫不禁想起了十分钟前的混乱。


  ……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裁判托尼觑着眼睛,审视着“凯撒大学粉红泡泡队”和“帝国军校FFF泡泡队”。两队的队员们胆战心惊地摸着自己薄如蝉翼的泡泡,虽然怕得要死,但是又不能向对方示弱,于是纷纷点头,装出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


  “好,我宣布,比赛开始!”银色的金属广场上蓦然亮起了炽烈的白光,只见托尼大喊一声,就踩在自己的鲜红色泡泡上轰地飞上了天。


  “哈哈哈!小泡泡们!托尼·斯塔克要把你们一个个地都干掉!尤其是巴恩斯!哈哈哈……”


  紧随其后飞起的选手们见此都炸了。


  “斯塔克,你在搞什么!”戴维斯一边在泡泡里翻滚一边咆哮,“你是裁判,飞个鬼啊!”


  托尼哈哈大笑,不屑一顾。


  “就许你们选手在赛场上挥汗如雨,就不允许裁判下场参赛?多么陈腐的思想!我今天就要用行动告诉你,什么才是真正的裁判!什么才是真正的平等!我一个裁判,足以干掉你们所有人!”


  说完,似乎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话,托尼球狠狠地向前一撞,伴随着一声惨叫,一个蓝色的代表“帝国军校FFF泡泡球”便被托尼球砸到了地上,落进了地面上一个猛然打开的洞口之中。


  ……


  一想到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托尼·斯塔克,史蒂夫就觉得头疼。而且更大的问题是,似乎除了托尼球之外,其他的泡泡球的AI都或多或少出了点问题,变得非常地难以控制……


  “巴顿你的脚踩到我了!”熟悉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史蒂夫的沉思,他抬起头,惊喜地发现山姆球竟然来到了自己的右边,相隔也就两米的样子。


  “队长!”山姆看见他显然也十分高兴,趴在球中,艰难地冲史蒂夫挥了挥手,“我几乎说了两千词才终于挪到你身边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斯塔克飞得这么疯,我们还怎么保护他?”


  史蒂夫想了想说:“我怀疑对方杀手会趁乱袭击,很有可能就混在这群学生当中。我们必须想办法把斯塔克打下来,再守株待兔。”


  “队长你真英……”最后一个词还没说完整,山姆球突然像是被触发了什么机关一样直线上升,伴随着山姆的咒骂声消失在了史蒂夫的视线中,化作了天边的一颗明亮的星。


  没错,泡泡球的AI出了问题,控制指令的编码混乱,“左右上下”根本无法指挥它,反而是一些随机触发词可能会让它行动起来。


  比如:


  “快往右……不是,娜塔莎你的头发真好看——啊啊啊啊啊啊要死啦,皮德罗你的头发肯定是染的吧!快往上啊巴顿球!你要撞到地上了!”


  “托尼其实我一直觉得你的身高还有增长空间——啊啊啊这次怎么没用了!快往左啊!”艾比球疯狂地翻滚着,眼看就要和爱伦球撞到一起;但紧接着,它就被从天而降的托尼球轰地砸到了地上。


  “姐姐,你怎么一点也不淑女了姐姐——呼,躲过这一击,险而又险,”皮德罗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睁开眼,一眼就看见了顶上的旺达球。旺达趴在球中,瞪着皮德罗的眼睛大大的。


  “回家要你好看!”旺达只来得及说了这么一句,便又被迫飞走了。


  “轰”“轰”“嘭”“当”


  半空中几十个泡泡球以100千米/秒的速度横冲直撞,群魔乱舞,混乱不堪。


  至于巴基——


  在广场上最高的地方,托尼球和巴基球正对峙着。


  与众人想象的相左,这两个所谓的“仇人”相见,眼睛并没有特别地红;相反,两个人之间还弥漫着一种老友碰头的氛围。


  如果史蒂夫在这里的话,就会惊奇地发现,巴基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的外貌没有发生改变,但当你看到此时的巴基时,绝对不会用“可爱”“漂亮”“男孩儿”这种词去形容他;相反,任何人看见他,都只会认为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男人,一个眼神锐利,但又透着些疲惫的男人。


  要是他的嘴里叼着一根烟,简直可以出演爱情电影中放荡不羁又受尽万千宠爱的男主角。


  “你刚才一直不说话,我差点儿以为你哑了,”托尼也不再像他刚才表现出来的那样丧心病狂,他枕着手臂,半躺在托尼球中,斜了巴基一眼,就像任何一个公子哥会做的那样,“要不是贾维斯告诉我,我都不相信——虽然我知道你一直在家里装成乖乖小男孩儿,但是到了外面还这么入戏,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除了电脑的E盘之外,在你的内心深处还保存着一颗纯洁的种子。”


  巴基原本正低着头思考些什么,闻言忍不住笑出来,抓了抓头发,连带着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你这个戏剧女王也不赖。要是高中时候你就有这水平,也不会被佩珀在足球更衣室里扇那一巴掌。”


  “……”每次提到这件事,托尼就会一脸悔不当初,“别把话题转移到我身上,让我们来谈谈你的小史蒂夫——把你的眼神给我移回来,詹姆斯·巴恩斯,乔治都告诉贾维斯了,说你在他面前装得就跟头嗷嗷叫的小鹿。”


  “小鹿从不嗷嗷叫,你的生物老师会为你哭泣的,安东尼·斯塔克。”


  “上次将伦布朗先生弄哭的人可不是我,巴基小宝贝儿;以及,别再叫我安东尼,否则我就把你的前女友名单发给你男朋友。”托尼愉快地发现巴基在他的威胁下暂时闭嘴,然后忍不住好奇道,“你居然真的这么在乎他?天,我还一直以为你只是想跟那个学员玩玩儿而已,毕竟再是什么五星学员,说白了也就是军部的推出来的一颗棋子。”


  巴基笑着摇摇头,不知是在表达他没准备认真,还是在示意托尼不要揪着这个话题不放。


  “阿尔伯特那边联系得怎么样?”


  ——所以他是在示意托尼不要揪着这个话题不放。


  托尼摊手,长长地叹了口气:“还是老样子,不答应也不拒绝,一定要等到尘埃落定之后再投注,该死的老滑头。”


  巴基眯起眼睛,狐疑地看着他:“你这怨妇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不答复就先给他点颜色看看,直到他想明白把赌注放在我们这边的风险远比他即将受到的损失小。还是说你那边出了问题——”


  托尼目光闪烁,闭紧嘴巴,一副宁死不承认的样子。


  “……你不会是把他收藏的盾冬本都毁掉了吧?”


  “……”


  “你居然真的把他的盾冬本毁掉了?你不知道那是阿尔伯特的命根子吗!”


  巴基大怒。


  “史蒂夫小心!”巴基大叫一声,巴基球顿时往前冲去,将托尼球撞的老远,连带着托尼都在其中滚了一圈。


  “所以你连行动指令都是’史蒂夫’吗!还说没有认真,詹姆斯·巴恩斯,你已经大大地堕落了——不要以为巴基球属于粉红泡泡队就乱发粉红泡泡!”托尼翻滚着说。


  “我什么时候说我没有认真?而且把任务搞砸的人是你,安东尼!”巴基球继续从四面八方砸着托尼球。


  “我说了不要叫我安东尼——你死定了,巴恩斯!”托尼球险险地避开一击,突然大喊道,“作为裁判,我宣布,泡泡球大赛进入自由攻击模式!”


  好不容易挣扎到史蒂夫旁边的娜塔莎猛地转头,不可置信般看向那个火红色的托尼球,一脸蛋疼:“所以现在才开始自由攻击模式?那刚才我们是在干什么?在半空中热身绕着玩儿?”


  不料话音刚落,娜塔莎便觉得自己的娜塔莎球似乎小小地震了一下;事实上,不止是她的泡泡球这样,场上所有的球都出现了这种情况。


  紧接着,在众人的目光中,几种不同颜色的斑点陡然浮现在了泡泡球的表面,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加深,当他们全都变成黑色时——


  “轰!”


  五束黑色的激光从泡泡球上喷射出来,打在俱乐部的一栋建筑的墙壁上,烧得“滋滋”作响。


  “这些斑点是混合在泡泡水里面的特种生物武器,能够将太阳光转化为强激光,”托尼笑着解释道,如果忽视他那副欠揍的表情的话,语气非常像一名慈祥的科学家,“任意攻击吧,选手们,在你们还能活着的时候;因为下一刻——”


  托尼球上的五块斑点忽然快速地聚合到了一起,变成了一块几乎覆盖了托尼球四分之一表面积的大斑,当这块斑完全变黑之后——


  “轰隆隆隆……”


  一束足足有水桶那么粗的激光从中发射出来,直冲巴基球!


  “巴基!”史蒂夫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急得叫了出来,“山姆你不要撞到巴基了!”


  “什么?我没有……”山姆委屈地争辩。


  “这是口令。”史蒂夫只来得及解释了这一句,便直直地向巴基球的方向冲了过去。结果还没冲出几步,便听见娜塔莎的声音响起。


  “史蒂夫,我离巴恩斯更近,让我来救他!”她刚才因为抱怨了托尼一句,正好飞到了距离巴基只有十来米的地方。


  看起来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


  “那就拜托你……”史蒂夫赶在半路,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便只见高空中,巴基球往左一挪,原本刚好能够躲过托尼球发出的激光,没想到娜塔莎球正好从左边冲了过来,顿时又把巴基球撞了回去。


  “啊啊啊啊啊~~~”


  巴基球和娜塔莎球被激光烧得黑不溜秋,失去磁平衡,同时掉了下去,被地面吞没。



  全场寂静。


  “……”史蒂夫眼神跳了跳,头一次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托尼球继续在半空中嚣张地绕圈,球中传来托尼的哈哈大笑:“凯撒大学粉红泡泡队,你们的首领都已经被撞下去了,我看你们还怎么……嗷!是谁在打我托尼球!”


  托尼一转头,发现右边紧绷着脸才砸了自己一下的史蒂夫球。


  “噢,原来是来给男朋友复仇的啊,”托尼阴阳怪气地说,“可惜你们的泡泡球都只是一级泡泡球,就算掌握了激光触发词也无法对抗作为二级泡泡球的托尼球,我看你们还是集体认输吧。”


  史蒂夫依旧冷着脸不说话。


  这时托尼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托尼球上传来的压力仿佛有些过大了。


  于是他决定在托尼球中转一下。


  往左一看,他看到了山姆球。


  往右一看,他看到了巴顿球。


  往后一看,他看到了皮德罗球。(“你不是帝国军校FFF泡泡球队的吗?”“我是被姐姐打过来的,碰巧。”)


  ——所以托尼球被四个泡泡球抵着困住了,更糟糕的是,能够发出激光的那块儿斑正好在托尼球的顶部,就算积蓄满了能量也无法攻击那四个泡泡球。


  “同时下降,把他带下去。”史蒂夫抿紧了嘴唇,显示着他并不是非常愉快的心情,“听我口令到一。”


  “三。”


  “小子,我不知道你在帝国军校到底读过多少书,但我必须告诉你,你不能这样对待裁判。”


  “二。”


  “快放开我!只要你们放开我我就让凯撒大学粉红泡泡队获胜!”


  “一……”


  “砰!”


  正当托尼球即将被四个泡泡球挟持着撞上地面的前一秒,一个火箭弹的到来彻底改变了这种态势。


  火箭弹将托尼球“嗖”地一声撞了出去,化为了天边的一颗流星。


  史蒂夫被这天外飞仙般的一击弄得有点儿发懵,低头看去,透过史蒂夫球的薄膜,他看见了一个手持火箭筒的男人就站在史蒂夫球的正下方,也抬头望着这边。


  那个男人的深棕色头发几乎与肩平齐,护目镜和面罩将他的面容遮得严严实实,黑色的紧身衣牢牢地裹在身上,优雅地举着火箭筒的左手手臂在阳光的照耀下下泛着银光。


  冰冷而危险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但不知为什么,史蒂夫总觉得这个身影有些隐隐的熟悉,甚至带着些亲切感。


  ——即便这个有着钢铁臂甲男人的下一个动作就是将手中轰击过托尼球的火箭筒放下,换了个炮径小了一圈的火箭筒,黑洞洞的炮口直直地对准了史蒂夫。


  史蒂夫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因为他的优待而道谢。


  “轰!”


  在被火箭弹轰上天之前,史蒂夫心中突然浮现出了巴基的脸。


  


评论(13)

热度(110)

  1. 存文小仓库修魔 转载了此文字